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王德邦: 權貴對反腐「看十年的下場」



中共十八大以來所掀起的反腐運動至今已過四年多,代表腐敗的「老虎」「蒼蠅」的確打下了不少,然而,以權謀私的官風與一切向錢看的世風仍沒有扭轉,那些權錢通吃的權貴集團對反腐雖心存畏懼,但他們卻堅信:只要熬過這一陣,最終反腐必將過去,局勢仍將掌控於自己手中,而到時反腐者下場不會好過今天被打掉的「老虎」。甚至有權貴聲言:有朝一日要以同樣腐敗的名義將今天反腐者下獄,甚至掘反腐者的祖墳。看來中國反腐不僅任重道遠而且前途未卜,主導反腐者及其親人們的命運很令人擔憂。

「看十年的下場」

春節期間參加了幾場親戚朋友相邀的酒會,反腐自然佔據了酒桌上話題的中心,而對反腐的態度卻因人而異。通常來說,時下中國底層民眾對反腐是歡迎的,但感覺許多該抓的還沒有抓,更擔心過幾年習王下台後上來的人不再反腐,到時這些官商又更無法無天;而一般知識分子,如那些中小學教師,大學畢業在外打工者等等,也覺得抓貪官好,但傾向認為現在的反腐是權鬥,因此相信反腐不會徹底及長久;至於那些當官經商而被地方民眾視為成功的人士,卻對反腐常常不願多談,即使偶爾搭話,也是「都差不多的。有一天你當了官也一樣。」云云。然而,有一次可能是酒桌上爭論太激烈,而大家又喝得確實多了點,竟引出一名成功人士借酒慷慨激昂高談闊論了一番,聽得我有點心驚肉跳。

記得當晚快散席時,一個在縣城做小生意的唐先生要敬一個在外經商(據說在省上、中央官場有人,生意做得很大)的蔣先生一杯,結果遭到推辭,那個唐先生就不高興而調侃道:「你錢多我又不要你的。敬你杯酒都不喝。還把自己當個官了?再說現在當官的有幾個好東西。你那些錢還不是靠陪官喝酒腐敗弄來的,不知有多髒,哪像我一分分是自己的血汗錢?就此來說你不比我高貴,裝什麼牛逼。反腐還沒有反到你頭上,是嗎?……」可能是酒喝多了的原由,那人居然一路數落起來,並且越說越難聽。就見那蔣先生霍地站起,一把抓起酒杯,幸好旁邊一人眼快,順手將他抱住,同桌紛紛上前相勸,才避免了事態惡化。經過一番勸解,那蔣先生最後強按怒火地坐下說:「大家都是多年朋友,知根知底。今晚酒桌反腐也盡興了。但中國的事不像大家想的那麼簡單。在這個制度下,就算放你們誰在那些官位,又能保證比他們好?你若真好,別說提升,就是呆下去都不可能。現在反腐,的確抓了不少人,但能抓得過來嗎?用的那些就能說乾淨?都差不多的。所以,反腐不過是一陣風而已,千百年來這場戲演多了。就算他們真反十年,那也是十年啊,十年後還不又是老樣,這個社會到時還得靠這些有權有勢會來事的,這個社會還是掌控在這些有權有勢者手上,輪不到平頭百姓湊熱鬧,大家最多也就當看客而已。有什麼可激動的?再說這些反腐者,就算十年中不被弄掉,那十年後還得下台啊,這是制度設計,也是自然規律啊,誰逃得過?就像坐飛機,他不可能不下來吧,總要有落地那天,到時他們怎麼死都不知道,誰能保證他們不被扣以「貪腐」的罪名?甚至他們的祖墳能否保住都是問題。就等著看十年的下場吧。大家都不要著急……」

