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余杰:中国又到万历十五年



2017年2月23日,来自中国各地的退伍老兵再度聚集北京示威请愿。去年4月,退伍军人包围中央军委八一大楼;此次,退伍军人却以中纪委办公楼为目标。据博闻社报道,多达两万人左右的老兵组织严密,秩序井然,保密到家,事件再度震惊中南海。

我不像某些过于乐观的评论人士那样,认为这些退伍军人会成为中共的掘墓人——他们只是中共的护院家丁,或许参加过侵略越南的不义战争,或许在1989年的北京屠杀过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他们从来不曾因着良心的缘故将枪口抬高一公分。如今,他们聚集起来包围共产党的中枢机构,并不是要“反党”,仅仅是因为他们认为“分赃不均”、要求追加报酬。如果中共当局给他们足够的经济补偿,让他们再次拿枪杀人,他们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所以,我对这些退伍军人的“讨薪”行为并无同情与支持。

然而,这一“群体性事件”却自有其象征意涵。自江泽民时代法轮功人士包围中南海事件之后,在2016年年底至2017年年初,短短数月之间,退伍军人两度包围中央军委及中纪委,已然显示出中国社会处于剧变之前夜。

首先,数万名退伍军人能在北京发起示威活动,表明中共对中国社会的控制并非固若金汤。中国政府每年耗费高达七千亿维稳费用,国安、国保、网警人数不断膨胀,却只能暂时推迟大崩溃的来临,不能扭转中国社会走向崩溃的大趋势。

中国社会宛如一道越筑越高的大坝,大坝本身已千疮百孔,难以抵御一波又一波洪水的侵袭。中共当局不敢对大坝动大手术,目前唯一的补救方法,就是不断地往破口处丢掷沙包。但是,中共手中的沙包是不可再生的,只能越丢越少,到了沙包用尽的那一天,就是其灭顶之灾带来的那一天。

其次,习近平执政之后,内外树敌,拳打八方,导致内忧外患蜂拥而至。原本为中共政权基石的官僚集团、公务员系统及军警人员(包括退休军警),突然发现自己成为派系斗争的牺牲品及社会不公的受害者,于是对政权的忠诚度直线下降,消极怠工成为普遍现象。

在血腥的“六四”屠杀之后,中共彻底丧失了意识形态上的合法性,只能通过“利益均沾”的方式笼络既得利益群体。但是,当既得利益群体不满足于他们分到的那一点残羹冷炙(跟富可敌国的太子党相比,他们哪能不眼红?)的时候,习近平最为恐惧的“竟无一人是男儿”的时刻也就降临了。

这就是历史学家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中描述的明朝末期人心尽失的景象。日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日本时,用“大明王朝”讽喻中国企图恢复“朝贡体制”的野心。马蒂斯没有提及的是“大明王朝”的穷途末路:文官贪财,武官怕死,作为统治阶层的支柱已经朽坏不堪,皇帝越是折腾,朝廷覆亡得越快。

1644年3月,李自成的农民军攻占北京。明朝的大小官员争相到大顺朝的屋檐下报名应聘,以至于在午门发生了拥挤踩踏事故。守卫午门的农民军士兵,不得不用棍子驱赶这些“衣冠禽兽”。一个月之后,李自成败退,满清入主北京。明朝的官员,或已经是大顺朝的官员,又站在清朝的庙堂上。今天为中共政权服务的官僚、公务员和军警们,会不会也如此这般“变脸”呢?

共产党只呵护自己的子弟,对其他阶层人士,如同卫生巾一般,用完就扔掉,极端冷酷无情。帮助共产党打胜三大战役、赶走国民党的农民,等来的却是亘古未有的大饥荒;退伍军人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的凄惨处境,当然会对现役军人有所触动。今天的解放军官兵,早已不是长征、国共战争及韩战时代那样,无条件地“忠于革命忠于党”了。

美国川普新政府上台,展开二战之后最大规模的扩军计划。美国海军两大舰队聚集太平洋,遏制习近平将南海当作内海的野心。那么,中国何以为战?代表习近平观点的极端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假设中美开战,别把美国的疼痛想少了”的社评,自己给自己打气。这篇文章说:“一旦打起来,我们打到底的决心大概会远远高于美国,我们承受战争损失的能力也会高于美国。”文章又说:“如果美军对中国国土实施空袭,美国国土必进入中国的军事打击范围。美国人知道,中国有这样的能力,华盛顿和全美社会也需清楚,中国人同样不缺这样的决心和意志。”这样的叫嚣,越发显现出中共当局色厉内荏、外强中干之本质。
然而,《环球时报》不敢提及的真相是:如果共产党的统治出现危机,甚至与美国或其他国家发生战争,有多少解放军现役或退役官兵会突然调转枪口呢?中国民众应当达成此一基本共识:中国最大的敌人,不是“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帝国主义,而是以习近平为代表的、残民以逞的太子党集团。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