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艾晓明:来吧,我无所畏惧


3月13日,我还非得记个日志不可了。因为显然你们在挖坑等我跳下去。

你们派人去我采访过的遇难者子女家中,调查我是否寄了光碟给他们。 我的当事人刚刚脑中风还没有完全恢复好,其家人在一旁连连阻止道,不要说了!
    
我访问了将近六十位当事人,作品完成,本当一一奉上,一示感谢,二求指正,三为存念。我寄是我作为作者的道德义务。你们调查,让年衰体弱当事人紧张不安,多少痛苦记忆浮现,又怎能没有后顾之忧,没有恐惧?
    
我恐惧吗?对不起,我没有。我担心当事人揭发我吗——都是她干的,我们后悔接受了采访——不,我不担心。如果有人被迫这么说,我能接受,我不想任何人因为我的采访受到迫害,担惊受怕,活在恐惧中。如果有人有这样的担忧,我宁愿他们指认我,是我的错或者我的罪。
    
然后,五七年所发生的不就是这样吗?然后就被妖魔化,被侮辱,审判,送夹边沟。
    
我去过夹边沟,我见过白骨被抛弃裸露荒野的样子。我还怕什么?而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够不够让你们相信,夹边沟的故事是真实的而不是我所编造?!
    
王清营:题目为我所加,拜托大家速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