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萧洪达“六四”时任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常委、委员等三个职务。“六四”后,他愤然辞职,并常常与前《光明日报》总编辑姚锡华,前国家新闻出版署长杜导正聊天,为赵紫阳鸣不平。其中在一次聊天中,萧洪达曝出六四期间中共动用军队围城镇压学生背后的隐情。参与这次聊天的杜导正将这段故事记录于其个人回忆录《杜导正——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中,以下为相关内容摘录。

北京长安街上一名男子站在坦克车队前面,照片摄于1989年6月5日(图源:Reuters/VCG)
1990年1月24日(星期三)
晚,萧洪达来坐。他已无官一身轻了,筹划本月27日赴粤,约3月末回京,说3月回京后设法见赵(紫阳)一面,了却心意。征求我和姚锡华的意见,我俩同意,说3月如见不到,以后就更难了。
1990年1月27日(星期六)
晨,偕锡华去人大会堂行1990年“团拜”。广场上人群稀落,会堂周围警卫森严,李鹏致辞,开始讲平暴,倒胃口,全桌除对面一人外,无人鼓掌。
晚,王忍之处与马仲扬(原《红旗》杂志副总编辑)同坐。我讲了我们的七个经济政策不变,政治思想界能宽松祥和,勿把关系搞得如此紧张,始终听小平的,我国能渡过难关。王忍之说,立场要鲜明。临别说:“我是死硬派。”又说:“军队只能用一次。中国再出现去年5、6月局势,将不可收拾。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粉碎“四人帮”后,千疮百孔,我几年整顿成功。现在又是,给我们三、五年时间整顿,我们可以好起来。”他将前提搞错了。“四人帮”、“文革”将党、国家引入绝路。邓、胡、赵并非如此,总的说,十年改革翻天覆地,有失误而已。新班子本应在此基础上继续前进。但“六四”错了,清查错了,要改变十年的经济政策错了,新班子错上加错,是自己将自己弄坏了,他接近中央核心。看来这个核心还是主观得很。这么搞下去,不行呢!
1990年1月28日(星期日)
晚,洪达来,在锡华处说,武警班子是改组了,目的在加强控制,对原班子不大放心。说去年“六四”几十万军队围城,很显然,不只是对付学生、百姓,而且担心有的军队哗变。1989年5月19日夜,杨尚昆召集我军首长开会,就宣布只有邓、我可调动军队,言外之意很清楚了,怕赵(紫阳)搞政变。赵问题已查清楚,对赵维持原决定,宣布审查结束。从赵孩子们处得知,赵身体好,有离休军队一干部送两条鱼给赵,赵小女儿举行婚礼,一到饭店,许多人围拢来问寒问暖。说明民心向背。赵在四项基本原则有失误,近几年作风上也有缺点,对赵批评可以,撤职也可以,但不能一棍子往死里打,不能非程序地专断处理。
历史是公正老人,这一段必否定无疑。居心叵测者将被万人唾骂。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