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刘淼:漫谈中国式反腐的“大限”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工厂生活区有一块专门张贴各类通知、通告的黑板报,位置处在工厂大门的左手边,食堂的必经途中。这就是说,除非那天你不去吃饭,黑板报上的通知或者通告,你就一定能看得到。这些通告既有公家贴的,也有私人贴的。公家贴的一般是告诉大伙今天在某某地方发放福利用品,如花生、白糖。私人贴的,大多是红白喜事。那时候还不兴发请柬,用红纸写个公告,就算不认识的人,也可以来喝酒。我及我的小伙伴就经常通过公告得知谁跟谁今天结婚,然后杀到婚宴现场大快朵頣。
也有比较恐怖的,那便是1983年的“严打”公告。公告声称,凡属于中央规定的七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只要能在6月1日之前到当地的公安机关自首或坦白揭发,一律可获得宽大处理。而对于那些过期没有自首的犯罪分子,则坚决从严、从重、从快打击。公告过后没几天,呵,还真有人站出来自首。尤其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自首者居然是我们学校最受女孩子们欢迎的教体育的杨老师。杨老师身材健硕,风趣幽默,因此受女生欢迎也属正常,但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他居然强行与校花珍珍同学发生了关系。难怪珍珍同学最近肚子越来越大,原来是杨老师做的好事。幸好杨老师站出来自首,否则以他的罪名,在当时完全可以够得上枪毙。
无独有偶,1977年刚成立不久的香港廉政公署与香港部分警员爆发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暴力流血冲突,无奈之下,港督麦理浩发布特赦令,凡1977年1月1日之前所犯贪污者,到廉署说清楚情况,一律赦免。1月1日以后再犯者,则严厉惩罚,绝不姑息。
显然,面对复杂而又艰巨的治安或腐败形势,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港英政府,都不约而同地举起“时间大限”这柄“尚方宝剑”。期望能将杨老师之类胆小鼠辈,吓得屁滚尿流。事实证明,这一目的已基本达到。根据后来的统计数据显示,83年严打中,约有10万余人在规定大限到期之前向当地政府或公安机关自首。至于香港警察,大部分也在规定大限到期之前,向廉署做了笔录,坦白过去的贪腐情况。两者的结果是,前者被最大限度的从轻处理,后者则一律被赦免。
然而,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跟杨老师一样被吓得屁滚尿流呢?曾记得有那么一段时期,中纪委发布了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其中指出:自规定发布后30日内,主动说清问题的可考虑从宽处理,对拒不纠正或者本规定发布后违反本规定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很快,这个时间大限过去,很遗憾,从公开的报道来看,几乎没有哪个贪腐官员主动站出来说清楚问题,他们的胆子与当年的杨老师比起来,恐怕多了不止一个两个。
我之所以对中纪委提出的惩腐“大限”的威力表示质疑,当然不是因为现在的“杨老师”胆子变大了。事实上,现在的“杨老师”胆子不要说跟老鼠比,就算绣花针的眼都要比他大。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的反腐并没有如打击刑事犯罪以及香港廉政公署打击贪污腐败那样,形成一项长期的、专门的制度。常常是以某种运动的形式存在,一旦运动过后,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所谓的反腐“大限”正是这种运动的产物,因为它并没有从制度上保证那些贪腐官员不心存侥幸,也没有从制度上保证贪腐官员没有其他路可逃,更没有从制度上堵住腐败的根源。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反腐败并非中纪委一家的事情,它同时也是整个社会一项巨大的系统的政治工程,只有聚集整个社会的政治智慧,只有让新闻媒体也最终参与进来,反腐败才会有见成效的那一天。
2017年2月28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等。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