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明镜:红色极权主义者能给国民减税减费吗?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于2016年12月17日在中华工商时报举行的“智造中国:新制造、新变革、新驱动”的主题讨论会上发表演讲,谈到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制造业回归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及中国制造业应当怎样应对的问题。他认为,应对美国特朗普对制造业的争夺战,减税减费和降低成本是核心。他用数据展示,中国自身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干到36%,2015年宏观税负率36.9%将近37%了。

周天勇认为,中国制造业“内有死亡税率,死亡成本,房地产的夹击,形势堪忧”。所谓死亡税率,即中国的税率让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的边缘。周认为,这是必须要解决的,否则企业全跑了。

但他同时表示,减税的阻力太大,并且直言不讳地说,“财政部去年营改增减5000个亿,其实是假减,去企业问一圈,都没减。现在一些部门,欺骗总书记、欺骗总理、哄着他们高兴,实在要命。企业都倒闭了,他们还说减税5000亿。”

我佩服周教授的勇气,大胆敢言,忧国忧民!但我又不得不说,周教授勇气有余,认识不足:一个极权主义政权怎么会对国民减税减费呢?特别是红色极权主义,本质上根本不可能对国民减税减费,只能无限地盘剥国民的血汗钱来巩固其极权统治。

现在不妨让我来历数中国赵氏政权为什么不会对国民减税减费,只会加强对国民盘剥的原因。

1.红色极权主义不同于历史上的一般极权主义,它不仅要把所在国翻个底朝天,重新建立一个它所设计的社会和国家,而且要把整个世界也来个底朝天,这就是它所谓的全世界共产主义化。

实现如此一种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宏远理想,它绝对需要建立一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庞大的公务员和军警队伍。再依靠这支忠实于它的理想、听从它的指挥的庞大队伍去管理、监视和改造整个人类社会,对那些不从者和反抗者则肉体消灭之。而他们需要一支庞大的管理队伍,必然加重国民负担的具体原因又是什么呢?

① 它要彻底改变整个国家、社会和人,就必须把它的统治魔爪伸向所有角落,不留任何空白,以直接掌控一切,监视一切。这是它不同于历史上任何专制统治者,需要大大超过他们的管理机构和人员的首要原因。

② 中国红色极权主义者深知,庞大的公务员、军警队伍不可能完全接受和实现他们的政治理念,更谈不上忠于他们的政治理念,所以必须在这支庞大队伍中建立自己的组织机构,直接领导、监督和改造这支队伍,再通过这支队伍去改造整个国家、社会和人。这就是当前与整个国家行政机构并存、实际领导和监督行政机构的中共党委系统设置的由来,再加由党委直接领导、行政机构无权过问、但必须由行政负担其一切费用的工、青、妇、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等群众组织机构,从而构成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庞大的国家机器。

③ 为了培育一批死心塌地忠实于他们的政治理念,夯实其统治基础、他们一开始又建立一种全方位的官员特权制度:一是给参与夺取和捍卫政权的人建立所谓的离休制度。这些人不仅在政治上享有特殊的荣誉和地位,更在物质生活上享有与一般公务员差别巨大的待遇。例如离休人员的离休费高于一般公务员的退休费达两三倍之多,外加全免费的医疗旅游等待遇;二是给所有高级官员以特殊待遇。除按常规发给退休费外,还每月另发不同等级的补助费,其数额一般超过退休费,再加免费旅游、医疗等待遇。一位所谓正国级的退休领导人(总书记、国家主席、总理等)每年竟可享受一亿左右的旅游、巡视、会议活动等费用。一个判处了16年徒刑的原政治局委员,不仅坐单人牢房,还享有每天200元的伙食费待遇,比一个下层农民的生活费用要高出几十倍。

请问这些人的总开支,将花掉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

④ 如前所指,中国的军、公、教人员的数量庞大是史无前例的,中国古代是几百个人养一个官吏,现在是十几个人养一个公务员,两者造成国民负担的差距之大可想而知!问题更在于为了稳定这支队伍,获取他们对政权的坚定支持,还必须大大提高他们的物质待遇。这种待遇主要从两方面满足:一是使他们的工资水平大大高于普通人的收入水平,而且不断提升他们的工资水平;二是让他们享有舒适的工作环境和免费的旅游、娱乐、学习、休假等活动。这一切,正是中国的三公消费大于军费支出的根本原因,也是公员务、军、警职业成为中国人首选职业的主要动力。

