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洪哲胜:统一也是台湾人的选项


中国研究院第25次研讨会:台湾再次变天,两岸前景莫测(12)

2016年元月16日,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得票数超过国民党对手朱立伦近一倍,民进党在立法院的113个席位中,也赢得了68个席位。虽然台湾的第三次政党轮替早已在人意料之中,但是如此占压倒优势,仍然让全球瞩目,其前因、其后果,衆说纷纭。在美国创立的中国研究院2016年元月17日,在纽约举行第25次研讨会,专题讨论台湾大选。来自美国纽约、新泽西州、康州和麻州的十多位学者、律师、诗人、作家和媒体工作者,各抒己见。明镜记者贺兰若根据录音整理了发言纪要,并经发言者审订校正,现全文发表於下。

统一也是台湾人的选项

洪哲胜:

不少泛蓝批评泛绿不喜欢国旗,我想作一点解释。在我刚刚讲的中华民国在台湾第二阶段——中华民国这个外来政权,就是拿着这面国旗对台湾人进行清乡、屠杀,进行数十年的白色恐怖统治。所以,这个旗子当然不会让追求民主的人们所喜爱。但是台湾人知道,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略,台湾不能分裂,而且,现在如果通过公投,台湾人也没有取消这面旗子的共识,这是办不到的,所以对这面旗子,不满意,但是可以忍耐。人们不喜欢拿这个旗子,并不代表什麽,只是一种无奈而已。我们承认这是我们的国旗。


台湾人承认现在的国旗。

1996年以前,统治台湾的乃是非法进行统治的外来政权。台湾的民主运动采取独立运动的形式要推翻这个政权。由於蒋经国在反对力量高涨後,勇敢地决定放弃独裁专制,使得台湾避免了一场流血斗争,而能够进行一场大选,让原本的外来政权变成本土政府,并进而展开和平转型。

1999年,为了团结一致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野心,就有了《台湾前途决议文》的发表。决议文宣称:台湾已经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国号叫作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要改变现状,必需通过公民投票。从此,不再是要台湾独立,因为,台湾已经独立。民进党能够有这样的转变,我当时非常高兴。

有一次王希哲在网上与我争论,说我虚伪,问我为什麽不拿中华民国的国旗。我说我手上有我和纽约国民党人李铁汉一起拿着中华民国国旗的照片。那个人正是王希哲的好朋友。王希哲问道:那你为什麽不贴出来给我看?我有两张和李铁汉拿国旗的照片,而且又刚好放在手边,上贴是举手之劳。但是,我判断即使上贴也不能说服王希哲,於是也就没有把它贴上。我真诚地在护卫这个国旗。

我曾经这样子劝告台独派:如果台独派说不用“台湾共和国”名号,就不愿参加联合国;而国民党那边说,不用“中华民国”名号,就不要参加联合国……台湾人内部自己这样内斗,我想,联合国大概也只能请台湾人先回家去打架、打出了决定再来联合国敲门了。

台湾以後要走得顺利,一定要走蔡英文现在所提出的道路:化解蓝绿恶斗;各党进行沟通;在做重要决定时,要先徵求人民的意见。如果有一天,国民党不再固执於“九二共识”,台湾人都认可台湾的归宿,那麽中共就难以继续分化台湾人——台湾共识形成之後,共产党是没有办法的,共产党是绝对不敢打台湾的。

大家好像都非常确定中共可以顺利地长期统治中国,我则并不看好。中共没有民主,不允许老百姓异议,这样的政权会永远不会出问题,我认为是不可能的。从前,水利专家黄万里指出,三门峡水库建成後三年就会大淤。结果他被迫害。但是三门峡建成三年後,果然出问题;毛泽东说要“除四害”,没有人敢反对,结果麻雀被杀光了,一年後出现了虫灾。

李鹏要建三峡,谁也不敢公开反对。三峡以後会怎麽样,谁敢保证?我看中国大陆的经济,很多都在乱搞,如果民衆没有办法很快驯服你们的政府,那麽各种各样的问题,随时有可能发生。如果中国长期没有民主,中共是不可能避免给中国制造麻烦的。

我非常赞成台湾人站出来大力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让中国民主运动发展出来,让中国人在民主化的过程中文明起来,而且学会如何正确对待台湾人。只要中国民主化,只要中国能在民主化的过程当中公平善待台湾人,当有一天中国成了一个民主国家,并且对台湾非常友善,创造出一个气氛,在这个氛围里,台湾和中国的统一,就变成双赢。

台湾人头脑很清楚。当统一变成台湾人最好的选项时,你不要担心台湾人会不赞成统一。统一是台湾人的一个选项,而且永远是一个选项。台湾人追求福祉;中国人如果真民主化、文明化,善待台湾人,经济方面也搞好,让两岸统一可以导致双赢——统一就有可能水到渠成。

我是一个台独派,我一直这样讲:台湾人全心全意地信赖一个从中国来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我们的父辈们如此这般地信任国民党,结果国民党1945年10月来台,仅仅一年又四个月之後,就搞出了一个“二二八事件”,之後是50年的白色恐怖统治。台湾人把自己的前途交给“祖国”,结果怎麽样呢?

我在加入台独时常常想这个问题。那时对中国共产党还有一点点期待。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不管以後要不要统一,台湾应该先建立自己的国家;当自己有了经营国家的经验、经营军队的经验、多方面的经验——如果统一有好处,我们可以和中国谈统一;万一中国乱搞,我们就和它“拜拜”。

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就是几个国家合在一起的。後来搞得不好就分开了。为什麽它们可以成功地分开呢?因为它们都有自己搞自己国家的经验。1967年我来美国留学的时候,当时绝少人想得到蒋经国有一天开放政权,因此,大家主张追求推翻蒋家,建立台湾共和国。

我非常赞成之前有人说的——台湾要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我本人在做了30年的台湾独立运动之後,已经做了18年的民主运动。我深深地相信这是一条最好的道路。(明镜记者贺兰若整理。本篇完,全文待续。选自明镜出版社《中国未定之天》)


文章来源:明镜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