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胡平: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


在上任前,川普多次表明对中国的强硬立场,除了质疑一个中国政策和南海问题外,川普还指出中国对美国构成三方面的威胁:中国的货币操纵,中国系统性的摧毁美国的制造业以及对美国展开工业间谍活动和网络战。川普上任后,立即提名和任命了纳瓦罗、罗斯和莱特习泽等三位对华鹰派,组成其经贸团队,摆出了和中国打一场贸易战的架势。如今,川普上任已经一个多月了,那么,在他的第一次国会演说中,他是怎样谈论中国问题的呢?

我注意到,在一个多小时的国会演说中,川普总统对中国问题讲得很少。川普说他“信奉自由贸易,但自由贸易必须是公平贸易”。这句话的所指应该包括了中国。明确提到中国的只有一处。川普说:“自从批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来,我们损失了超过四分之一的制造业工作;自从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我们丧失了六万个工厂。”其它问题,例如南海问题则未提及。另外,川普总统讲到了他上任一个多月来在兑现其竞选诺言方面的种种进展,但其中并没有涉及中国。例如,川普政府并没有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也没有宣布对中国商品实行惩罚性高关税,换句话,到目前为止,川普政府还没有和中国展开贸易战。

这并不令人意外。我先前也讲过,打贸易战,往往是“杀人一千,自伤八百”,很不好打,搞不好会是“雷声大,雨点小”。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自由世界过去多年来和中国发展经贸关系走岔了路,积重难返。现在要纠正自然很不容易。但是,中国问题太重要。这一点切切不可忘记。

川普的竞选口号是“美国第一”,但是很可能,就在川普总统任期之内,中国的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则不再是第一而退居第二。这是近两百年来未有之大变局:一个专制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不错,以中国的巨大规模,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应是合情合理,不可避免。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仅仅三十多年前,例如1980年,中国的人均收入还不到200美元,中国的经济总量在全世界还排在10名以外。我们知道,穷国之穷,就穷在缺少资金和技术。在过去三十多年间,中国经济能够突飞猛进,那是和西方的资金和技术大量进入中国紧密相关。据说,当年的尼克松就对他开启的对华政策的长期后果充满疑虑。1994年,尼克松在逝世前不久说:“我们也许创造了一个弗兰肯思坦。”

今年是六四28周年。28年前,中国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和平的民主运动。这场运动有力地证明了,在中国,民主绝不只是极少数异议人士的追求,而是千千万万民众的共同愿望。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强硬派用超乎世人想象的残暴手段镇压民运,导致了中共统治集团空前的大分裂,激起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就在这一年,苏联东欧发生巨变,国际共产阵营土崩瓦解。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自由民主的力量取得了有史以来最辉煌的胜利。在那时,人们普遍相信,中共专制政权的垮台指日可待。

然而,28年过去了,中共专制政权并没有垮台;它站住了,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强大,尤其是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超出一般人的预料,被不少人称为“中国奇迹”。但同样超出很多人预料的是,中共政权并没有在深化经济改革的同时启动政治改革,它甚至没有因为经济上的巨大成功而变得更柔和更宽容,而是变得比以前更专制更蛮横,并且在国际事务中也不再韬光养晦,变得更高调更咄咄逼人。6年前,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从此就遭到中国的经济制裁,以至于在3年前,挪威政府撤销了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主席,并且还向中国政府“道歉”,这才换回了挪中关系“正常化”。去年11月,达赖喇嘛访问蒙古,受到大量信众和僧侣的热烈欢迎。中国政府立刻对蒙古实行经济制裁,迫使蒙古政府公开承认达赖喇嘛的来访对蒙中关系造成“负面影响”,并为此表示“遗憾”。

就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间,我们目睹了整个世界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的惊人逆转。专制中国的崛起无疑是当今世界的第一大问题,它构成了迄今为止对普世价值的最严重的威胁。我们希望,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拿出更大的勇气和智慧,面对这一关系人类命运的挑战。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