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吳戈:薩德風波的最危險之處


薩德風波既不是真正被傷害後的正義反擊,也不是對國家利益,以及國家間利益衝突、平衡和調節規律清晰認識下的策略,更無視當前國際社會公認的一些起碼準則。在國內政治上,它是極左勢力為生存和奪權而歇斯底里,煽動、操縱和利用國內公眾盲目、愚昧而狂熱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表演的一場鬧劇。

即使不是合謀,最高層也明顯放縱甚至有意配合和庇護了這種鬧劇。其原因包括但不限於:高層飢渴地需要狂熱民族主義經由愛國─愛黨─愛政府─愛領袖的偷換邏輯刻意誘導,轉化為政治合法性和廣泛民意支持;高層自身對國家利益和自身實力的認識,已因各職能部門和決策咨詢力量諱疾忌醫、爭功獻媚以自保自肥而膨脹和盲目,在借虛假實力和形勢誤判而四面出擊,謀求建功立業立威的野心與自不量力、屢屢碰壁的挫折感之間更加焦慮不安,越錯越遠。

不妨比較一下2016年夏和2017年春兩次薩德風波的基本模式:兩次都有《解放軍報》、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發表多篇社論或評論;在官方立場上,2016年是「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將「考慮採取必要措施」,2017年在此基礎上措辭改為「將堅決採取必要措施,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由美韓承擔」,並增加了不要低估中國意志和實力,個別評論還將此事列為「國家核心利益」。

在具體措施上,2016年夏只採取了宣傳中國反導進展和技術能力的對策,意在表明中國有能力和決心恢復東亞導彈對抗領域的力量平衡。作為一種應對,這無疑是專業的,然而官方表述的目標卻是「逼迫韓國停止部署」,這顯然是這種措施遠不足以威逼成功的。2017年春,中國在東北亞安全磋商中千方百計得到了俄羅斯對薩德「嚴重關切和堅決反對」和「雙方商定進一步採取應對措施,維護中俄雙方利益和地區戰略平衡」的表態,對美韓發出「東北亞新一輪軍備競賽」的警告,但具體措施只能表述為「域內相關國家將不得不強化戰略威懾能力」。在這方面,最有效的當然是中俄聯手發展核力量或相互配合部署,唯此才可能對美國構成足夠壓力,然而這無異於中俄深度軍事結盟,將安危捆成一體,這是中俄關係中根本難以實現的。

最終,由於對軍備領域本身的應對不抱信心,加上2017年春這次中國的反應中明顯出現了共青團這種與軍備和國家安全領域毫不相干的政治勢力,中國政府突然也寄望於民間「自發」的貿易抵制。然而這種民粹主義的濁流企圖以傷害和趕走外資商場的手段迫使對方全民在國家安全領域作出根本讓步,不管在國際政治、軍備競賽還是制裁對抗領域均從無先例,更無勝算。

眼下,中國的民間「自發」抵制未及充分發力,薩德已迅速開始部署,在中國政府不敢放任街頭行動失控的情況下,此計已十分尷尬。中國官方將「堅決採取」的「必要措施」是什麼,美韓必須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有哪些?最激烈地設想,軍事打擊萬萬不敢,斷交、斷商、逐僑、禁運和制裁均不現實,繼續打擊企業和藝人也只有洩憤之效,且更加惡化自身形象和兩國關係,增加部署能打擊薩德陣地的戰術武器並高調宣布,輔以少量軍事演習是最大可能,但試射(甚至朝海上試射)對朝鮮的鼓勵太大,恐不方便。

當然,這些手段恐怕依然達不到迫韓國停止部署的效果,但值得注意的是,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國為什麼要形成對韓國此舉絕不容忍的態度和必須停止的目標,這本身就是極左勢力嚴重干擾國家外交決策,同時又愚昧粗暴、自大自戀的後果。

不過,更值得警惕的是,極左勢力的這次干擾,充分得益於其在黨內佔據的穩固陣地。他們幾乎控制了黨的全部喉舌,以及外交、軍事和教育領域的思想層面,並借得到高層強烈認可的輿論管控消滅了任何清醒聲音的傳播和傳授空間,獲得了強大的愚民權力和效果。那些軍備知識等於白痴級的大媽、小姑娘和屌絲青年,能被煽動得以為這種雷達要挖中國人祖墳似的,瞬間變得喪失理智,醜態百出,甘為政治勢力馬前卒,完全是一次極為成功的社會實驗和動員預演。

最可怕的是,借助對教育領域的殘酷思想管制,共青團還大肆愚弄、煽動和操縱青少年,形成愚忠、無知、反智、反市場、反西方、仇外、好戰好鬥、泯滅人性等炮灰特質。儘管這次中國社會清醒的公眾數量不小,但大多限於知識階層、網上和大城市,在大量中小城市、農村和底層,被愚弄和利用幾成宿命。而在最高政治權力的支持和言論/思想管制的配合下,哪怕只是少數狂熱分子的倒行逆施也能使大多數人不敢言,形成強大的挾持力,正是包括文革在內的任何法西斯禍亂的重要條件。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