2.发展经济、强大经济,是中国红色极权主义者获取执政合法性的唯一依据和理由。所以它必须不计一切成本地来搞经济,特别热衷于搞最易显眼耀眼的建设,如城市高楼大厦、高速铁路公路、大型工厂等建设。但结果是,规模大,投资大,浪费也大,更为权力寻租、权钱交易制造巨大空间,最终形成世界上最大的贪腐大国。目前的中国,几近无官不贪,一贪就是几千万甚至几十几百亿上千亿。由于只注意表面的经济强大,忽视农村农业和西部的发展,最终形成世界上地区差别、城乡差别、贫富差别最大的国家。

由于发展经济只是为了找到执政合法性的依据,结果,经济发展制造了一批不劳而获的大食利权贵阶层和东西部地区的巨大贫富差别,然后又用纳税人的钱来搞中西部的扶贫开发。显然这是红色极权主义者对中国人的双重剥削。如此这般,能不加重中国人的贫困,何谈减轻中国人的税费负担呢?

而这也是中国赵家人用发展经济来堵住中国人反对红色极权主义的嘴必然产生的后果。

3.发展航空航天技术、探索宇宙空间秘密,一般是具有强大的经济、科学技术和军事力量的国家的任务。中国完全不具备这些条件。但由于红色极权主义政权是当今世界国家行列中极为罕见的异类,为了证明自身存在的合法合理性,它必须不顾一切挤身这一行列,大力发展这一尖端领域的项目。而这是要花费特别巨大的金钱和物资的。这就是毛泽东、周恩来在上世纪不惜让农民饿死几千万,也要搞原子弹试验的原因所在。

而现在中国大力发展航空航天和探索宇宙空间工程,实际与当前的民生改善毫无关系,仅仅是为了与美国较量,赢得政权的合法性而不顾普通国民死活的行为。
这也是红色极权主义政权本质上无法减轻只能加重国民税费负担的又一表现。前苏联共产党政权、现在的朝鲜金氏共产政权,都因为要摆脱异类政权的孤立而不顾百姓死活搞这些巨大工程。中国红色极权主义政权也绝不会跳出这条老路。

4.红色极权主义政权的本质必然要向外扩张,向世界扩张,不扩张就等于自取灭亡。前俄国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人托洛茨基曾公开承认社会主义必须同时在世界大多数国家取得胜利才能生存下去,否则就不可能取得最后胜利,更谈不上生存。苏东共产集团的解体已经证实了这一点。目前的中国红色极权主义政权实属大海中的一个孤岛,要么不断向外扩张和进攻,要么等待崩溃和消亡。中国赵家人显然一直采取向外全面扩张的态势。

而全面扩张的手段,除了经济实力外,首要的是强大的军事力量。这就决定了中国红色极权主义政权必须不计任何成本,不顾任何困难,不顾国民死活与美、日、欧等军事强国展开无限的军备竞赛,不仅要在军事上战胜这些强敌,还要力争击败和消灭这些强敌(当然是不可能的)。这就是当前中国政府的军费支出仅次于超级大国美国,位列世界第二的根本原因。

而且只要这种军事强国的格局不变,军备竞赛不止,中国政府的军事支出就永远不会减少,中国百姓的税费负担也永远不会减轻,只能加重。目前中国在朝鲜半岛、东海、台湾海峡、南海等区域与美、日为首的东南亚国家的争夺和对抗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何况以某某大为首的中国红色极权主义政权还要与美国争夺世界的领导权呢!由于这种争夺和竞赛涉及红色政权生死存亡问题,要它减少军费支出是绝不可能的。仅凭这一点,它也不可能减轻中国老百姓的税费负担。

5.既然红色政权的本性是要扩张,不扩张就等于死亡,而扩张的主要目的是不断收买拉拢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一是获取它们在政治上道义上的公开支持(如在联合国各种会议上的投票支持)在国际舆论为赵家人唱赞歌;二是接受和采用所谓中国模式(独裁专制)在本国的实践。这种收买拉拢主要采用大规模的无偿金钱和物质援助或低息贷款和免债等方式进行。

这是从毛泽东建立新政权以来,迄今为止一直奉行的政策。其中不下数十个国家得益于这种政策,浪费了中国人不下数十万亿的金钱和物资,包括武器。而赵家人收获的却有不少是恩将仇报。

