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李平:林郑拒接请愿信 习近平要避大游行



最新一期《经济学人》刊文评述香港特首选举,直言林郑月娥胜出没有甚么悬念,因为共产党喜欢她,而选举委员会只会顺从党的意志,但她能否得到公众支持甚受怀疑,一个低民望的人如当选只会引发更多的社会动荡。《经济学人》的预测会否应验?或许,从林郑月娥昨日拒接请愿信的「小事」可见端倪。

 竞选面向北京 效忠角度不同

虽然选举委员会确认的特首候选人有三位,但近两日隔空驳火的只有林郑月娥和曾俊华,《经济学人》的评论对胡国兴也只提了一句,指他极可能在第一轮投票就被淘汰。诡异的是,林郑月娥和曾俊华的竞选动作都有面向北京之意,只不过是宣示效忠的角度不同而已。

曾俊华昨日向市民及选委作出三大承诺,第一项是按《基本法》施政、维护国家利益,又背诵习近平的指示保证「一国两制的实施,不走样、不变形」。这与他就《基本法》23条立法高调表态一样,是取悦北京之举,试图化解不信任论、不任命论。特别是中国一年一度的政治大骚开演,全国政协、人大会议陆续举行,梁振英又去北京活动,曾俊华有必要放话让关注香港特首选举的中国高官及舆论安心些。

反而,林郑月娥没有再向北京表达忠心的需要,但就以对民意的不屑表现她更能听从北京的指示,表现她「好打得」更能落实北京的指示。她接受报章访问时明言,推动政策前不会考虑市民是否因此喜欢自己,受欢迎与否从来不是考虑因素,「往时唔会,今日选举唔会,日后都唔会」。当然,她要考虑的如果只是所代言的中港权贵集团喜欢与否,市民欢迎与否何须放在心上?

林郑月娥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她昨日出席社联举办的选举论坛时,拒绝现身见场外示威者接请愿信。对她来说,「收信好小事,安全好重要」。至于她说「我唔系好识做啲争取支持的工作,因为我自己系做实务的人」,这已不是语言伪术的问题,而是政治逻辑的问题:你所谓的实务难道都得不到支持?还是你自以为好打得,明知得不到支持也要夹硬来?

 梁弃选变晋升 推高示威人数

林郑的言行再度印证《经济学人》对她的评价:缺乏个人魅力(less charismatic)、面对公众时显得不安、与市民的日常生活脱节。这种个性显然是她民望一直落后于曾俊华的原因之一,也放大了她作为梁振英2.0的破坏力。《经济学人》因此质疑,一个民望落后于主要对手的人如果当选,香港很可能要面对更多的社会动荡。

对直接出手干预选举的中联办、港澳办来说,衡量林郑民望的标准不是各种民意调查结果,而是他们操控下的选委会的得票数。但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来说,衡量林郑民望的标准如果不是民调而是选委会的票数,结果反映在今年7.1大游行的示威人数,将让他不得不选择提早离开香港,避免面对大游行的尴尬。

中共领导人最后一次风风光光地来香港出席回归庆典和新一届特区政府就职典礼,是在15年前。200271日下午,江泽民「圆满结束了在香港的各项活动」乘专机离开香港。翌年,来港视察的温家宝曾在淘大花园演出感人的亲民骚,但在71日中午匆匆离港,躲到深圳感受香港50万人的大游行。20072012年,胡锦涛都是在大游行开始前离港。今年因有梁振英被弃选的好消息,习近平原本可望在港分享市民的开心与希望,但出现梁振英晋升全国政协副主席、林郑月娥作为梁振英2.0上台的反高潮,势必令中央政府的支持度跌至谷底,推高上街示威人数,习近平恐怕只能像林郑那样选择回避示威者了。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