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体制内“靓丽花瓶”,体制外屡受打压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妇女节前一天,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及了女性所面临的就业歧视。"从我们国家法律法规的角度讲,是严禁就业歧视的,而且政策上也是非常重视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但是"道理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傅莹举例说,对于一个规模不是太大的企业而言,"如果来一个育龄女职员,回头连着生两个孩子,这个单位的工作效益肯定要受影响。"她因此呼吁社会各界"转变观念,一定要尊重女性就业的权利",认为在全面推进二孩政策的背景下,应当尽快调整公共资源的配置,使提升母婴服务以及幼儿照顾服务能够跟上社会的需要。
Fu Ying Vize Außenministerin China (Getty Images/AFP/F. Dufour)
傅莹:现实很骨感
人大代表孙晓梅教授多年来一直关注女性权益问题,曾经数次提交《反家暴法》立法建议,并最终促成了这部法律的出台。在正在召开的本次全国人大会议上,孙晓梅再次就这部法律的修订、完善递交建议。除此之外,孙晓梅还通过非政府组织,致力于保护女性免受性侵犯。她在接受德广联采访时表示,在人大的工作有时让她很有挫败感:"提出的建议很久都不能落实。但是为了推动向前,需要坚定信念,不断地提交建议,促使这个事情往前发展。"
孙晓梅还在采访中提到,和先进国家议会相比,中国人大中女性代表的比例偏低。根据国际组织"各国议会联盟"(IPU)发布的数据,中国全国人大中的女性代表比例约为23%,相当于全球平均水平。而在德国联邦议会中,女性议员的比例为37%。
体制内外有别
在妇女节当天,中国官方媒体则以正面报道为主。中央电视台在当天晚间播出《花开中国》特别节目,"展现各行各业中不凡的巾帼力量";新华社网站则刊载了一个图片集,将"两会"上的女性代表称为"靓丽的风景线"。不论是人大发言人傅莹"现实很骨感"的感慨,还是孙晓梅教授有关女性代表数量过少的言论,都没有在中国大陆各媒体中占据重要位置。
与傅莹、孙晓梅相比,位于体制之外的女权主义者的处境则只能用糟糕来形容。就在2月下旬,中国女权组织"女权之声"在新浪微博的账号遭到了禁言30天的处罚。该组织负责人熊婧透露,新浪认为"女权主义斗争"是涉嫌违法的敏感词。在遭禁言之前,该账号转发了一则美国学术界人士呼吁在妇女节当天举行"女性总罢工"抗议特朗普政策的消息。
熊婧对德广联说,近年来,"女权之声"发布的微博时常会被删除,但是遭到禁言还是第一次。熊婧强调,该组织只是转发了美国学术界人士的呼吁,并没有流露要在中国组织罢工或抗议的意图。她在接受采访时还透露,"女权之声"位于北京的办公室时常被警方干扰。
Ye Haiyan Hongkong (Zeng Jinyan)
叶海燕被警方强制离开北京
在人大开幕前,相对更为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叶海燕则遭到了中国当局更为直接的打压。她被当局强制离开了在北京宋庄艺术村的居所。叶海燕还对美联社透露,她后来去乡下投靠朋友,但几天后又被迫离开。"村里的党支书告诉当地居民不能收留我,因为我在黑名单上。"她补充说,"他们认为,像我这样的人应该是维稳的目标。"多年来,叶海燕致力于维护性工作者以及艾滋病感染者的权益,在社交网络上获得了大量的粉丝;同时,她也是警方的重点施压对象,曾多次被要求关闭自己的非政府组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