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曾伯炎:美国起诉现总统与中共捍卫死幽灵



媒体载出:“美国西雅图一名法官周五(2月3日)下令,在全国范围内临时阻止实施特朗普上个月下发的禁止七国公民入境美国的行政命令。”就一位地方法官,便依法可阻止总统政令的施行,很开专制国家里民众眼界。

对比毛泽东死了40年,早有决议评他责他,甚至共党大佬陈云,也说毛“建国有功,文革有罪。”老党员老剧作家夏衍评他也是:“拒諫愛諂,多疑善變, 言而無信,綿里藏針, 喜搞女人,道德败坏。”批得也真实到位。在打倒他的爪牙四人帮后,各地车站、广场曾乘夜晚除了毛的塑像,差点取下天安门上画像。几十年后,怎么,经济学家茅于轼批点毛的罪,山东邓相超教授说点他的过,竟然叫犯禁添乱,皆遭封口、删号乃至撤职。真羨慕民主制,权力难大于法,而专制的极权制,死后40年的幽灵,还能威圧活人,死魂灵圧住活教授的思维,乃至阻止着改革的历史车轮前进。这是现代社会还是中世纪王朝呢?

若毛泽东这种自称无法无天,还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他专制时,饿死、杀死、斗死数千万无辜的民众,在民主社会,随即有议员说不,媒体揭丑,反对党发难,哪能如专制社会,做坏亊死后40年,还要讳莫如深,以三七开文过饰非,用爪牙四人帮替主受审,早就钉上耻辱柱了,哪还能将臭像挂天安门,做神祖牌,以虚假的伟光正,还要欺骗一代、一代又一代呢?

不禁感叹:专制暴君的幽灵,仍然圈住困住他身后现代活人,有如鬼打墙,禁锢着这国家走向现代!

对比眼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他屁股刚坐进白宮,签发一项行政命令叫禁穆令,触犯了这移民国家传统,有违民意,引发民愤,即沸腾了全国,游行塞满街衢,讽刺画充满媒体,还引出法官对权力进行监督性审判。这便映照出:专制社会尊权力、权威如神祇,轻民众如草芥,民主社会是颠倒的,却尊民意为权威,束权力与权威若仆役,专制政权天天讲为人民服务太假,民主政权见不到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但大政小令,都顺从民意,尽服务民众,两种制度的优劣,还不对比得明明白白吗?这两种制度为民众还是为权力,从方方面面,都显示出对立。

专制的为人民,全写在政治广告的标语口号里,公文与媒体的宣传中。所以,专制政制都设有宣传部统率的宣传系统大军,所有媒体,由官媒垄断,现已向网络媒体延伸,还由国内向国外发展,购买境外传媒,称其宣传叫以攻为守。党国体制全靠这种舆论垄断洗脑,来制造愚民以维系其统治。而民主政制洽相反,看不到宣传系宣传大军,且媒体全由民众垄断,不允官府权力霸占。因此,民主社会的媒体起监督权力的作用,专制社会媒体相反,则是瞒骗与愚弄民众手段。于是,专制社会用民脂养富了权力,养了权力的大批枪杆子来镇压民众,还养大批笔杆子给民众制造精神牢笼,民主制的法治牢笼,让特朗普一上台,就关住缚住他的手足,专制制的幽灵毛泽东,成了僵尸,仍在弥散其尸毒,两种制度对比,熟优熟劣,还不昭然吗?

再对比两种制度的福利,也十分鲜明:专制制的福利,毛时代,别说农民,就是称阶级弟兄的工人阶级,当他们祖孙三代挤在一间屋里,连孩子做作业也没空间,毛主席除中南海拥有皇帝的庭院,在全国还有豪华行宫60余座。而今天的医疗保健公费,70%被大官僚们享受不说,还有三公享受:公款吃喝、公费坐车与旅游,耗民脂达9000亿。而全民享公费医疗只需两千亿,也不给。而他们却自诩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是,这种社会主义,去年甘粛29岁农妇杨改兰,取销她救济金,她被逼杀自已4个孩子后自杀的悲剧,说明这社会是官的天堂,民的地獄,对比得多么鲜明;再对比失业者救济,中国下岗者上街做小贩自救,遭城管收缴打伤乃至打死。美国失业者救济金,高过社会主义社会蓝领工资。美国退休工人与退休巿长州长领同样退休金。仅社会再分配的福利,资本主义更多社会公平,专制特色的社会主义,却太多残酷剥削与剥夺。他们宣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只优越于他们一小撮特权阶级而己。

