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民主的台湾,请不要用我老家的方式对待我


世新大学被指是招收众多大陆研修生、最先爆出签署承诺书的学校。
世新大学被指是招收众多大陆研修生、最先爆出签署承诺书的学校。图片来源:世新大学陆生服务中心

深受“少子化”冲击的台湾,不少大学院校为获取经济利益,放弃捍卫学术自由的立场;最近爆出的“一中承诺书”事件,只是刚刚揭开面纱而已。近年来,承诺书背后的两岸研修生教育交流,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经济利益往来,对于部分私立大学尤其如此。研修生需要自费赴台学习,不过游玩性质居多,停留四个月左右即返回大陆,形同“大学观光客”。金钱利益之下,台湾不少大学极力招收此类大陆学生。
作为大陆研修学生,想如何选课、参加什么活动是个人的自由,台湾院校不应配合大陆的要求进行所谓承诺或审查。据我所知,用不着台湾院校干预审查选课与活动,普遍多数大陆学生自己就已经实现自我审查。而且,大陆研修生所选的课程,大陆高校若不认可,则可能无法回校后互换学分。
其实,台湾院校声明学术自由的原则,确认大陆学生自己有选课自由即可,越过底线,对大陆方面“承诺”、“配合”,排除特定的课程,显然违背台湾社会的民主常识。难道学术自由与民主也是一种特权,不同的学生群体需要区别对待?大陆研修生若按“承诺书”办事,将有沦为大学校园内“二等公民”之嫌。而价值观的双重标准与人权的退步,正是声称签署承诺书对两岸交流没有实际影响的人士所未曾料到的。

承诺书并非只是一纸空文

很多人说,承诺书只不过是大陆方面为避免陆生赴台交流“出事”,提出一个形式大于实质的文件,纯属“一纸空文”,台湾院校完全可以阳奉阴违,“不影响”两岸实则交流。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这明明就是两岸交流中台湾院校的妥协产物、台湾院校对大陆做出的政治承诺。此外,承诺书背后的极权识形态与经济利益相互勾缠,毛细管作用之下早已发挥作用。
台湾多所大学校长协进会联合发声明,称该文件并非“一中承诺书”。其实,将“一中”炒作成争议重点,是完全模糊了焦点。承诺书所代表的是一种意识形态,表面上是台湾院校许下承诺即可,目的是扩大两岸教育交流,实则是公布了大陆方面对大陆学生在台湾的行为规范,形成对大陆学生政治上的提醒与心理震慑。
所有接受行前教育的研修生无不被告知了承诺书所划定的禁区。台方发出的承诺书,更是对这种干涉个人自由的政治意识形态的再次确认。不难想像,即将赴台的大陆研修生看到台湾方面的承诺书,会产生什么样的心理效果。部分对台湾民主怀有想象和期待的研修生,也难免感到失望。如此一来,更是加深大陆学生的自我审查与政治敏感。
承诺书是一枚定时炸弹,大陆方面需要时,便可以此伸张权利。台湾院校既然签署了契约,难道真的可以免于“执行”?正如陈芳明教授所言“学术一定涉及政治”,签署承诺书这种“高度的政治行为”,显示出台湾相当多大学,在与大陆交流中失去对政治的敏锐与坚守民主价值的理念追求。

被扼的研修生“抗议”与“承诺书”的共谋

“承诺书”所代表的极权幽灵与政治涟漪,从来没有散去。在两岸教育交流下,或许愈发显见。台湾社会已经解除戒严近30年,大学校园民主化多年,然而在两岸极为特殊的关系下,大陆学生依然在诸多方面遭受着不合理与不平等的待遇。而大陆学生是否有抗争的可能?
笔者在台湾北部某私立大学研修时,对此有过感触。笔者曾反对校方“一刀切”收取水电费,在校内FB群组发帖抗议,提出按表计费等几点诉求,并呼吁大陆研修生关注不合理收费问题。校方老师随即便认为我“有聚众倾向”,反对我公开发帖抗议,引发了不少研修生对于校方有压制言论自由倾向的强烈质疑。此后我几次与校方相关负责人当面反映意见,但最后问题也不了了之。
面对大陆研修生,校方“大陆式”的处理方式令人失望,当时尚不知有“承诺书”之事,却已经感觉到台湾的大学对待大陆短期研修生的态度,并非想像中民主。
另一个例子是最先爆出签署承诺书的世新大学。世新之前就屡遭媒体曝光剥削大陆学生、研修生人数众多“挤占”学位生资源的新闻。世新的研修生宿舍费用不菲,一学期高达新台币4万元台币。2015年,有不满宿舍收费过高的大陆研修生准备在校内抗议,却在当晚被校方人员“关切”。校方甚至表示,“一旦参与抗议就可能被送回中国大陆”,口吻近乎威胁。最终抗议活动只有台湾学生参与,大陆学生无一人参加。然而,与此同时,台湾学生围堵教育部、反对大学增加学费的抗议活动此起彼伏,所要反对的上涨费用也“仅在”两千元台币左右。
世新大学校方,在校园抗争事件中对待台籍与大陆学生采取明显不同的态度,成为恫吓大陆学生的样板。这与大陆方面试图通过承诺书所谋求的目的不谋而合——大陆研修生不要涉及“政治活动”。因为承诺书大都表明学生不得“从事敏感政治活动”,却不加定义。校方自我审查往前推进一步,校内的争取权益活动也不希望研修生参加,同时也可能是官僚惯性不愿处理短期学生的要求。承诺书中的限制条款恰恰提供了大陆方面的“政策支撑”。这样的威权行为,完全与台湾民主化以后的大学自由氛围背道而驰。

陆生抗争见证民主的台湾

承诺书争议中,“一中”不是问题核心;学术自由、追求人权平等与民主理念才是台湾应当首要捍卫之义。承诺书所涉及的主体——大陆短期研修生,也不应沉默,因为大陆学生与台湾其他学生一样,在台湾享有普世价值的权利。大陆当局怎样教育和要求研修生,同台湾方面没有关系。台湾的大学应当坚持学术自由的价值观,不应该向大陆方面妥协,许下破坏个人自由或学术自由的政治承诺,区别对待大陆研修生。“一人不自由,则全体不自由”,大陆研修生的自由遭到限制,也是对台湾整体自由的严重破坏。
长期以来,大陆学生在台湾受到诸如“三限六不”等政策限制,连外国人皆享有的健保等权利都无法获得平等对待。两岸关系虽然高度政治化,但若对于人权等核心价值遇到“中国因素”就转弯,证明台湾社会民主的价值观根基未深。
两岸某种程度还是敌对的“两国”,让台湾民众普遍友善欢迎和接纳大陆人似乎还很难。如同民进党立委经常提出,由于大陆没有善意、平等对待台湾,台湾就不应当对大陆讲人权,而是应当对等报复。这其实是狭隘的敌对报复观念,冤冤相报的逻辑,永远走不出去。正是因为台湾自诩比大陆崇尚民主尊重人权,所以要真的做出重视人权的举措,包括对待大陆人的问题上不转弯,否则只是虚伪的双重标准。
民主的台湾,请不要用我老家的方式对待我,虽然我只来台湾停留一百天,但我也有权利在这片土地上和任何人一样呼吸自由的空气。

(萤火,曾为台湾某大学大陆研修生。)
文章来源:端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