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妇女节将至 女权人士被禁搞活动


大陆近年来主张经济、科技要赶上国际,但在女性权益方面一直落后于发达国家。周三(8日)是国际妇女节,有女权组织受到当局不断警告,不要举行任何活动。有多名女权人士表示,中国的女权状况愈来愈恶劣。(黄乐涛 报道)

女权组织“女权五姐妹”成员之一的郑楚然周一(6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虽然三八妇女节即将来临,她亦希望发起活动,为一众女性争取权益,但是,在当局的大力打压下,她唯有放弃举办活动。

郑楚然说:因为现时风险比较大,所以现时来说,我们不会再做其他事情了,现在不时亦(当局)有人对我说要低调一点,是警察来的。
记者问:(警察)有没有说如果你再发文章会有什么的后果?
郑楚然说:他们亦不会说得这么清楚,(网上一个女权维权网站)女权之声,现在微博帐号仍然禁言,仍然在禁止上载东西及发言,那它的微信公众帐号,发表女权之声微博被禁言的文章,都是全部被删除的。

她表示,现在社会虽然在对维护女性权益及尊重女性方面有进步,但认为当局仍有改善空间。

郑楚然说: 我觉得我们国家在妇女,在提倡男女平等方面是有进步的,但我觉得民间发出不同的声音,及妇女权利发出的不同声音讨论,社会上仍显得不够宽容。

广东佛山市维权人士李碧云对本台表示,她认为现在中国的妇女虽然赚钱能力与男士相若,但是,由于中国男尊女卑的观念根深蒂固,现时女性亦要忍受各种不公平对待,她亦因多年来为公众争取权益,直至现在仍受到当局的打压。

李碧云说:中国说男女平等,但是我们妇女事实上是缺乏任何的权利,比如说我们农民分配土地的时候,男方满18岁,政策规定就可以分配土地,但是妇女就要有后门(非法的手段)才可以有分配,我身为妇女就站出来,我出来参选区人大代表,(当局)又说我破坏选举,(当局)现在就杀鸡儆猴(打压我),我曾经坐监,现在人身受到威胁,基本的身份证都不发还给我,作为妇女真是不平等。

另一名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表示,她认为现时中国妇女在社会上的地位比从前更为恶劣,她因为帮助拆迁户维权,而被当局打压,当局并没有因为她是妇女之身,而对她手下留情。

倪玉兰说:有关保护妇女儿童这个公约,就是(中国)根本没有落实,就是我吧,因为我是帮助被拆迁户的,为他们(在被当局拆迁时)拍照,被她们(政府)困起来打残,就是因为这个妇女的人权得不到保障,很多受迫害妇女,一点都没有减少。

倪玉兰表示,虽然她受到当局的不断打压,但是为了争取民众及妇女的权益,她会透过媒体去发声,希望引起当局的注意,改善问题。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