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德语媒体:被中国封杀的小熊维尼



中国出版商将限制出版外国儿童读物的消息引起了德媒的关注。这则限制令引发了《南德意志报》记者Kai Strittmatter对中国政府反西方浪潮的担忧;而《明镜在线》指出,维尼熊、小猪佩奇等童话主人公现在成了中国共产党的阶级敌人。
Pu der Bär Illustration (picture-alliance/empics)
(德国之声中文网)"现在轮到儿童读物了。上个礼拜香港媒体第一个报道了相关消息。中国审查部门向出版公司发出命令,立刻限销外国儿童读物。"《南德意志报》本周一(3月13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头这样写道。《南华早报》援引一名出版商表示,北京政府对外国思想大量流入中国感到不满。与此同时,淘宝网也宣布禁止卖家销售境外出版物,此举是"为消费者营造安全安心的网购环境"。
作者Kai Strittmatter接着写道:"究竟是谁感觉到不安心,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回答。曾经几十年里,这个国家都对各个国家的作品持开放性的态度。无论是好莱坞电影还是韩剧,都在中国的本土作品中脱颖而出。"中国政府应该遵守宪法的观点尤其在年轻中国人中得到共鸣:"中国共产党越来越感到西方影响的威胁--特别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上台之后用了各种方法收紧管控。"
文章指出:"习近平的前任就已显露出担忧。胡锦涛2012年初曾表示,'外国敌对势力'尤其尝试在文化、教育和意识形态领域进行渗透。"
上台后的第一年习近平就出手了:2013年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打击社交媒体,当时的社交媒体令人惊讶的充满活力。持批评观点的博主和记者被噤声,一些人被消失,被打入监狱。很快,院校和智库也被盯防。中国教育部行袁贵仁两年前指出,高校需要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的管理,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中国高校的课堂。
Screenshot Website edition.cnn.com (edition.cnn.com)
主人公是一个在"涉外宣传部门"工作的年轻女公务员"小李",被一个自称为访问学者的外国男"大卫"追求,在鲜花、浪漫约会和赞美之词下陷入情网。
这篇题目为"危险的爱情"("Gefährliche Liebe")的文章接着引出了一组打击间谍的宣传漫画,作者写道:"新的反西方热情也绽放出荒唐可笑的花朵。比如挂在北京大街小巷的题为'危险的爱'的漫画海报,其中的主人公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公务员,她的英俊潇洒的外国罗密欧可能是个间谍。"
"欧美的学者和记者早就感受到反西方的浪潮后果:中国大学和智库愈发紧张和担忧。2016年1月,往往在法律灰色地带活动的西方NGO的首次受到严肃的警告:瑞典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被警察逮捕,他所在的NGO主要提供法律咨询。"这名NGO成员随后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节目中"认罪",并对公众表示道歉。
文章最后写道,NGO法案只是北京出台的众多新法案的一个:"放眼国际,出台这样的NGO法,中国并非是先行者。两年前印度就吊销了9000多家接受外资的慈善机构执照,也取消了环保机构绿色和平的执照。在俄罗斯,获取外资的NGO必须以'外国办事处'的身份注册。全球有超过60个国家有类似的法令,然而中国的NGO法被认为是最严厉的一个。"
Filmstill Walt Disney Zeichentrickfilm Pu der Bär (picture-alliance/dpa/B. Reisfeld)
别了,维尼熊
德国"明镜在线"周一发表的一篇文章也注意到了中国政府从娃娃抓起进行意识形态的控制:"中国共产党发现了新的阶级敌人:他们的名字是小熊维尼、小猪或是老虎,小猪佩奇或者是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这些儿童读物中的主人公有可能会将西方意识形态渗透到中国的儿童房间--所以共产党要封杀它们。香港《南华早报》做出了相关报道。"
题目为(维尼熊得离开中国)"Pu der Bär soll raus aus China"的文章指出,中国14岁以下的青少年大约有2.2亿人。儿童读物是中国图书市场利润最为丰厚的部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小读者们越来越对西方读物感兴趣,卖的最好的畅销书之一是北爱尔兰作家麦克布雷尼的知名幼儿图书《猜猜我有多爱你》(Guess How Much I Love You) 。"
据《南早》报道,北欧美的图画书、童话和卡通读物因为可能产生政治影响而被进行严厉管制。今年,日本和韩国的儿童读物在中国出版的机会也不大。文章指出:"在中国,出版业几乎是受管控最严重的行业。网络也受到严格的控制:持批评态度的网站或者新闻门户网站被屏蔽,Facebook、Twitter、YouTube 几个社交网络也被封,有着同样命运的还有搜索引擎谷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