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莫建刚:自由的丰碑——献给伟大的“六四”



我们的自由像太阳一样年轻,当我们走在这条撒满金色光环的道路上,我们将为献身自由的死难者建立一座高耸入云的丰碑。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是屠戮自由的残暴日子,同胞们,不要像羔羊一样顺从地走进那黑暗的日子,反抗吧!咆哮怒吼吧,反抗自由的光明在血腥的枪口下悲愤的消亡。
那些凶残恐怖的嗜血鬼们—黑色的共产幽灵,将血淋淋的屠刀指向渴望和平、自由与善良的人们。呐喊的浪潮已过枭鸣的风在嘶叫,孱弱的哭号在射出的枪弹下呻吟。共产幽灵们尖叫在屠戮的摇滚乐中;跳起死亡的舞蹈。反抗吧!咆哮怒吼吧,反抗自由的光明在血腥的枪口下悲愤的消亡。
我们驾驭飞翔的太阳并和自由一起歌唱,同胞们不要像羔羊一样顺从地走进那黑暗的日子。在反抗这血腥的时刻,我们将为献身自由死难者建立一座高耸入云的丰碑。
让自由的歌声坚定的步伐敲打着恐怖屠戮的广场,六月四日那反抗独裁暴政的头颅更加高扬。我们要掀起千百万次人权自由与民主的巨浪,把一切被血腥统治的城市重新洗荡。
任凭带血的刺刀和疯狂的子弹怎样地杀伤我们,我们高唱着自由的歌反抗,反抗自由的光明在血腥的枪口下悲愤的消亡。
被践踏的中华大地已燃烧起自由的希望,像搏击的风暴扫荡山峰和海洋,看呵!闪电和飓风在冲撞的抗击中,喷出烈焰的火光撕裂淫雨暴戾的天空,踏平那杀戮自由生灵的屠场。
当共产幽灵的军队开着罪恶的坦克向我们冲杀过来,我们唯一的武器,就是自由的歌唱,这是黄金铸成的嘹亮的声音。让未来光明的日子踏着自由的绿茵前进。
那些荷枪实弹的军队是“人民子弟兵”吗?他们为什么把凶残的子弹对准自己的同胞兄弟,他们丧心病狂开枪射击,坦克的履带声轰隆隆地压过那些低矮的帐篷,那里面还躺着已饿得奄奄一息的同学们呵,坦克、枪口、刺刀还有士兵的大皮鞋一起冲向无辜的人们,射击、杀戮、践踏,行尸走肉的军队,丧尽天良的大兵。历史睁大着痉挛的双眼,怒斥着这罪恶的一切。
六四的心呵,不要为恐怖的屠杀感到惧怕,撑起自由的脊梁为正义受到压迫而愤怒的跳动,为争取自由与人的权力去搏击。中华民族天生的尊严和不可剥夺的平等权力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唯一希望。
六月四日,大地在颤抖,天空在哀吟。死难者的鲜血流淌在枪炮刺刀如林的广场上。封锁现场,销毁证据,用高压水泵洗刷着独裁暴君的罪恶。但是,历史不会忘记,在所有逝弃的岁月里都将共产暴君的滔天大罪,牢牢地钉在历史审判的十字架上。
把六四的丰碑建立起来吧,在山峰上。让三山五岳铭刻着反抗暴君争取自由的碑文。
把六四的丰碑建立起来吧,在大地上。让我们的后代在幸福的童年中牢记;为反抗自由的光明在血腥的枪口下悲愤的消亡,斗士们贡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六四的丰碑在山峰上在大地中迅速升腾,它向中华民族展示着反抗暴政争取自由的辉煌。
自由的丰碑高扬不屈的头领,唤醒中华同胞们永远抗争死亡。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力量,扫荡独裁恐怖的威胁,将共产幽灵彻底埋葬。
1989年6月10日构思于北京燕山看守所,同年拟订初稿。
2005年5月30日定搞于贵阳家中。
文章来源:莫建刚文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