民主制的民意,从议会到媒体到游行示威,可充分表达,这反映出社会的生气与活力。但专制者却诬为乱相,要万马其喑的死气沉沉,民众被打落牙齿合血吞,才是社会有秩序叫有规矩,两相对比,专制制的僵死,民主制的活跃,不仅对比得鲜明,就是纠正错误的对比,也呈现于世界:是顽固与开明的两幅不同政治风景图谱,很有醒愚启智意义:

民主制是见微知著,见错速纠。〔如特朗普总统上台不到1月,便有法治在审核他的行政〕。专制制是有错便捂,失误难改。〔如毛译东罪错40年后,还难彻底批判与摒弃,仍要奉若神明。〕

现在,中共经毛的多次焚书坑儒后,又说他崇儒。文革中批林批孔后,又讲尊孔了,还满世界建孔子学院,可是,孔子教学生对待罪过,如中共那么不敢正视与面对,还文过饰非吗?一翻《论语》讲儒生怎么认识与对待罪过,便照出中共的原形:子贡曰:“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焉。过也,人皆见之,及其攺也,人皆仰之”这段妙言,正说明民主制有君子之德与君子之风。再看另一段:子夏曰:“小人之过必文。”文者,粉饰也。毛泽东的执政,就是用新的运动,去掩盖旧的运动造的罪错,掩了40年,今日权力者,还说不能以后30年否定毛的前30年,毛毕生未掩住他的罪孽,开放的网络时代,还能以后30年去文前30年之过,达到是非颠倒混淆吗?共党此顽固,说来是他们的党性,用孔儒子夏的分析,岂不是十足小人德性吗?有人说:老毛把中囯君子杀完了,只剩流氓,他们党性也只剩流氓性哩,信然!

如果,以中共这种打马列旗帜的土共,与欧洲那些共党对比,欧共们确实还有工人阶级的纯朴,中共的那伙人,用史学家余英时的鉴别:称毛泽东为乡村边缘人,周恩来为城巿边缘人。笔者以社会学家王学泰的学术名辞分辨,毛属乡村游民,周是城巿游民,因此,这个党与欧共最大的区别,即产业无产阶级与中共流氓无产阶级之别。

无论与毛同代的法共多列士、意共陶里亚蒂、南共铁托,都比毛多些理论,而毛更多是谋略诡计。例如二战后欧共领袖即认识到时代进入和平民主发展时期,而毛仍沉迷打天下闹世界革命做共运领袖美梦。就是南共铁托的副手吉拉斯写的那本《新阶级》也预见了今日中共少数特权阶级生长的必然。

这种流氓性便是老毛打家劫舍、杀人放火那套土匪行径,不用草莽替天行道欺骗,而是以代贫穷者翻身诈骗,老毛是穿着马克思的西装做的中国秦始皇,他的徒子徒孙们,谁不是说着社会主义名辞,演的窦太后与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老戏,硬把要改革的胡耀邦、赵紫阳生拉活扯变成光绪式的角色哩!这种说新辞演老戏的角色,已发展到: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他们过着美国生活,享受着古老王公贵族的奢侈荒淫,却满口爱国主义的陈词滥调。

这种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老流氓恶性,用貓盖屎方法,下一代盖上一代拉的屎,可叹早堆集如山,哪还有理智与勇气去面对,更别说去清理与改正了。只能将瞒和骗进行到底了。而老毛对中国犯的罪孽,他死后40年,还不准人说它,特朗普总统上台不到一月,认为他行政命令有错即可审判。说明:集权专制没有转型到分权民主,不从制度转型,一切历史罪错,将被共党继续包藏着,可是包藏的邪恶,又必然发酵与裂变爆炸。不禁感受到:民主制那及时纠正错误的机制,多好,少了多少损失,也省了专制那天文数字的维稳费浪费呵!而专制制,正如红二代张木生也形容他们太子党死抱的特权与权力,可能是定时炸弹!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