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限制引进外国童书 抵制境外势力从娃娃抓起



曹秋虹3岁半的女儿最爱听妈妈读皮特猫的故事,兴奋起来她会开心地跟着唱:“我爱我的湿鞋子!”美国作家、音乐家艾瑞克·利温(Eric Litwin)和插画家詹姆斯·迪安(James Dean)笔下的皮特猫从不为小事烦恼,心爱的白球鞋弄脏了也不会哭泣。
皮特猫是亚马逊中文网上最畅销的一套儿童绘本。 该网站少儿读物销售排行榜前十名中有七本都出自外国作家之手。
即便是在出版业普遍萎缩的今天,中国的童书市场一直看涨。当当网2016年的销售数据显示,童书的销量同比增长了35%,其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引进的外国译本。有时一本成功引进的童书甚至可以养活一个出版社。
不过中国大陆出版界的业内人士透露,多家出版社近日接到当局的口头通知,2017年将限制引进外国童书和绘本,目的是抵制境外势力的影响,加强意识形态控制。
这项禁令目前已初见成效,新闻出版总署拒绝或延迟给一些引进童书发书号,导致这些书无法出版。大陆一位匿名出版界人士对英国《金融时报》说,这项新举措将把每年引进的童书从几千本减少到几百本。
美国市场上包罗万象、深入浅出的童书常常让旅美中国学者吴祚来赞叹不已。他一直希望将这些书介绍给中国的孩子,可是他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一个月前,我跟国内的出版界交流。他们就给我传递了一个信息,现在就是要大力控制境外的童书、绘本进入中国。”
吴祚来告诉美国之音,当局对出版社进口图书有一个1比1.6的配额,“每引进16本书,必须要出口10本书的版权。你的出版社有10本书出口了,跟海外签了版权,你可以引进16本。这就是一个变相的控制。”
北京一直试图通过国家手段对国民加强党化教育。几年前媒体上曾疯传中共中央对各大学提出“七不讲”的禁令,要求教师不得与学生讨论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
近来中国当局更认识到,意识形态的控制要从娃娃抓起。去年底,中国开始限制 私立中小学校的国际课程,提出教育必须“牢牢把握国家主权和意识形态”。
旅美中国学者吴祚来说,共产党知道宣扬“革命、暴力、仇恨”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已经失败了,大中小学生都不接受这种教条主义教育,于是共产党内部开始有人主张复兴中国传统文化,提倡孩子读《三字经》、《弟子规》。
“中宣部的意识形态官僚们意识到传统文化中有可以利用的方面,让老百姓臣服于等级、伦序、传统伦理,有利于他们的稳定,” 吴祚来说,“很多都是传统帝王时代愚民的东西。从战略上来讲,就是要抵御西方的普世价值文化。”
长期以来,中国官员一边痛批西方价值观,一边却纷纷将自己的子女送到海外,习近平、李克强的女儿都曾就读美国的高等学府。
吴祚来说:“他们整个官僚体系都知道要把孩子送出去,都知道西方文化是一种先进的文明,而他们对本国的人民却采取封锁的方式, 使中国的青少年很难开眼看世界,这是一种倒退,”
北京的这项新举措不仅仅针对儿童读物,所有境外出版物都将被纳入更严格的管控。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近日突然宣布,从3月10日起,禁止出售、代购中国大陆以外发行的出版物。 淘宝网称,此举是要“为消费者营造安全安心的网购环境,提升消费者的购买信心和满意度。”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