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梁京:特朗普的文化革命


上周,美国的政治危机严重升级。人们原以为,特朗普的国会演讲获得普遍好评,美国政治会走上正轨,推动重大立法。没想到,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对奥巴马发出前所未有的攻击,不仅毫无证据地指控奥巴马在竞选中窃听他的电话,而且公然说奥巴马是一个坏人和sick guy。这一发展表明,只要特朗普在总统职位一天,就不大可能放弃直接煽动支持者与主流政治和文化精英作对。这意味著,美国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其影响将如毛泽东的文革一样,极为深远。

毛泽东的文革和特朗普的文革相似之处,不仅在于其锋芒所向,直指主流的政治、官僚和文化精英,而且,两者都突破了权力游戏的伦理底线,从而对现存的政治秩序带来全面挑战。我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以为这种借最高权位发动的文化革命,唯有毛泽东才敢想和敢做,而特朗普竟然也做出来了,不能不令人感到意外。

美国深刻的社会和民主政治的危机,固然是特朗普能发动这场文化革命的重要原因,但不容忽视的是,没有网络技术带来的通讯革命,特朗普的文革是不可能的。不论特朗普的文革能走多远,这场革命都将对网络时代的政治变革带来全球性影响。

就美国而言,特朗普的文革可能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令共和党主导的国会失去推动重大立法的机会,从而令美国失去一个重建基础设施,全面改革税制和福利体制的重大机会,而没有特朗普当选,共和党本来是不可能凭自己之力,赢得这个机会的。我相信共和党现在将尽一切努力,尽快终止特朗普的文革,否则,特朗普的文革不仅会给共和党带来灭顶之灾,而且将使得美国的内政和外交处于半瘫痪状态,直接危及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危及全球的稳定。

共和党的精英能不能达到制约特朗普目的?我的判断是,他们虽然最终会制止特朗普继续胡来,但很可能失去与民主党谈判的许多筹码,因而令美国失去重大的改革机会。我的判断是基于这样的现实,即美国社会高度分裂,两党高度对立,特朗普如果是一个善于合作的人,本有机会利用这个格局创造历史,但他一再证明,自己是一个过分自恋而没有自制能力的“半吊子”领袖。

如果没有网络通讯技术,特朗普在美国的政治制度约束下和精英的集体压力下,也许会成就历史性的伟业,但现在看来,网络时代给他创造了一个打破制度和精英文化约束的机会,让他可以时刻享受处于传媒风暴中心的快感。这种快感看来是一种很难戒掉的毒瘾,而一个有这种毒瘾的美国总统是能够给美国和世界带来巨大灾难的。

在国际方面,特朗普的文化革命有可能带来的一个灾难,就是给形形色色的民粹主义领袖带来重大启示,让他们也可以学样,通过网络传媒来煽动底层,进一步分裂已经被贫富悬殊分裂的社会来获取和巩固自己的权力。这种趋势似乎已越来越难以避免。

本期《经济学人》的封面标题是“下一个法国大革命”,反映了西方精英对欧洲发生普遍政治动乱的深刻忧虑。我对中国也有类似的忧虑,因为中国社会也处在富人与穷人的严重对立中,处在精英与大众的严重对立中。我和很多人一样,曾经以为经历过毛式文革的中国会避免这种悲剧再发生。但现在我对自己的这个判断越来越怀疑。我的忧虑是,如果特朗普的文化革命令美国政治陷入严重混乱,特别是如果特朗普成功地毁掉了美国政治精英的互信,将会增加中国发生大革命的机会。习近平会看到,他利用现代传媒技术搞民粹政治,条件要比特朗普优越很多。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