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余杰:中国颁佈禁韩令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据中国专门翻译韩国电视节目的网站“凤凰天使精品影视”官方微博称,“大版权在线站今日起暂停更新一切韩流节目,原因你我都懂”。该微博表示,上周已获得相关消息,并作了凖备,会根据人气度争取发佈部分节目,但“国家面前无个人”。中国网民随即发现,在《优酷》、《爱奇艺》、《腾讯》等网站,已无法收看《Running Man》、《超人回来了》、《新婚日记》等在中国人气度高的韩国电视节目。
 
习近平掌权之后,中韩关系一度相当热络.韩国总统朴瑾惠不顾美日盟友的劝阻,出席习近平在北京导演的阅兵大典。该典礼以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为名,却行法西斯之实,遭到全球绝大多数民主国家的杯葛。爱面子的习近平“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在数十名外国元首中,特别安排朴瑾惠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站在他的身边。
 
然而,中韩之间的亲密关系并未维持下去。二零一六年下半年,因韩国决定部署由美国提供的萨德反导系统,中国恼羞成怒,对其口诛笔伐,甚至在内部传达“限韩令”,命令宣传部门封杀韩国的影视作品。特别是出让土地给韩国政府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乐天集团,成为中国政府的重点打击对象,其在中国的大型商业项目迅速被叫停。
 
其实,韩国部署的萨德反导系统是一种防禦性武器,是针对北韩有可能对韩国进行的导弹攻击,该系统并未危及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国的过分反应,恰好显示出中国当局仍然如清帝国时代那样,居高临下地将韩国当作如臂使指的藩属国看待,用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话来说就是“大明王朝的朝贡体制”。习近平只有一种信仰,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从打压在韩国发展的台湾明星周子瑜,到直接取缔韩国明星在中国的活动,中国的市场确实宽广如海洋,但中国的心胸却微小如芥菜种子。
 
中国官方对所谓“限韩令”的说法则自相矛盾、破绽百出。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曾表示,“没有听说所谓的限韩令”。但外交部的话音刚落,《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即发表社论《对韩流完全封杀,买车买手机绕开韩货》,鼓动中国民众抵制“韩国制造”。《环球时报》是习近平的打手,常常有来自中南海的“内幕消息”,敢於说几句习近平的“心里话”,对外交部的“过於谨慎”的说法自然不屑一顾。外交部遭到《环球时报》打脸,也只能将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吞。
 
可是,被“限韩令”波及的人群,绝不仅仅是那些跟随韩流狂欢的、无权无势的少男少女,也包括了习近平光彩四射的“贤外助”彭丽媛。昔日歌声余音绕樑的军中歌手彭少将,今日雍容华贵的“第一夫人”,在陪同丈夫访问韩国的时候曾公开宣称自己和女儿都是韩剧迷。
 
当时,韩国青瓦台政务首席秘书官赵允旋陪同彭丽媛参观韩国古代宫殿“昌德宫”,彭丽媛走入仁政殿后表示,仿佛走进了韩剧《大长今》。韩方向彭丽媛赠送印有昌德宫芙蓉池纹样的纪念品和韩文“星星”和“花”字样的开瓶器,赵允旋特别提到在中国人气火爆的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并说可以让习主席使用“星星”字样的开瓶器,彭丽媛使用“花”字样的开瓶器。彭丽媛回应说:“我和女儿一起看习主席年轻时的照片,觉得很像《来自星星的你》的主人公都敏俊。”
 
肥头大耳的习近平长得像削瘦英俊的都敏俊吗?外人怎么看都看不出两人之间具有相似之处,这倒是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习近平像不像韩国明星不是重点所在,重点是深宫大院里的彭丽媛和女儿都是韩剧迷,一集不落地看完了从《大长今》到《来自星星的你》等像裹脚布一样长的韩剧。就在津津有味地看韩剧时,彭丽媛为何失去了敏锐的爱国热情,为何不毅然关掉电视,像毛夫人江青那样,致力於打造八个样板戏等“具有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文艺呢?
 
如今,既然习近平下令“禁韩”,作为后宫之首的彭丽媛又岂能不以身作则,与心爱的韩剧诀别?她会不会向丈夫发出怨言呢?当一个自称崛起的大国,动辄下令禁止输入外国的文化产品、不准旅客到某处旅行,恰恰说明这个国家缺乏基本的自信心。无论这个国家拥有多少高楼大厦、飞机航母,它仍然只是一个前现代的野蛮国家而已。

【 风传媒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