蔣先生激憤之下的一番宏論,將大家驚呆半天,隨後竟贏得滿座讚許,可見其中頗有些道理。而對反腐「看十年的下場」的斷言,顯然成為歷史難以繞開的一道坎。

制度不變,反腐永遠是弱勢

顯然,蔣先生酒桌上那番激憤之言恰是真心流露,反映著社會相當一批人的認識,尤其代表著一大批權貴的認識。

應該承認,在中國現行制度下,反腐永遠是弱勢。因為道理非常簡單,一個能產生如此腐敗的制度,怎麼可能會讓反腐成為強勢呢?誠如絕對權力必然導致絕對腐敗一樣,在沒有改變絕對權力下,也就不可能扭轉絕對腐敗。所以,今天反腐就只能是個體理想主義的衝動,是因人而起,而不是制度使然,因而帶有偶然性與階段性而缺乏必然性與持久性。如此,它必面臨兩個不可逾越的障礙:對下貪腐抓不勝抓與對上貪腐無法可抓。

據本刊二月號載,王岐山在今年春節期間到中央黨校、中組部、中宣部等拜訪時披露三件事:一,黨政國家機關部門縣處級及以上公職人員及配偶、子女財產申報制,至今未能推進,處於停滯狀態;二,退離休高級幹部經濟福利待遇改革問題,也無法取得較統一的意見,目前狀況是不僅經濟上負擔沉重,而且在政治上、社會上、制度上都造成極其被動的局面,形成既得利益特權階層;三,雙規形式對依法治國造成影響,但目前如果取消,會給反腐敗工作進展造成大的干擾,會給腐敗勢力提供空間。由此可見中國反腐面臨的艱困局勢。

在如此弱勢的反腐下,雖然抓了些「老虎」「蒼蠅」,但無法傷及權貴既得利益集團的根本,更無法如上面王歧山所言從制度建設上來推進。而且,各種跡象顯示,中國權貴貪腐集團已經由原來對反腐的消極防禦,日益轉化成積極進攻,官僚群體由惰政日益轉向亂政。如日前上萬老兵忽然包圍中紀委事件,在如此嚴密的維穩之下,一個訪民到北京正常上訪都面臨千難萬險,而上萬老兵居然能在兩會前輕易包圍中紀委,若無官僚集團在背後刻意為之,是斷無可能。可見,官僚集團中已經有系統性干擾中紀委反腐的力量在運動。所以反腐不僅舉步維艱,而且隨時面臨被顛覆的危險。這應該也是習近平今年初提出「政權安全」的大背景。在此境況下,弱勢的反腐面對強大的權貴集團,十年後的下場自然是不容樂觀。

唯民主法治能跳過「十年之坎」

中國反腐面臨權貴「看十年的下場」的歷史之坎,而要想跨越這個坎,若依靠傳統的所謂黨,就是癡心妄想。因為,歷來黨就是個面具,惡人借之以為惡,善人借之以為善,它從來沒有給善提供過任何保障,也沒有對惡提供過任何防範。試想自這個共產黨幽靈來到人間,蘇聯三十年代的大屠殺,中國的反右、文革、六四,柬埔寨的紅色高棉大屠殺等等,哪一場滅絕人性的災難,不是假借黨的名義?就是中國今日泛濫的貪腐,也莫不是以黨領導改革開放為由頭。由此可以想見,明天權貴集團顛覆反腐一樣可以用黨的名義來完成。所以,今天反腐不能依靠黨,明天保障反腐成果更不能指望黨。

從人類千百年的歷史經驗來看,只有民主、法治才是扼制腐敗泛濫的堤防,才能給人提供公平正義與安全的保障。同為亞洲的韓國,在開啟民主轉型時,也曾強力反腐,甚至抓判了前總統,但因為隨之實現了民主法治,使腐敗再無回潮,自然也為反腐者提供了保障。歷史一再證明,那些完成民主法治轉型的國家,才能有效防止腐敗,才能最終避免權貴集團反撲,才能使反腐者身家性命得到保障。

今天中國權貴貪腐集團之所以有十年之期,正是他們看準了中國沒有民主法治,而統治者也不可能走向民主法治,所以貪腐就必然是這片土地的本色,反腐就難逃弱勢與被反撲的厄運。

文章来源:动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