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郭宝胜:我所认识的江天勇律师



大约是2009年,江天勇律师和我以前的一个朋友来到美国加州湾区,我们第一次见面。江律师是在美国东岸参加了一系列活动后,到加州来的。当时他们住在一个教会会友家中,空荡荡的一个破旧的屋子,我进屋时感到非常的寒酸。不过我们交谈得非常深入与开心,颇有相恨见晚的亲切感。

江律师为人淳朴直爽,我们谈话没有戒心、坦诚沟通。我们年纪相仿,都是由于受到1989年六四事件的影响,在高中和大学期间就立下为中国民主化奉献的志向。江律师说他大学毕业后在河南一个小地方当中学语文老师,颇不得志。后来在同学及好友李和平的影响和帮助下,考取律师资格并到北京当律师。我记得他给我说,其他人当律师尤其是到北京当律师,是为了赚钱,他那时的想法就是要实现早年理想、推进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他说到北京后他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代理民告官与人权案件上,感到非常得心应手,跟自己的理想人生非常符合。

的确,跟1989年民主运动的主体是学生和知识分子不同,八九之后,一大批有志青年都考取律师,希望通过具体案例的维权来推动中国的民主化法治化进程,这就是为什么最近几年国内涌现出一大批德才兼备、献身法治的维权律师的原因。江律师怀着这种抱负到北京后,在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供职。2005年受托代理陈光诚案。此后还参与了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胡佳案等等。

我们见面不久后一块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去参加一个有关中国法治状况的会议,主要是江律师和另一位朋友主讲。来的学生不多,而且这是一个著名的左派学校,他们对中共践踏人权法治的状况似乎并不太关心。江律师讲完后他们提的问题首先就是你说的这些跟美国有什么关系?还有就是中国经济的发展进步举世共睹,这对法治进程难道没有帮助吗?我听到这些问题非常的气愤、差点打断一两个学生的提问,我深感这些美国学生是不是也被洗脑了。但是我发现江天勇律师非常耐心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指出中国人权的恶化直接会危害到美国的经济乃至国家安全,而且指出美国有些人把中国人权进步寄托在中国经济发展上,实际上正中了中共的圈套。

会后我们交谈时,江天勇劝我不要着急,说服他人与中国民主化进程都需要一个过程,要从长计议。我深感他为人的成熟。之后我们谈到台湾和西藏的独立运动,跟不少民主人权人士回避这个话题、绝不支持独立的立场相反,江律师认为这些都是基本人权的延伸,人权高于主权,而且中国的民主化法治化需要各界友人的相助。江天勇是基督徒,很多基督徒不认同他为法轮功辩护,但他跟我交流时认为人权是个法律权利,任何信仰者都应该具有。他虽不认同法轮功、藏传佛教等的教义,但他们被迫害的惨状让江律师决然为他们辩护。基督徒律师应该成为维护所有受迫害者人权的保护者,这才体现了上帝之爱。他也成为少数为法轮功、藏族僧人辩护的基督徒律师。我为他的不凡见解深感钦佩。交谈时日不多,不久江律师就返回了中国——勇士战斗的前线。

后来关于江天勇律师的消息不断从国内传来,回去不久,他在2009年7月他就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之后他参加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任法律项目协调人。虽然他没有了律师身份,但积极参加众多维权事件,帮助众多受害者,甚至多次多次在维权抗争的第一线被警察暴力殴打。由于参与维权抗争运动,江天勇一家被长期监控、跟踪和骚扰。

2009年是中共建国60周年,从7月开始江天勇家就被监控,一直到年底。2009年11月19日,江天勇送女儿上学,在楼下被4个便衣强行阻拦,由此发生争执。正在病中的太太金变玲女士到楼下后被警察推到在地,江天勇后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

2011年2月中国爆发网络时代的“茉莉花革命”群体聚集事件,江天勇也被牵连被警方逮捕,在被关押的2个月内饱受酷刑。2012年5月4日江天勇被国保杜宇辉等五名警察在一酒店内残酷殴打,两个耳朵被打得听力严重下降。

2014年3月江天勇律师亲上前线参与建三江事件,但被当地警察残酷殴打,结果八根肋骨被打断。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于3月22日,对江天勇等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的违法行为"的罪名进行了行政拘留。

2016年11月中旬,江天勇到长沙看望被羁押中的维权律师谢阳(709事件律师)的妻子陈桂秋,后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谢阳但被看守所拒绝。在返回北京途中被抓捕。12月17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至此,江天勇也许成为了709大抓捕律师运动中遭抓捕的最后的一位律师。709大案旨在将近年来与当局无畏抗争的维权律师一网打尽,江天勇律师无疑是709大案指挥者们的重要目标。

江天勇被捕后他在美国的太太金变玲多次发声呼吁,要求中国当局释放江天勇。在2011年左右,我曾在洛杉矶见过金变玲,她是由于难以忍受中国当局的肆意骚扰和迫害而流亡到美国的,但由于江天勇执意不肯出国,加上护照被没收,所以江天勇夫妻分离、天各一方。当时金变玲天天担心江天勇会遭遇不测、也祈求上帝能让江天勇奇迹般地出现在美国。但是没过几年,金变玲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江天勇律师这次很有可能被当局如同其他709被捕律师一样被判刑。

虽然我与江天勇律师只见过一面,但他的音容笑貌、人格魅力至今记忆犹新、让人钦佩,尤其是他这么多年来不畏强暴、虽遭受残酷殴打和监禁,但始终与中国的维权运动同呼吸、共命运,并经常出现在中国维权抗争的第一线,他的高尚人格、道德勇气、无畏精神,让人叹服和敬仰。李和平律师太太王峭岭曾在一篇回忆江天勇的文章中写到:“我记得那时候和平跟我说,如果说将来众位律师当中能出一位大律师,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时候老江执业才五年。后来事实证明,从和平所里被逼出去的几位律师,都成了大律师(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许认为赚了大钱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师,我却认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师”。

江天勇就是这样的大律师,坚守良知和真正的法治精神,与他相比,那些抓捕、酷刑、监禁他的专制者及其走狗们,简直就是不齿于人类的鬼魅之辈。如今,江天勇律师深陷囹圄,我们作为同道和朋友,应该积极为他呼吁和呐喊,并展开众多积极的营救方法,以尽我们这些同道朋友的责任,以为推进中国民主化作些更多踏实有效的工作。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