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胡平:给习近平“挖坑”的假设缺乏说服力


中国研究院第26次研讨会:身处险境的习近平去向何方(4)

习近平於2012年底上台伊始,无论是国内公众还是国际社会,都对其寄予了很大期待;认为习有可能成为那个带领中国走向民主转型的人。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习近平不但没有表露出丝毫进行变革的意愿,反而在“专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对内收紧社会控制,对外大搞胡萝卜加大棒的强势外交。

就在大部分人都已经不再看好习近平的时候,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在接受美国之音长篇专访中指出,目前有三条路摆在习近平面前,他被体制同化的可能性最大,社会条件不允许他成为独裁者,最小的可能却是最具历史意义的:彻底改革现有体制,让中国融入人类主流文明。

2016年3月12日,中国研究院在纽约举行第26次研讨会,专题讨论习近平的三条出路,以及他可能做出的选择。多位旅美学者、教授、律师和媒体工作者参加了会议,各抒己见。明镜记者贺兰若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了发言纪要,并经发言者审订校正,现全文发表於下。


《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


“挖坑”的假设缺乏说服力

何频讲的三条,在这次2016年两会之後有了很大变化。在两会之後,习近平很难再像两会之前那样了。习近平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他在两会李克强讲话时候的表情就不对劲,全国人民都看见的。中共领导对於在镜头下要摆什麽表情都是很清楚的,即使在下面打破了头,但是在台面上还是会做出很“恰当”的表情——而习近平连这个都不讲究了,可见他是非常生气的。

李克强也是,他又不是第一次做政府工作报告,这次照着稿子都念错字,还满头大汗,给人一种很惶恐的感觉。我们并不清楚其中的内幕,但是这几件事情一出,就让人感觉局面有了很大的变化。

关於那封“忠诚党员”的公开信到底是谁写的,我们不知道,但是在无界新闻的网站上出现过,无界新闻是新疆的网站。据说有人问张春贤支持不支持习近平,张说“再说吧”——这个提问就很可疑,因为这个问题是不需要的问的,所以这里都很有文章。

2016年3月10号中午,李克强参加了新疆代表团的审议,据说从2013年到2015年,三年的两会,李克强都没有出席过新疆代表团的会议,而是由俞正声出席的。俞正声出席是正常的,那麽这麽为什麽李克强跑去了呢?而且看上去谈笑风生,和做政府报告时的表情大不一样。

如果之前两件事情是真的,那麽李克强不是给张春贤站台吗?正常来讲,张春贤捅了这麽大篓子,别人躲还来不及,李克强为何还破例去呢?2016年两会的气氛非常诡异,以前共产党对会议控制是非常严格的,你通过会议是看不出什麽名堂的;而现在会议都成了这个样子。
关於习近平搞个人崇拜,这是对他非议很多的一条,你把这个归结为“二刘”挖坑,是很没有说服力的。你说挖坑,一次两次不小心掉进去了,但是十次百次都掉进去,道理上讲不过去。而且如果你真蠢到人家挖个坑你就跳进去,那你是不能担大任的。你的权力大得不得了,你还喜欢做决定,但是你的智商又不够;如果这样的话,你也不要在这个位子上坐着了。

近平以言代法

习近平的权力非常大,在法理上已经达到了这个体制所能给的最大,接近了毛的程度,超过了江胡邓。我前几天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就是替薄熙来辩护的那个北京经济管理干部学院的女干部王铮,她发了一篇文章,叫《中国至宪党情况通报》;其中提出一个问题,就是2015年10月份通过,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她提到,在这个条例里,第一次把习近平总书记的名字写进去了。

这个条例的第一版本是2004年胡锦涛年代出的,当时是这样写的:“本条例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提三个代表的时候,江泽民已经不在位了,而且是不提名字的。现在则是这样写的“本条例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讲话”。

王铮说这是毛以後,第一次把在位的领导人的名字写进去——江胡的思想都是不提名字的。而且由於不提名字,指代的范围比较窄;比如江泽民除了三个代表外,不等於他别的话也是金科玉律。而现在提的是“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讲话”,中央还出版了小册子,至少在党务问题上,习的这些讲话都有权威性,差不多已经成了最高指示。


