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王有才:悼念力虹(张建红)



王有才
全委会共同主席王有才博士致悼词

我在这里作为个人,叙说一些我对力虹个人的了解以及我与力虹之间的互动片段,并引出一些感想。以此来悼念力虹。

力虹(张建红)是一位诗人,是一位异议诗人,真正的异议诗人在中共专政的中国大陆很难生存。

力虹一直致力于中国的民主运动,1989年5月先在宁波组织、发动和带领全市文学界、新闻界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抗议活动,后毅然奔赴北京,参与北大学生和北京市民在天安门广场的游行抗议活动。8月3日被捕,被公安部门以“反革命煽动罪错”判处劳动教养三年。

1999年因接触和联系中国民主党筹建人而遭到北京国安拘禁,失去自由一个月。

2005年完成长诗《悲怆四章》、长篇小说《天衣差一寸》。同年8月在杭州参与创办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任总编辑。

2006年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大陆当局关闭,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与抗议,成为中外瞻目的“爱琴海事件”,并引发了“中国互联网暂行规定违宪审查全球大签名”活动。

力虹大胆直言,作为诗人,激情澎湃。他的大胆,我在美国都替他担心。他在国内说的话,我就是在美国这个自由世界也是不敢说,不会说的。当我感觉到他非常危险的时候,我给他本人,给他国内的朋友打电话,想旁敲侧击地把他从激情的世界拉回到现实的残酷世界,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给他妻子董敏打电话,董敏告诉我,一开始她不让力虹跟中国民主党发起人林辉接触,怕力虹危险。后来,董敏希望力虹多听听林辉的话,多跟林辉接触,以避免危险,并让我们,都劝劝他。但是他本人在资信不足的前提下,勇往直前,没有退缩,在当时的情况下,已经没有办法了。更让我难过的是,他在经过所谓的“司法”过程中还受到了羞辱。我当时就怀疑他是不是还有机会公开说话……

我和林辉在力虹的事情上都被个人情感所左右,都表现得不适合从事中国当下的非常复杂而危险的环境中的政治活动,我们的局限性已经非常明显。

力虹离开人世,我确实要称力虹为异议人士中的英雄。在当下中国,异议人士是难以生存的,异议人士中的英雄更是无法生存的,他的英年早逝,对我的冲击力是巨大的,我感受到彻骨的发自心底的悲伤。力虹的去世,更彰显中国人权状况的严峻,政治现实的残酷。与维权前村长钱云会被碾死的情况一样,是不需要“调查取证”的。

在当下的中国大陆,组党结社是非常困难的高难度动作,除了勇气之外,还要有智慧,我当年作为当事人,非常紧张中国民主党组党发展的过程,可以说思前想后,如履薄冰。就是在今天,在海外从事中国民主党的组党活动,我也经常思前想后,如履薄冰。一方面在中国大陆组建反对党(有人喜欢称革命党,这个并不重要)非常危险,困难,需要想出办法来扩大时空的运作方法。不是政治正确能够解决问题的。也不是单项勇敢就够了。另一方面,我特别担心在我们没有力量时疑似高潮(或者称虚假高潮)的危险。更何况本来高潮就孕育着危险,就像抄股票一样,高潮来了,人头涌动,激情澎湃,但是如果没有力量,没有智慧,套牢亏损的危险是更大了。多少人因此跳楼自杀!除非你是庄家,即使庄家有时也要割肉止损,否则会倾家荡产。

很明显,首先我们要积聚力量,政治学里,只有组织才有力量。这一点,中共比我们更明白,因此中共对组党的打压是最毫不留情的。所以我们要想出办法来扩大空间,要有进有退,而且要通过时间、空间、情感、习惯、法律等方式营造出有利于生长的环境,开拓生长的机会。在发展中也有许多疑惑和陷阱,从我自身的理解,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更多的是教训,而不是经验。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大陆没有能够成为宪政民主社会,而专制反复,越陷越深的苦痛的原因。最近几十年的台湾走出了一条民主的道理,台湾经验值得大陆好好学习,98组党当时我们确实想学习台湾转型的一些经验。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始于西班牙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有我们学习的大量经验和教训。这些在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行长王天成的新作中有了理论研究和综合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推广,其主流是非暴力抗争。在实现宪政民主转型的过程中,在建设现代民主政党的实践中,中国过去的整个历史,除了台湾地区最近几十年外,我们能够从中国历史上学的非常有限。在我们致力于发展现代民主政党中国民主党以及推动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过程中,我们要防止各种诱惑和陷阱,避免对我们的事业产生极大的破坏作用并误及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以及对中国社会产生很大的伤害。因为,很明显,政治、政党既能有利于整个社会的发展,有时也会有害于整个社会的,并有更大的影响程度。

我在力虹先生的治丧议程中论述这些言论是有我的用意的。因为这是关系到如何发展壮大中国民主党,如何促使中国能够比较顺利地尽早发生宪政民主转型课题的一种思考。这也是力虹先生希望中国民主化之所在。在中国宪政民主化的过程中,有无数的道路机会值得探索,当然,我们首先要明白,肯定有许多路是没有前途的。要跨过困难丛丛的高山峻岭,除非我们有特别强大的力量,否则我们一开始只能修盘山公路。

按照我们当地的土话,当我面对仇恨,面对敌人时,我会说:“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从这个意义上,我不希望力虹安息,我希望力虹现在在另一个世界上与我们一起奋斗。现在,我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我而且深深知道力虹在世上一路走来的艰辛,难以想象的痛苦。我想我们活着的人要继续力虹先生的梦想,继续我们在人世间的努力。我们应该让力虹先生安慰,能够在另一个世界里安息。力虹,一路走好!

力虹,安息吧!我们永远铭记您。

博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