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何清涟:从房产税摆上台面看中国大势


中国现在已经实现了大多数城乡居民家庭拥有房产。在城市,购房成了资产保值升值的主要手段;在中小城镇,农村户籍的家庭也纷纷购房居住;而在乡村,建新房已经成为进城打工混得好的象征。户户有房,本来代表着民殷国富,但是,这时候对房产征税,就变成了国取民财;而在中国大城市房价接近纽约、东京的时候,对收入仅及世界中等水平的城市家庭普征房产税,就会一下子把许多中产家庭逼入财务窘境。今天在中国,如果有一项政策的推出,可以轻而易举地撼动千家万户,同时影响整个经济、乃至整个国家的未来走势,那就是酝酿已久的房产税。这一举动将震动千万家庭,进而关系到未来中国的兴衰大势。

房产税:“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房产税以房屋市价为征税基础,在房价高企而居民收入有限的状态下开征房产税,可想而知,必然会阻力重重。早在2011年,上海和重庆市政府就奉命开始试点房产税,但目的主要不是“取民财用于官中”,而是为了遏制炒房热,所以征税范围窄、税率低,对沪、渝两地乃至全国的炒房大潮,几乎毫无影响。此后,来自北京中央政府各部门关于增加房产税试点城市的传言,虽然此起彼伏从未间断,但“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究其原因,还是政府自开始房产税试点以来,始终把房产税当作限购房产的调节手段来用,上海、重庆的试点表明,试点后效果有限;而在习惯于行政命令的中国政府手中,有的是种种简单易行的房产限购令,不必求诸复杂麻烦的房产税。
    
当然,房产税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取民财以补政府岁入之不足;假如各地纷纷开征房产税,且税率较高,无异于宣布政府钱袋空了,不到万不得已,政府其实不愿意展示其财政困境。只要各地方政府还能继续大量卖地,各地财政收入还在大幅度增长,全面开征房产税这种政策就只会存而不用;不过,为全面开征房产税所必需的准备工作,却丝毫不曾放松,近两年来,在房产税立法和建立全国统一的房产信息数据平台方面,官方一直在稳步推进,一旦就绪,全面开征便无阻滞。
    
到了2016年7月,在成都召开的G20会议上,时任财政部长楼继伟表示:遗憾的是,房地产税制目前还没推出来,除了信息收集困难,还有利益调整的阻碍;我们下一步会义无反顾去做。他所说的信息收集困难,是指各地的房产数据平台尚未建成;另外,过去各城市政府不能过问中央各部门以及军队在当地的房产,这种状况也阻挠了全国房产统一数据平台的数据完整性。楼继伟所说的利益调整方面的阻碍,当然首先来自官员们,因为他们多半设法获得了多套房产,自然会尽量用各种方法推迟全国房产数据的整合和房产税的实施。作为财政部长的楼继伟所说的这番话当中,“义无反顾”四个字,意味深长。显然,真正掌握全国各地财政状况的财政部长很清楚,当各地房地产泡沫逐渐冷却之时,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必然萎缩,为政府计,唯有“取民财以补岁入之不足”。其实,政府卖地、然后百姓高价买房(其中地价占大头),本也是政府取财于民,只不过通过房地产公司拐了个弯;与此相比,房产税就是直来直去的搜刮民财了。2017年开年不久,东北三省虚报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的真相被揭出来了,说明一旦经济滑坡,地方政府立刻就陷入财政困境。或许,这既是经济落后省份未来可能面临问题的先兆,也是前财政部长对实施房产税义无反顾的原因。
    
谁不怕房产税?
    
