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内蒙访民王凤云案开庭 遭法警殴打致昏迷


内蒙古多伦县农民王凤云一家三口因到北京上访,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3月13日在该县法院开庭。当天傍晚庭审结束时,王凤云遭到法警殴打,伤重昏迷。法院未采取救助措施,直至家属拨打120救护车,而此时王凤云的伤情已被延误40分钟,情况危急。

多伦访民王风云被控“寻衅滋事罪”一案,3月13日上午,在多伦县法院开庭,被告人的二十多位亲友到法院旁听。当天傍晚五点多法官宣布休庭后不久,被告人王凤云遭法警殴打导致昏迷。王的妹妹王凤华当晚六点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姐姐已经被送往多伦县医院抢救:“在五点多结束的时候,(对)我姐姐没有做出任何判决,我姐姐被法警押出法庭,从法庭出来,走到法庭正门的时候,王姐姐喊了一声有人殴打,等我们家人查看的时候,我姐姐已经躺在地上,躺着抽搐,被两名法警按着。而且人躺倒在地将近一个小时,我们家属打了120,车刚刚到”。

当天的庭审一波三折。王凤华当天中午休庭时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法院借故拖延庭审:“10点10分,我们才进入法庭开庭。公诉期间,因为我们上次开庭时,我们委托的律师已经向检察院递交了有关公诉人回避的申请,检察院没有给我们律师任何答复,所以我们在法庭上提出了这个问题。法院又故意拖延时间,让我们自己去检察院核实。后来经过律师协调,公诉人自己回到检察院拿来一份证据,11点正式开庭”。

王凤云的代理律师王飞对记者说,他在上次开庭后,曾向法官申请公诉人回避,但未被接纳:“我们在2月15日申请公诉人回避,今天开庭发现他们对回避的申请,一直没有理会。因为我们提出异议以后,法院就休庭了。检察院临时炮制了一个答复函,说我们的回避申请不符合法定情形。今天主要集中在辩方的举证,在此过程中,公诉人总是拿一些牵强附会,东拉西扯的观点对我们的证据进行答复”。

王风云因土地纠纷而到北京上访多年,去年被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该案于今年2月13日及14日两天开庭。王飞律师在法庭上,发现在王凤云的案卷中,警方提供的扣押物品清单上,王凤云的签名非出自其当事人,要求法庭调查。在13日的庭审中,公诉方承认造假。

王凤华说:“今天上午,比方说我们上次提交的(扣留物品清单)上,需要鉴定签字,这个签字,公安机关已经承认了是他们办案人员模仿我姐姐的笔迹签字。还有在2014年8月13日,派出所公安暴力执法,打人的视频,公安局说没有这段视频”。

两周前,多伦县大北沟镇政府向法院提交的一份“政府接访费用情况说明”显示,官员为阻止访民王凤云一家到北京上访,5年来共支出33万多元人民币。王凤华说,相关票据显示官员借接访之名,挥霍公款:“还有政府的33.5万元维稳经费。公诉人说这笔账要算在我姐姐身上。但是这些经费的票据已经显示了,都是他们娱乐的票据,洗澡的票据和住宾馆的票据,比方说,他们一晚要用近千元住宿费。还有政府人员修车票据。他们的票据显示,跟我姐姐上访一点关系没有。完全是大北沟政府滥用职权,制造假证据”。

王凤华说,看到她姐姐的状态不好:“我姐姐的状态不太好,脸色苍白。上次开庭后,我们家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但是法院并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因为她上次在看守所吃了很多的药,而且无效。直到现在胃部也疼”。

开庭前一天,王飞和张进华两位律师,以及王凤云的家属遭到大北沟镇政府书记和司法所人员跟踪。王飞说:“在北京顺义这边,被多伦县政府的几个工作人员开了三辆车,一直跟踪我们和家属的车辆,在跟踪的过程中,他们的车辆和我们的车辆发生刮碰,然后企图逃逸。我们打电话给交警,交警到场”。

现场视频中,交警正在处理这起交通事故。律师要求警察提供处置依据。而两名跟踪人员分别是大北沟镇委书记高艳青和镇政府司法所人员。

据律师说,他们在案中发现,当地政府征地修建公路的行为发生在2011年至13年,但是征地批文却在2015年6月16日下达,显然是先征地后获得审批。律师认为这是一起违法征地行为。

去年9月,多伦县公安局逮捕王凤云和她的丈夫张树丰后,其父亲王兴举不甘女儿和女婿两人被拘留,到北京上访,最终也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12月13日,张树丰和王兴举两人的案件被警方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