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楊天衡:美國棄打人權牌 華能不變應萬變?


美國政壇以捍衞人權和推動民主之名顛覆極權國家已歷多年,干預阿拉伯國家原有的生活方式,間接孕育出大小恐怖組織自食惡果。精英們痛定思痛,吸收伊阿兩戰的教訓,反思世界警察的角色並不好當,早在奧巴馬時期已部署退出中東舞台,把阿富汗的燙手山芋讓給中國,攻打IS惜身為上;在敍利亞內戰中,悉心扶植的反抗軍不成氣候,實然放棄推翻阿薩德政權;也門內戰的旗幟也交給沙特;甚至破天荒撤銷對伊朗的制裁。凡此種種,都是為了騰出雙手與中俄較勁,北約坦克陣壓俄境,南海增派航母,力保現代三國志中立於不敗之地。

美國對華外交思維有一個致命的錯誤前程,它認為極權步和民主開放是必然的歷史趨勢,人民對自由與普世價值的追求將會逼使政府從內改革,民主化只是時間問題,到時華盛頓又可以趁機扶植親美的反對派搞定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過去,大美國的幻想已經破滅,自六四事件後,中國人民放棄了對人權的追求,向錢權靠攏,雖有零星的維護事件或大型的反政府示威,但多數是針對自身利益,而非普世價值。美國每年的人權報告淪為一紙空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一句「請勿干預我國內政」就能打消。然而,美國的左派政客依然死心不息。

特朗普上任,對左派一巴又一巴狠摑,左派視為瘋狂壓倒理智,實情是現實壓倒理想。虛談政治號召力,由希特拉高呼復興德意志,到列寧和毛澤東高呼無產階級專政,到歐美高呼民主和全球化,俱是以一幅美好的未來畫象誘使人民跟隨。可是,這種意識形態已經失效,廿一世紀的現代人一大特徵是對未來不抱幻想,資本主義成功磨蝕了人的意志,就算孕育出排外意識,那都是缺乏內涵與憧憬的國族主義。在這個大環境下,美國若繼續死握民主與人權作王牌使用可真是抱殘守缺,回歸現實主義就要談利害。

美國國務院發表年度人權報告,繼續批評中國打壓異見人士,屬老生常談,但今次新鮮感源自國務卿蒂勒森打破數十年慣例,他沒有出席記者會發表人權報告,惹來一眾左派炮轟,質疑為訪華鋪路。

這是一個先兆,說明白宮已把人權牌視作雞肋,大改對華政策。最要擔心的倒是國內一眾靠外部勢力支援的反對派,陷於無援。以香港的泛民主派為例,早年的選舉工程上還會高呼雙普選和普世價值,但漸漸地選民認清這班人是葉公好龍,只想做忠誠的反對派,力保政治分贓。香港人權狀況在美國政壇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美國國會是否修改《香港關係法》施壓,也隨時日而被淡忘。

中國官媒日前公開維權律師承認捏造酷刑的內情,意欲反擊美國的道貌岸然,但中彈的只是左派,而非特朗普政府。他早已表明美國將放棄干預他國的生活方式,就算左派死纏難打,大勢所趨,難阻國策轉向。

美國人講本土,備受難民問題困擾的歐洲人也講本土,但這與二戰前的民族主義不同,不是追求衝突,而是追求區隔,追求我的幸福免受他者的幸福限制,保持安全距離,避免虛談。全球的意識形態的蛻變是否停滯於此呢?不會的,因為我們依舊不安,人仍是尋變的動物。各國國運的盛衰,全看誰走得更前,誰就獨領風騷。

澳洲政府雖然未能稱霸,但求變心走得最前,深知以現時的國際格局詭異,必須釐訂新外交方針,罕有地召回全球各地大使同商國策。英國本月中將會啟動脫歐程序,但絕不甘於偏安一隅,積極與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組建CANZUK聯盟,大有復興英聯邦之志向。反觀中國兩會,大家拍拍手掌,但求維穩維利,似乎對求變莫衷一是。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