胡平

邓小平理论是在邓小平去世之後才写进去的,习近平在位刚三年,就把自己的名字和官位都写进去了。王铮说,此举就是通过党内法规的形式,确定了习近平以言代法。

共产党是现代政党,他不可能在党章里直接写赋予某个领袖绝对权力。那麽中共领袖怎麽获得绝对权力呢?以毛泽东为例,就是把毛泽东思想写到党章里去了。整风之前和整风之後,他担任的职务并没有变化。

你把你的思想——还不是一句话两句话,或者某个特定的观点,而是所有的话都写进了党的内部文件和党的规定了,就造成了你拥有比帝王还大的权力。帝王还是可以有错的,大臣还是可以提意见的——思想都写到党的章程和规定里去了,那就句句是真理了。因此反对习近平,现在就是在反党——使得对习近平的挑战在理论上变得不可能。

所以这之後才有了“核心”说,还有要向党中央看齐——指的不是向政治局看齐,而是向习近平看齐。这是中共过去领导人都没有做过的。现在就差没有将习近平的话写进党章里了,不过按照这个趋势,下一步要写进党章,应该也不是特别费力气的事情。

因此习近平的法理权力已经达到了最大化,意味着任何人不能挑战他;但是一旦出现某种挑战,就是你死我活的。习近平爬得太高了,如果他这个总书记是协调型的总书记,那麽你出点错没问题,有点公开的分歧冲突都无所谓。可是他现在到了这个位置,出了问题怎麽办?如果别人认为你不应该具有那种权威,那麽你就很难做下去了。

我们刚才谈智商问题,你一方面不断掉到坑里,另一方面你的权力又那麽大,你又有胆量去做重大决定,但是你的智商却不够用——那麽你就很危险了。

出大事了?!

习近平现在在这麽高的位置,现在出了这麽多问题,於是大家发现其他并没有那麽大的权力,而且没有什麽人脉——这点他和毛泽东不能比。毛泽东的时候,党内也经常发生一些冲突,面临一些挑战,毛泽东就是耍横,动不动就要重上井冈山,说我就不信解放军跟你们走。於是那些人就害怕了。毛泽东胜在人脉关系和威望上。

而习近平的权力全在文件上,全在宣传上,人脉关系和个人声望没有强到那个程度,不用担心解放军;我们几个人开会,把你罢免了就罢免了。我的意思就是,习近平的位子已经太高了,如果坐不稳的话就危险了。

去年通过了一个领导干部要“能上能下”的规定,很滑稽;真实就是意思是即使你没有错,我也能让你下去。这就赋予了习近平打破常规惯例而任意提拔或贬斥官员的权力。

习近平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你除了反腐败,还要做别的事情,比如说接班人。现在有资格的接班人都不是习近平自己的人,他都不放心。你得想个办法把他们搞下去,人家要是不犯错误怎麽办?当时江泽民也不想胡锦涛接班。

习近平的人要提拔起来都很困难,他不断在得罪人;2015年习近平还批评了团派,说团派的领导人缺乏基层的历练。所以习近平越坐得越高,得罪的人越多。我们从2014年就说他不断树敌,四面出击,八方树敌,他这个树敌是没完没了的事情,到最後就成了孤家寡人了,这个位子就没办法坐下去了。

这个条例没办法怪宣传部,这是中共中央通过的,想必常委们都同意了。现在规定的都很严格,又不许常委们互相联系。以前毛泽东是靠打天下起家的,还能有一些生死之交,可以相互呼应。现在没有这种关系;现在这些派系都是我们给他们划的,他们自己是没有这种很明确的概念的。

当然他们知道,自己当官了,就会提拔自己熟悉的人,同学啊、老乡啊;但这里更多的是一种利益交换,我提拔了你,你就会站在我这边。但是关键时刻这些人站在哪边,还是没有把握。

习近平在两会上沉着脸,起码的面子功夫都不顾了,稍微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看到那个样子都会觉得出事了,出多大事不知道,但是一定不会小。若是小事,大家就会保持应该有的表情。而且事情一旦有了开头,就会一直下去,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的情况真的是相当危险。

以前大小官员都相信天下就是姓习的,拍习的马屁没错;现在大家都首鼠两端,习近平的气场不在了,权力靠的就是气场,气场没有了,就不好说了。

反习的人基本上是各怀鬼胎,不可能有什麽统一的行动。这次十日文革,是不约而同,不谋而盟,于是人们发现其实习近平没那麽厉害,没那麽大权力。而且这些反习的人已经多少露了些脸了,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所以不会到此为止,权斗还会继续下去。(未完待续。选自明镜出版社《中国未定之天》)


文章来源:明镜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