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沈良庆:中国法制“奇观”——被认罪



日前,中共官媒炒作709律师江天勇承认自己策划了湖南律师谢阳遭酷刑的事件,一时间各路媒体炒的沸沸扬扬。8日,陈建刚律师公布谢阳的亲笔信,指出:如果有朝一日“认罪”,决不是自己真实的意愿。

【希望之声2017年3月10日】日前,中共官媒炒作709律师江天勇承认自己策划了湖南律师谢阳遭酷刑的事件,一时间各路媒体炒的沸沸扬扬。8日,陈建刚律师公布谢阳的亲笔信,指出:如果有朝一日“认罪”,决不是自己真实的意愿。

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1月份会见谢阳时,谢阳亲笔写信声明,“18个月来我受尽了虐待和折磨,但我至今仍然没有认罪,因为我本人无罪。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认罪了,无论是以书面的还是以录音录像的方式,那都不是我真实意思的表示,或者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或者是因为交换,用认罪换取保回家。”

前安徽检察院检察官沈良庆表示,中国诉讼法里面并没有象一些法治国家“承诺权”之类的规定,相反,却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刑事政策。

“在这样一个政治形式政策下,就很容易导致刑讯逼供和冤假错案,这是其一。其二,今天的谢阳案跟709有关的普遍认罪的做法。一个是长期被剥夺诉权,很长时间被捕的律师们见不到自己的律师,在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但是,我们能看到的是电视认罪之类,这些认罪都很不正常!而后来披露出来的情况,包括屠夫(吴淦)后来见到律师披露出来的情况看,是有酷刑。你可以想象这些原来认为自己没罪的人,在见不到律师的情况下,后来认罪,这里面很蹊跷!肯定有某种原因的。不管直接使用肉刑、还是今天不给睡觉,疲劳审讯、还有精神胁迫也是一种酷刑,不管拿你家人,还是什么,它也是一种酷刑。”

第三,沈良庆说,我们知道传出谢阳受到酷刑是律师传出来的。因为官方报道,把谢阳酷刑加到江天勇头上。

“但是我们知道,实际上江天勇并没有见到他。江天勇本身已经被剥夺了律师的执业资格,他到湖南省去见谢阳的妻子陈桂秋,他不可能见到谢阳,他不是代理律师。”
陈建刚有个声明:跟江天勇无关。而官方指控为了达到整江天勇的目的,叫江天勇承认是他“造谣”,实际上没这回事。

沈良庆“因为江天勇本身也是失去自由的人,江天勇但是认罪承认是他做的。现在根据陈建刚说的情况,这不大可能,可能又是一种栽赃、被认罪。但是不管怎么讲,在律师见不到当事人的情况下,大家都可以怀疑(江天勇)被酷刑是很有可能的。”

作为谢阳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因披露了谢阳遭到酷刑逼供的真相,预感自己也有可能遭受类似迫害,因此提前发表“被认罪”声明:“本人没有犯罪,本人在意志自由的时候不会配合对我的非法审讯,不会指控、配合指控、构陷其他人。任何书面的、口头的、影视的本人认罪、自污或者构陷指控他人的言辞、视频,绝对是我在精神不自由、被控制、被酷刑、被威胁的状态下被逼说出来的,也都不是真实的。”

沈良庆说,现在所有进去、没进去的律师都在准备后事。

“这是很不正常的情况!如果是法治国家(不会有这种现象),律师纷纷被抓进去,然后没有被抓进去的律师也准备被抓进去,都在做说明:如果被抓,我一旦认罪,那种认罪是我扛不住了,或者我拒绝官方请律师…这就成了一种奇观了!”

沈良庆最后表示,共产党的诉讼程序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