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王丹:习近平的“非邓化”路线


2月19日是中国前政治强人邓小平逝世二十週年。对于高级领导人的诞辰和逝世週年极为重视的中共,按理说应当高调纪念,结果官方不仅没有高调纪念,连低调的纪念活动都没有多少,反倒是民间还有一些民众自发举办悼念活动。平时话很多的习近平,这两天也没有针对邓小平讲什麽话。

邓小平,这个曾经在中国呼风唤雨的所谓“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掌门人,似乎已经被中共遗忘。当年那个以一介布衣的身份南巡中国,吓得全党战战兢兢的强人,今天落得如此冷清的身后下场,这当然不是中共一时大意的疏忽,而显然是来自最高层的指示,要求对于邓小平的逝世纪念日要低调处理的结果。而这个最高层,非习近平莫属。这麽重大的决策,当然最后要这位“核心”拍板决定。

自毛泽东死亡之后,中共的政治路线就始终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之下,从邓小平时期的胡耀邦和赵紫阳,到邓过世之后的江泽民,胡锦涛,基本上都是对于邓小平理论亦步亦趋,不敢有丝毫违背。遥想习近平刚刚爬上总书记的高位的2012年,根基不稳的他也是要高举邓小平的旗帜,他上台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到深圳去视察特区建设,向外界展示继承邓小平路线的决心,当时还曾经引得国内外的一片欢呼,认为习近平此举代表他会是一个改革者。

当年欢呼的这些人,今天应当大部份都在后悔。事实上,习近平的统治根据稍稳,就启动了“非邓化”的政治工程。他当然不敢公开批评邓小平的路线,但是他嘴上不说,下手却重,在实际上已经背离了邓小平路线。举其大者,有以下几例;

外交路线上,邓小平一贯主张韬光养晦。见识过大国兴衰的邓小平深知闷声发大财的重要,某种程度上说,他的主张就是“中国优先”,不管世界上的事情,因此奉行与美国和日本交好的政策。但是习近平野心高于天,推出“一带一路”政策,在南海咄咄逼人,对外扩张的目标非常明显。此其一也。

在历史问题的处理上,邓小平虽然反对宪政民主,但是也坚决反对阶级斗争理论,为此还制定了《关于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作为文件,要求全党对“文革”彻底否定。而习近平一上台就提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否定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所谓“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就包括“文革”十年,这是公然否定邓小平对“文革”的否定,此其二也。

在国家治理的方面,邓小平对于公民社会的发展虽然也心怀警惕,但是仍然主张给予社会一定的自由空间,对于党内“左”右两派的观念冲突,他的态度是令其相互制衡。但是习近平的国家治理,就是用“国家”治理“社会”,对于自由派的打击不遗馀力,对于“左”派的文革复辟言论却视若无睹。如果说邓小平是“形右实左”的话,习近平就乾脆撕掉了身上的皇帝的新衣,完全是“一左到底”,此其三也。

最后,在党内决策的制度层面,邓小平总结“文革”教训,为身后的中共高层订製了“集体领导制”和“双架马车”的框架,以防一人独大,受不到制衡。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大权独揽,习李体制不复存在,把邓小平定下的党内规矩一举推翻,此其四也。

有次四者,习近平对邓小平路线阳奉阴违,表面尊崇,实际推翻的做法已经无可置疑。对于习近平来说,他的偶像是毛泽东,而邓小平奉行的是“非毛”路线。习近平要当毛泽东2.0版,就势必要“非邓”,这其实也是可以推论之事。这一次邓小平逝世二十週年的冷澹,说明习近平当上“核心”以后,已经更加头脑发烧,完全不把邓小平放在眼裡了,连表面上的功夫都懒得做了。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