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卢峰:中国霸权为何如此难受



在书店看到《中国霸权的论理与现实》这本书时有点犹疑,担心是「标题党」的产物,看了几页后决定买回家仔细看,书中提到的一些观点对了解中国近几年在亚太区摆出的政治、外交姿态非常有用,对香港、台湾以至南韩跟中国相处时面对的困难也有较好了解。

作者是日本历史学家中西辉政,对他来说,1840年前的中华帝国不算是全球霸权,但肯定是东亚霸权,一举一动左右着周边国家人民的命运和历史进程。而那个中华帝国绝不像中国近现代政府宣称是文明礼义之邦,又或因文化优越令周边国家自动向中华天子朝贡。

中西辉政指出,中华帝国经常是东亚地区的动乱之源。当帝国要展示国威时,邻国立时遭殃。以朝鲜、越南为例,两国历史进程就一再因中华帝国入侵而中断扭曲,汉武帝、隋炀帝、唐高宗讨伐高丽令朝鲜半岛被迫汉化,失去原来的文化社会基础。越南在唐末宋初成功独立建国,但中华帝国仍不时视之为帝国属土或叛乱地区,一再派兵侵扰,宋太宗、元世祖就先后以数十万大军征越,差一点就令越南再次失却独立地位。对这些邻国而言,中华帝国所谓朝贡体系绝不像中国史书所说那样有礼有序,更多的是强制、需索以至赤裸裸的侵略。

永远不能平起平坐的天下观

此外,中华帝国的天下观认为受中国文化熏陶的地方都是「王土」,反抗的属国将被视同叛乱,要被讨伐或惩罚。对中华帝国而言,这些曾受惠中华文明的属国永远不会跟中华帝国平起平坐,该朝贡守礼,并自觉迎合中华帝国的天下观。

可怕的是,即使到了现代,到了各主权国家平等交往的年代,这种天下观及「朝贡」想法仍然发挥作用。中国对周边曾受中华文明影响的国家地区嘴边说和平共处,不干涉人家的内政,实情却总期待这些国家对中国另眼相看,主动迎合中国的实际与面子需要。

中西辉政举了2002年脱北者闯进多国领事馆的事件作例子,以显示中国处理外交时仍受历史上的「天下」观念影响。20025月起,一批脱北者逃离北韩,有的闯进日本驻沈阳领事馆,有的进入美国、加拿大、韩国领事馆。结果,中国警察闯入日、韩使馆强行带走脱北者,甚至跟南韩使馆人员大打出手,可北京对闯入美、加领馆的脱北者却没有任何行动,任由他们受庇护。这种不同的处理手法除了反映国力强弱令中国有忌惮外,也显示中国对近邻有特殊期望,认为处理双方关系时,不必斤斤计较国际法或尊重主权之类的规范,反而该保护中国的面子。

近期中国政府对南韩引入萨德反导弹系统不断施压及批评,发动杯葛韩星、韩企行动,并公开要求南韩不要罔顾中国的安全利益。这份指点人家内政的跋扈除了因系统确有威胁外,南韩公然违反中国的「天下观」,削中国面子也是重要原因。

中国政经军力量不断膨胀,越来越有实力及机会重夺东亚霸主的位置,这对周边国家及地区肯定是威胁。更大的问题是,历史上的中华帝国除了国力军力优势外,还有文明与理念(儒家)胜过别国。二十一世纪版中华帝国却不再拥有优胜于他人特别是西方的价值体系与理念,马列主义成空壳,儒学根底有待重建,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财力军力与民族主义。中国的邻近地区面对的是强权、无理与扭曲,难怪崛起的中国引来的不是尊敬与羡慕,而是厌烦、疏远以至反抗。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