现在的赵家人丝毫无意放弃和改变这一政策,仍然出现不顾国内舆论的强烈反对而对外大撒币。这是全世界都熟知的事实。在国内由于新闻的封锁,大多数底层百姓对此却一无所知。这是中国人的悲哀!这也说明红色极权主义者是不会减轻国民的税费负担的。

6.红色极权主义政权为了摆脱孤立处境,积极对外扩张,除了花大本钱收买许多国家的政府和政界要人外,同样不惜花大本钱,收买拉拢各国的离职政要、社会名流、学界、商界、新闻界名人和许多政治、经济、文化、学术、艺术等机构和团体来为自己唱赞歌,宣传中国的强大、中国模式的优越包括中式民主的优越等等。它主要通过两种方式来进行:

一是大规模地不间断地在国内举办各种形形色色的所谓学术讨论会、论坛、讲坛、交流会等等,源源不断地邀请世界各国的上述人士来华参加这些活动,以高规格、高服务、高酬劳接待他(她)们。所谓“吃人嘴短”,这些人接受这样的享受后,当然要投桃报李,说尽赵家人的好话,哪怕是违心的好话。

二是派出大量人员,携带巨款去世界各国直接收买各国媒体和政府、民间的机构团体,为赵家人的宣传和扩张服务。现在许多外国媒体被赵家人收买和控股,直接传播赵家人的政治理念就是证明。甚至资格最老的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也被赵家人用金钱和美女,由其公安部副部长占据了。这就给赵家人以最大的方便来抓捕逃往国外的民运人士以机会和权力。

而要在如此庞大的世界范围内,从内外两方而去收买拉拢如此庞大的各色人员和组织,没有庞大的财力和资金,是办不成的。而要赵家人放弃这样规模的行动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加重中国国民的税费负担。这样,又焉能减轻中国国民的税费负担呢?

7.我在前面的第二点已经指出,红色极权主义为了发展经济以取得执政合法性依据而必然制造官员贪腐条件,这里应再着重指出的是,红色极权主义的本质必然产生大规模的贪腐行为。因为红色极权主义是一党专政,不受外力监督和约束,更不受国民罢免,而各地区各机构主要官员又是自上而下任命委派,享有绝对权力,全国人力和物力、财力又是由各地区各机构主要官员控制分配,虽有所谓内部监督、舆论监督,但不起实质作用,这就必然产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普遍的贪腐现象。

而这种普遍贪腐现象自然使国民收入的相当比例落入了贪腐官员的腰包,因而迫使政府进一步加重国民的税费负担来填补贪腐官员所挖空的洞穴。而中国贪腐官员的贪腐金额,根据近几年暴露的数字,少则千万几千万,多则几亿、几十亿、几百亿、上千亿甚至超万亿。

如此庞大的贪腐金额的唯一补穴来源当然只能是无限加重全体国民的税费负担。而消灭或减轻贪腐官员的贪腐行为的唯一办法是废除极权制,实行民主制。但这又是赵家人绝对不愿意做的。在这样的制度下,又岂能指望红色政权会减轻国民的税费负担呢?

不能指望中国红色极权主义政权会减轻国民的税费负担,还有很多理由和原因,但这七点已足够说明问题了。

可悲的是,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税费负担为什么这么重,有的只把它看作地方官员的自私行为,无视国法,擅行加重国民的负担,中央最高领导人并不知情,并不赞成加重国民负担,更不认为这是极权制的本质所在。

更多中国人甚至为中央领导人最近指示要减税减费而高兴。他们哪里知道,提出减税的目的是要挽救经济的衰败,挽救政权于危亡。他们不知道名义上减税了,而在另一些不被人知的领域却大大加费加税。大多数中国人更不知道,每一个商品中都有政府的高额税费。这就是在美国购买商品要比在中国买商品便宜几倍几十倍的根本原因。

当然也有些好现象出现了,百姓开始清醒了,看透了赵家人剥削百姓的阴招。一位中国东北的卖鱼小商人,当城管要对他一条鱼卖290元的高价进行罚款,他竟公开反抗说,政府把一辆三万元买进的小汽车卖价30万元,为什么我一条珍稀的鱼就不能卖290元呢?

更令人兴奋的是,天津市某房地产股份公司的股东大会公然投票表决通过决议,拒绝在该公司设立党委。这需要何等大的勇气!这两例已经证明中国人开始觉醒,敢于拒绝赵家人的无穷盘剥和政治控制。这才是中国人不再忍气吞声地听任赵家人的支配和剥削的正道!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