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709案升级祸延家属 王峭岭公开“托孤”



近来,种种迹象显示中国“7.09案”正在升级,祸延家属。被捕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日前发现家周围被安装了密集的摄像头、出行遭神秘人尾随,国保还通过其友人明示要抓捕她。为此,王峭岭公开“托孤”,一旦自己“被失踪”,请友人照顾两个孩子。
中国当局针对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近来频频出现新动向,包括在押律师谢阳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失踪,及江天勇父母被警方录制视频劝子认罪。
4月7日,被捕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发布消息指,她自己离被失踪也不远了,披露住家周围被安装了密集的摄像头;出行时被几个不明身份的壮汉尾随;国保威胁她的友人不要跟她联系,说她有政治背景,“是一定要被抓的”,还警告“不要再跟王峭岭联系了,她已经踩了红线了,都把红线踩成红丝带了”。王峭岭还在文中“托孤”,称已经向朋友交代,万一自己被抓,请将小女儿带回老家,交由自己母亲、姐姐照料,儿子会继续留京上学。她表示,从即日起会每隔一小时发布消息,一旦没消息,就有可能是“被失踪”了。
记者就此致电王峭岭,但电话无人接听。
王峭岭诉天津无良律师温志胜和郭明一案的代理人余文生律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王峭岭等“709”案的家属目前处境危险:
“我的委托人我是非常关注的,王峭岭和李文足的处境我是有所了解,当局对他们重点监控,半自由状态,甚至李文足在两会期间基本上是被软禁状态。当局做事是无底线的,也许会采取极端的方式,被失踪被抓都有可能。王峭岭做出托孤的决定我是可以理解的。希望当局依法办事,实际上他连自己的法律都不遵守,还能再相信他什么?”
李和平的原代理律师马连顺告诉本台,当局不仅对709案家人的监控和迫害变本加厉,对代理案件的律师的施压也是持续不断:
“压力没有直接到我这里,国保和司法厅把这个压力直接压到我们所的主任那儿,所以他就不给我出代理李和平案的律师函。大家研究之后就让我做顾问,不再做辩护律师了,实际上做辩护律师之后,他们也不接受手续,我们也进不了法庭。”
李和平律师自2015年7月被捕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而坚信丈夫无罪的王峭岭一直竭力为其呼吁,并与其他被捕律师家属一起,控告办案单位违法。上个月,另一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更是直接遭遇当局监控人员死亡威胁。
“709案”家属人身安全引发外界高度关注,网民纷纷指责当局不择手段维稳,连弱女子都不放过,对她们进行连续不断的骚扰和株连。
今年2月,“709”维权律师家属群体获得第四届“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以表彰她们为了中国的民主、为了社会的公义付出的努力,但因当局限制出境,她们无法赴美,后由身在美国的江天勇律师妻子金变玲作为代表领奖。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