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李平:千年雄安 百年浦东 50年香港



「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雄安新区宣布设立一周,当地楼价飞涨、中港股市雄安概念股飙升,几乎掩盖了其背后政治、经济势力的角逐,也给雄安蒙上了在短炒中沦落的阴影。官方把雄安与深圳、浦东并列,实质上是把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三个领导核心的政绩工程并列,但从与深圳毗邻的「香港50年不变」,到浦东的「百年大计、世纪精品」,再到雄安的「千年大计」,口号年限越来越长,对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推动力是否越来越小,不无疑问。

权贵侵蚀 一国两制走样变形

深圳、浦东的发展模式都有明显的香港烙印。深圳特区无论是1980年成立之初,还是2010年新设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都把引进香港资金(包括透过香港融资)、香港营商模式作为首选。邓小平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构想与对深圳特区的构想,不无内在联系。深圳特区的构想没有年份限制,但香港实施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至少给北上的港商多派了一粒定心丸。不幸的是,邓小平没能亲见香港回归,20年后一国两制已走样变形,中港融合、港深同城正模糊两制的界线,中国权贵正以政治的名义侵蚀乃至瓜分香港的经济利益。

上海一直被视为可能取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城市,1992年成立的浦东新区虽然想告别香港作为国际桥梁的角色,2002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上海市长陈良宇曾为浦江两岸的建设规划提出「百年大计、世纪精品」的要求。但直到2013年浦东划出自贸区时,依然要仰望香港,把金融创新列为首要任务。而黄菊于2006年病逝于副总理任上,陈良宇同年涉贪下台,「百年大计」成为绝响。

雄安新区的「千年大计」口号,远胜香港的「50年不变」、浦东的「百年大计」。不过,中国国家主席的最长任期按现行宪法只有十年,习近平的国家主席任期已近半,千年大计与十年任期的矛盾,千年雄安与百年浦东、50年香港的矛盾,将引动政治势力、区域势力的持续博弈,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将决定雄安新区是有望实现的雄心还是难安的炒作。

 增量利益 雄安新模式添欲壑

雄安新区被赋予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区域增长极等重任,自然不同于深圳、浦东引进港资外资、重在与国际接轨,而是有意开启真正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但是,中国政治运作越来越利益集团化,总理李克强曾公开表示要以增量利益带动理顺利益关系,雄安与其说是新的经济增长极,不如说是深圳、浦东、滨海之后权贵集团的利益增长极,是以新模式添权贵之欲壑。

现任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声称,雄安新区要培育形成新的区域「增长极」。身为习近平亲信、掌管「小国务院」发改委的何立峰,似乎忘记了2009年自己担任天津市委副书记、滨海新区工委书记时,也是以增长极形容滨海新区,称之为继深圳、浦东之后的中国经济第三增长极,其辐射范围本就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只不过,滨海新区是胡温(胡锦涛、温家宝)的,雄安新区则姓「习」。

中国设立了10多个国家级新区,是否成了区域经济增长极经不起推敲,但成为不同权贵集团圈地牟利的增长极则殆无疑问,新区规划因领导人异动而变动更是家常便饭。深圳、浦东无论是扩大特区范围,还是划出创新区,都满足不了新权贵的欲求;一国两制守护香港也不足20年,就再难阻遏中国利益集团伸手香港。面对千年大计与十年任期矛盾的雄安新区,又能怎样走出怪圈?是修宪延长领导人任期,还是改革政制让决策民主化而得以延续?雄安,搅动的风云不只笼罩经济,也笼罩政治。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