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先行者佟适冬——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一,
佟适冬老师走了。
 
“一个月七百块钱?退休金呢?”佟老师缓缓展开工资条,我有一种穿越的恍惚……“也不都是七百。”佟老师开始解释,一脸淡然:“现在有一千多。那几个月,他们讲我不听招呼,只发七百多。”
 
那年冬天到长沙,友人领我去岳麓山下拜访佟适冬老师。那是下午,那是阴天,我们寻到了一所老旧楼——那种六七十年代的学生宿舍,阴暗、逼仄的房子里,沙发有些残破,桌上电脑正开着。友人中午喝高了,言词有些放肆……
 
那天和佟老师呆了三个多小时,佟老师那年81岁,精神很好。物资的贫困是事实,总是收档时佟老师才去菜市场买菜;孤苦凄凉也不是猜测,长沙的亲人只有他的前保姆。佟老师有读书人的自尊,不愿麻烦人也不愿接受资助。
 
实际上,佟适冬老师没有你我想象的半点颓废、自怜——佟老师柔和谦卑,对晚辈,呵护有加。言谈中,总带着微笑。天天锻炼身体、每天坚持学习,上网交流,该干什么干什么……监狱当然会伤害人的健康、摧残人的信念。然,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是:心智成熟、持守信念的丰盛生命——佟适冬老师这种热爱生活、追求自由的人,在监狱照样可以逆生长。
 
 
二,
三月四日早晨八点,佟适冬老师突然走了。
 
民国十三年佟老师在北平出生,书香门第。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十九岁的佟适冬考入北大物理系,那个时候的未名湖畔,多少存留些民国遗风……大跃进那年,公元1958年,24岁的青年才俊佟适冬分配到湖南大学物理系任教。
 
岳麓山下,风流倜傥的儒雅汉子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湘江河畔,才子佳人相亲相爱,风华正茂的佟适冬老师有过甜美的小日子,谈到他美丽漂亮的夫人,先生一脸骄傲……
 
1994年,六十岁的佟适冬副教授从湖大物理系退休。一些人无法理解,功成名就、衣食无忧的佟适冬老师怎么就喜欢折腾——不只是因为身体康健、精力充沛——实际上,热爱自由、追求民主是某些人内生的价值取向,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三,
三月四日,83岁的佟适冬老师睁着眼睛,一个人孤零零走了。
 
1989年,这片国度发生了很多事情;十年后,这片国度也发生了不少事情。您不知道,只是因为当局一直在刻意剥夺您的知情权。我们活着的内容之一,就是拒绝遗忘。
 
1999年夏天,六十五岁的湖大退休副教授佟适冬获刑10年——因为参与组建民主档,因为他要改变我们的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罪”是一座高大上的丰碑。佟老师被送到洞庭湖畔劳改(湖南省第一监狱)……那个年代,信息没有现在畅通,当局的边缘化策略曾经大获成功,冬天的洞庭湖很冷,孤苦无依的佟适冬老师在劳改队吃了很多苦……
 
2006年,坐牢七年年愈古稀的佟适冬老师走出高墙……72岁已是颐养天年的岁月,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房子被没收,退休金也没了,不堪忍受逼迫的家人已选择远离……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明白,财产权是人权最基础的起点。正是有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样的认知,法治才得以慢慢建立,自由才得以拓展。当局的宪法,也明确了对个人财产的保护。当局将政治犯佟适冬老师剥夺的一干二净,凸显的岂止是权力的野蛮。
 
 
(照片是我2015年12月28日下午拍摄的,还有三段视频)
 
有段时间,湖南大学一个月只发给佟适冬老师738元退休费;如果“听话”一个月能发1000多,这就是佟适冬老师的全部收入。佟适冬老师,服务湖南大学36年,退休金应有6000元一月。我希望佟老师理直气壮的去要退休金。佟老师一介书生,自己的退休金十几年来被非法剥夺,却早已习以为常……在我看来,追求宪政需要从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开始……我告诉佟老师,律师费我来出,我们请律师走法律程序……去年二月,我为佟老师支付了第一笔行政诉讼的律师费……
 
四,
三月二日,也许是出门上厕所?佟适冬老师摔倒了。邻居打120,送到医院40小时佟老师就走了。
 
佟老师住的是几十年前那种学生寝室,室内没有水,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那年冬天看佟老师,我记得是12月28日,那时我从牢里出来才四个月。所谓坐牢,就是每天要坐十几个小时,时间长了,前列腺会出问题。室外寒风凛冽,我找不到厕所,拐了几个弯,爬上山才寻到一间脏兮兮的臭厕所,老式的那种。(后来才发现,佟老师门口那间临时建筑就是厕所)
 
那个寒冷的冬日,佟老师坚持送我。他说,就是散散步,你四处奔波不容易,一定要好好的……黄昏,我俩经过岳麓书院,走过湖大广场,来到湘江河畔公交车站……车开了,佟老师还在挥手。车外寒风刺骨,记得佟老师孑然独立的样子……
 
五,
下面的文字,摘自流亡海外的林云飞弟兄:
 
“正道读书会的日子,我们一起爬岳麓山。铁子煮茶,我们一边喝茶,一边畅谈《理想国》、《政治学》等。
 
爬山、论道、饭醉......
那些岳麓山铺满枫叶的幽幽石阶,布满了佟老师的缕缕足迹。佟老师说,他一定要锻炼好身体,以迎接民主中国的到来。佟老师还是没能等到这一天,我想他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的,如同长眠于岳麓山的无数先贤。民主未捷身先死。
 
适彼冬时,克勤克俭,八十三年若一;临危结党,如竹如松,湘江风骨麓山魂。”
 
六,
佟老师的生曰是11月17日,这是他名字“适冬”的来由。
 
去年、前年都是湖南公民圈朋友为佟老师庆生吃饺子……佟老师的生日没有家人,但公民圈朋友在饺子馆满满一大桌挤不下,他告诉大家每年过生日都是吃饺子,但在牢房里没有饺子吃……
 
三月九日,几十位公民圈朋友前往阳明山送别佟老师。欧阳经华、朱承志、陈俊贤、夸父、梁太平等被禁止参加葬礼……先生遗愿,骨灰撒在湘江、撒在未名湖……
 
“有坦荡情怀,有高山气慨,恨苍天无眼身先死。为生民请命,为正义呼号,盼大地有情觉后生。”欧阳教授这幅挽联,于佟适冬先生,适如其份。

一个时代无论多么昏暗堕落,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谨以拙文,致敬先行者佟适冬老师。

文章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