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倪玉兰一家三口凌晨被30人暴力迫迁


不断受到政府迫迁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又再次遭到当局暴力迫迁,一家三口均被打伤,他们现时无家可归,恐怕会流落街头。(黄乐涛报道)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周一(17日)对本台表示,现在她与丈夫董继勤已经无家可归,周日(16日)下午至今亦待在派出所内,当局周日凌晨派人对她一家暴力迫迁时,各人均有受伤,而向派出所报案亦没有结果,两夫妇虽然心身受创,但是亦不会放弃为自己争取权益。

倪玉兰说:我们没有地方去了,我们现在连1双鞋都没有,我们往哪里去了?我们只能流落街头,因为我头部受了伤,一直在呕吐,一直到现在都头晕,我就跑到派出所,躺到沙发上,我丈夫亦受了伤,头部身上到处都是伤,这个派出所根本就不作为,他们(派出所)如果敢将我们赶出去,我们就到市政府控告他们,今天(17日)上午有日本记者采访我,(日本记者)亦被当局抓起来。

她表示,她搬进新居9天,多次被当局派人迫迁,于周日(16日)凌晨更有近30人强行冲进其家中,暴力对她一家迫迁,更将她们的东西扔掉,而被迫迁后,房东又不肯将4万元的租金退还给她,加上现在大门已经更换了门锁,一家人根本就不能返回出租屋内,倪玉兰现在感到很无奈,但她亦没有办法,唯有希望当局停止对她迫迁。

倪玉兰说:周日(16日)闯进我家了,就把我老公的手机也抢掉,7至8个人把他摔到面包车里面,还有好几个人插他脖子,假房东也把我女儿的手机抢走了,也同样是8至9个人,拖出去,摔到面包车上,然后把我从床上拖下去,现在我还没有穿鞋,只有穿着睡裤,拖到大门外,摔到面包车上,然后一动都不能动,还有按着我的咀,不准我喊救命。

她表示,该面包车载他们到1个不知名的地方,将他们放下,他们一家辗转才跑到派出所求助。虽然她一家有多名热心朋友的帮助,但是倪玉兰怕连累朋友,所以不敢到朋友家留宿,现在北京晚上仍然寒冷,气温均在10度以下,若找不到地方暂住,就要在街上露宿。

倪玉兰的朋友北京家庭教会牧师徐永海对本台表示,他亦有帮助倪玉兰向当局求助,但是没有结果。

徐永海说:今天(周一)上午去了(派出所)一趟,他们没有解决的意思,我问不到任何东西,大厅内亦没有警察,警察都不在大厅内,都在办公楼内,倪玉兰本身是个残疾人,你要帮她解决问题,尤其牵涉这个刑事案件,她又被打了,你应该赶快为她解决啊。

就事件,本台致电倪玉兰报案的北京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查询,但是当值警察就表示不清楚事件。

警察说:我不清楚,报案不是这个部门的。

但是,报案部门的电话就接不通。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