“无恒产者无恒心”;然而,有恒产者亦有护产之忧。房产税一旦开征,城市居民中许多家庭都必须全家“开会”,仔细商量家庭长期财务规划并慎重决策。城市家庭若拥有两套以上的住房,随着这几年房价飙涨,账面财富猛增,如果是在京沪广深,两套住房的价值动辄超过千万,俨然就是富裕家庭了。虽然目前看来,开征房产税后主要是针对第二套房,因此只波及多套房家庭,但这些家庭恰恰是中产家庭里自诩为家财殷实之户,也是今天消费市场上非必需品的主力购买者。房产税对这些家庭的影响可能有两个方面:第一,家庭现金流立刻变得十分紧绌,哪怕只缴房价的百分之一,也得每年拿出白花花的十万“现银”,怎能让人泰然不惊?第二,不管这些家庭能否从容支付房产税而不必动用银行储蓄,至少他们的消费会大受影响,再不能像过去那样大手大脚了。
    
多套房家庭面临房产税压力,也有两个对策:其一是赶紧出售;其二是把多余的住房出租,并提高租金,把房产税负担转嫁给租户。这又将产生两个宏观经济的结果:首先,如果许多家庭都把房产挂到市场上,意欲脱手求现,那必然会造成一段时期里房价趋跌,导致房地产泡沫开始萎缩,甚至破灭;其次,房产税的沉重负担能否如数转嫁给租户,大成疑问,以现在百平米单元月租七千计,如果让租户全部承担按每年1%房价征收的房产税,则房价5万一平米的住房,其房租必须上涨60%,如此必因生活费用急剧上升,拉动服务行业的成本快速上涨而形成严重的通货膨胀。事实上,多套房房主无法让租客完全承担房产税造成的负担,租客会退出较大面积的住宅,改租小套房或合租小房间,以便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继续生存,结果是房主仍然必须承受相当部分的房产税负担。
    
无论是房地产泡沫破灭,还是严重的通货膨胀,一旦出现,其经济后果都不是短期内可以自然消化的。房地产泡沫破灭,将导致银行和地方政府的巨额坏账,而地方财政入不敷出,又会逼着当地政府用房产税来弥补财政收入,由此便将经济拖入下行空间;严重通货膨胀则迫使政府增大社保支付,同时不得不收紧银根,这同样会导致房地产泡沫破灭,财政短绌,以致于出现上述结果。
    
政府为何犹豫不决?
    
对地方政府来说,开征房产税,是最后的手段,一旦开征,本地的经济繁荣就会很快消失;所以,地方政府并没有积极性主动开征,他们仍然把希望寄托在中央财政给钱上,指望中央财政给本地增加转移支付,也就是,本地财政亏空,让中央买单。但是,全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20多个省市自治区靠中央财政补贴过活,僧多粥少,平常年份或可维持,倘各地纷纷要求大量增加补贴,中央势必难以为继,只能放手让地方开征房产税。现在中央为开征房产税所作的种种准备,其实就是为了应对这种可能的局面。
    
自从中国经济走上了以房地产为主要支柱的经济增长轨道之后,可以预见的是,这种局面是必然到来的。新建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不可能成为百年不衰的事业;一旦供过于求,炒作过度,房地产泡沫就护不住了。当中国的工业形成依赖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产能过剩之时,也就是地方财政的房地产依赖症破灭之日。而开征房产税,其实是无奈之中的最后选择:不全面开征房产税,中央财政只能向央行大幅度扩大透支,迅速引发通货膨胀;开征房产税,把中产家庭的金融资产逐步收入国库,虽能解财政的一时之困,也同时扼杀了消费潜力和经济增长,刺破了房地产泡沫,还诱发通货膨胀。
    
在全面开征房产税之前,中央政府仍然寄希望于第二次引进外资高潮,或者再出现一个当年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的出口大潮,至于能否实现,谁也不知道。但是,中央政府有一点是很清楚的,一旦开征房产税,犹如走上了永无终点的独木桥,房产税征得少,难以弥补地方财政亏空;房产税征得够地方政府用,经济就再难振兴。在维持经济不坠和地方政府运转之间随时保持平衡,就比如走独木桥;更难的是,看不到独木桥的终端。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希望中国从这个独木桥上掉下来;但是,此时此刻,世界各国却也没有多少人真正看清,中国正步向这样一座独木桥。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