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0日星期五

劉未未:爭取權利不能一團和氣


一年一度的兩會,是大陸民眾為數不多的可以圍觀的政治生活,也到了這些商議國是的代表委員們表演之時。觀察他們表演的維度,一是他們的提案,一是他們的發言。但是,每年提案都不能過多期待,基本上是充滿愛國熱情的老生常談,不痛不癢,安全系數特別高,說實在的,這也是目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產生狀況下的正常體現而已。

小組討論發言呢?同樣亮點不多。近兩年的小組討論發言,更是如此。某黨報資深編輯說過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她說,人代會,評論文章可以說三道四(還是幾年前的語境中),黨代會,則只能學習領會會議精神,而不能妄議。近幾年的人代會,似乎也有往疑似黨代會的趨勢發展。對於政府工作報告,只有叫好,沒有質疑,對於政府工作,也只有肯定,沒有批評,所有人似乎都是為了大會的和諧努力,忘了大會的目的。

於是,關係民生的兩會,寡淡無味,成了一道例行卻又引不起食欲的大餐標配。偶爾有代表委員說幾句真話,真正履行人民代表(政協委員)職責,就會成為新聞。更多代表委員,在其位,不謀其政,舉舉手,鼓鼓掌,配合大會順利進行,圓滿落幕。總的來講,真話在兩會中,是稀罕物。年年如是。

這次兩會中,中國政協副主席、民進中央第一副主席羅富和在3月1日的記者會上,罕見地公開批評大陸的網絡審查制度,認為中國的網絡審查正在阻礙科學研究和經濟發展。「改進和提高境外網站訪問速度」是民進中央向全國政協大會提交的重點提案之一。羅富和指出,有些研究人員靠買翻牆軟件到域外去檢索,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務,這個不正常。民進中央調研發現,有的留學生回國探親期間就因無法打開自己在國外就讀的大學網站而無法完成相關表格的網上填報;有的在華工作的專家學者,需要利用周末或假期去香港等地訪問境外網站查詢所需研究資料。

大中華局域網,是每年耗費百億元的防火牆所要努力達到的結果。國外網站,不聽話不配合審查的一封了之,哪怕它提供的東西遠比當局不想看到的內容多得多,比如google;報道的內容不是當局想讓民眾知曉的,哪怕全世界都公認其嚴肅性、權威性,也一封了之,比如紐約時報,等等,就像羅所說的,牆的存在影響了正常工作,已經很多年。只是公開提案指出的並不多,我印象中,羅可能是首次。即使這樣,也需說明,他不過說了半句真話,還有半句是防火牆阻礙著信息流動,不如全面取消,他沒指明。這算是目前今年兩會中最明顯的亮點了。但屬鳳毛麟角。

「如果按照每天8個小時的學習時間來計算,在一個孩子最美好的10年時光裏,竟然將近五分之一(18.13%)的時間都花在了英語學習上。」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宇華教育集團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建議高考取消英語科目,把中小學生的英語必修課改為選修課。李代表教育集團麾下的8所幼兒園均是雙語。英語的難度可以適當降低,但是提議取消的動機就有點讓人懷疑其用心了。

英語作為全世界通用的語言,意味著可以提供最優質、最先進的信息技術資料,閉關鎖語,只能讓我們離世界頂尖技術越來越遠,同時它的另一功能是提供漢語之外的信息,可以說是用另外的視角看中國看世界,尤其在當前漢語網絡中蔓延著的義和團心態,文革式語言,學會英語更顯得彌足珍貴。李的提議,陰謀論而言,不能不讓人懷疑他在為配合防火牆而造勢,使得信息流通更為困難,及至造成一語化的大中華局域網。要不,如何解釋他的逆世界潮流而動的提議呢?他是兩會代表委員中又一個代表,論政議政的動機不純,沒有為民眾利益考量,只有忽悠和配合,為既得利益集團。

「今天我們已經丟失了引領那些一夜成名的年輕人的陣地」。在3月6日進行的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文藝界小組討論中,全國政協委員宋丹丹這樣感慨。她覺得那麼多小孩想成為網紅讓人擔心。實際上,每個人都從小孩長大,都有幼稚天真的想法、行動,長大後會自然而然地修正,無需過度擔心,天塌不下來。而宋委員的陣地之憂,有點東風壓倒西風時代的味道,世界發展到如今,還在講陣地,似乎到處都是敵人,思維停留在什麼年代啊!她是敢言的,曾經直言批評中央台的春節聯歡晚會,這次直言,我們不能簡單認作是嘩眾取寵,其初衷應該是基於履行職責。可惜從參政議政的角度考量,她不夠資格。像她這樣的委員代表,不是少數。這是另一個群體,有參政熱情,但不太具備議政政治需要的素質。

所以兩會的可期待性,就在不覺間失去了。像山城薄督的公然說謊,像溫相的義正辭嚴,兩會中已不可現。政治人物的獨特性,代表委員們的個性,在國家政治生活面前蕩然無存。政治中的一團和氣,似乎暗合了中國古老的中庸之道,但是真理不辯不明,權利還能溫和的爭取,有點不可思議。兩會中,需要的不是掌聲,而是為民請命的代表委員們努力認真地爭取,對公權力的監督限制,對公民權力的保障和擴大。顯然,沒有經過真正票選的代表委員們,做不到。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