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一位鼓舞人心的活动人士 —— 悼念曹顺利




特赦组织中国倡导专员*
2013年8月下旬,我曾与曹顺利通电话。未曾料到的是,这会成为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交谈。
那时,她即将去日内瓦参加一个人权培训项目,我们计划几周后在她途经香港时见面。
我们之前曾多次交谈,但这次将是我们的初次见面。谁知道,我们永远都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曹顺利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办理登机手续时失踪了。中国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她关押。在那之后,她便一直被羁押在看守所中,直到上周五去世。
在过去的6个月中,当局一再剥夺曹顺利必需的医疗照护。

一名勇敢的女性
听闻她去世的消息,我深感悲伤与愤怒。悲伤的是,一名如此勇敢的女性失去了生命;愤怒的是,当局漠视她的生命,并且表现出何等的无情与狡诈。
据我所知,曹顺利从未试图与当局对抗,更不要说“滋事”了。她想要得不过是希望政府承认公民享有的合法权利。她50岁出头,为人温和,说话轻声细语,但对抗不公的决心却很坚定。
她本可选择活得轻松一点。她曾在政府部门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无法对本部门的腐败现象视而不见。然而,她的努力不被上级赏识,更在2002年丢了工作。
自此,曹顺利投入了为中国无数访民维权的事业。访民被当局视作麻烦,权利常常受到践踏,他们中的许多人被秘密拘押或被送去劳改。
她曾在大学学习法律,因此熟知伸张正义的法律途径。专业知识与促成改变的坚定决心是有力的结合,这也是令当局害怕的,因为她激励了如此多的中国人争取自己的权利。
她精力旺盛,总想探讨新的想法和方案。她在准备资料和证据方面总是一丝不苟。
90天的抗议
为推动政府允许公众参与中国向联合国提交的人权报告,她做出了艰苦的努力。在自己的要求被一再拒绝后,去年6月,她在北京的外交部外组织了一场抗议活动。
近90个日夜,这个由中老年妇女组成的群体在外交部外安营扎寨。曹顺利一直用自己的谈判技巧与警察交涉,以确保抗议活动能够继续。
这个群体也成了曹顺利的第二个家。她从与成员的友谊与团结中汲取力量。
曹顺利亦很看重来自国际特赦组织等的国际声援。她希望这场运动可以吸引海外的关注。
曹顺利为参与一份向联合国提交的报告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或许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但在她看来,这件事的意义不仅于此,这是关乎政府尊重人民合法权利的事情,关乎个人被视为公民,享有参与塑造中国未来的权利。
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她因投身的运动曾两进劳改营,这次,她始终处在被拘押的风险中。
中国政府对国际平台上的批评意见格外敏感。
我们曾谈论过此事,她说自己意识到了存在的风险,并对后果有所准备。然而,我想,无人料到的是,当局竟会如此残忍,夺走了她的生命。
我们曾尽力向当局施压,要求确保曹顺利获得适当的医疗照护。但这一次,当局对我们的呼声置之不理。
我常常问自己,我会不会像曹顺利,像中国许许多多人曾经并仍将继续的那样,愿意为人权献出自己的生命。说实话,我并不确定。
但这位温和的女性,她的正义感曾闪耀在我们的每一次交谈中,她会一如既往地鼓舞着我为中国人权进行抗争。
*出于安全考虑隐去姓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