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喬木:又到歡樂兩會時


每年三月初,是全國人大和政協的「兩會」開會時間。對於這個中國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年度大事,雖然媒體奉命大幅報道,但實際是當娛樂新聞操作的。有記者私下說,每年的「春晚」後,就指著「兩會」逗樂。毛新宇將軍永遠是媒體追捧的對象。在報道完領導講話的規定動作後,自選動作就是捕捉會場內外的各種娛樂花絮,特別是代表委員們的「雷人雷語」。

這幾年由於政治和輿論趨緊,雷人雷語少了,媒體自己開始造新聞。以前新華社的記者偶遇人大發言人,本來應該採訪提問,卻被對方率先發問是要合影嗎?然後記者就「心潮澎湃」,在報道中用上了「女神、長輩、親切的叮囑」這樣的溢美之詞。更有該社的記者,本來是找採訪的某影視明星委員核實材料,卻被對方從標題到內容大幅改稿,記者索要簽名,最後編輯、審稿竟然一路無阻發表出來,成為行業笑談。

今年全國人大新聞中心自營的新媒體,率先發文《人大去年一年都幹了甚麼》。點開一看,竟然是空白一片,甚麼都沒有。這倒符合人大的實際和黨的實事求是的作風,於是獲得了大量的點擊和點讚,各種截圖轉發、評論。很快文章被刪除,重新發文更正。原來是出了點事故,沒有貼內容,只有個標題就發了出來。不管咋說,年度最簡短、最深刻、最真實的好新聞出來了。

除此之外,主持人要求已坐定的姚明坐下的段子、薩德問題上某口炮將軍對韓美的恫嚇、此前各種傳聞的歌手譚晶,離開軍界劃到雲南代表團的新聞,還有永遠不變的申紀蘭代表,都被熱傳熱議熱鬧。

兩會之所以如此歡樂,和代表委員的產生有關。目前的人大代表,除了區縣一級還有個形式上的直接選舉,市、省、全國人大代表,則都是間接選舉產生。選民不認識的人,替你選出代表。更有許多空降的領導,平時不在某地上班,開會時作為該地代表出現。結果就是選民不認識代表,代表更不知道他的選區在哪,代表哪些選民。由於沒有選民的參與監督,從湖南衡陽市到遼寧省,許多地方封閉小範圍產生的各級人大代表,出現了大量的賄選醜聞。

人大代表不管直接還是間接,好歹還走個選舉的形式。政協委員則不選舉,直接由各界別推薦、由統戰部門邀請。一個明顯的特徵就是,人大代表還有一定比例的基層草根人士,而政協委員則全部是官員、富商、明星、冠軍。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如此產生,是因為中國的政治設計和制度安排。一切要服從黨的領導,近年來更是日益加強,用最高領導的話說:「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從傳統的「二桿子」(槍桿子軍隊、筆桿子媒體),到重提的「刀把子」公檢法,以及核心的「錢袋子」財政和「印把子」人事任命,一切聽黨的,但要以人民民主和政治協商的名義,自然人大就是舉舉手、政協就是張張嘴的擺設。

《炎黃春秋》曾轉述高放教授聽說的一個真實故事:某縣幹部國情知識大賽,其中一題:國家最高權力機關是甚麼?標準答案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題的縣委書記說:「不對,應該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最高權力機關如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還要不要黨的領導?是不是想否定黨的領導?」

秘書把《憲法》第五十七條指給他看: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書記說:「你這是從本本出發,教條主義。我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