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习近平经济学没找到中国经济难转型的真正原因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十九大召开,即便习近平先生能够真正完全成为一言九鼎说话算数的真核心,或者更具体地说即便习王能够顺利拿下二号老虎曾庆红,甚至头号老虎或者说虎王江泽民(当然如笔者认为习近平会投鼠忌器不敢法办三代核心江泽民,只打虎到曾这一层次,甚至为了政治大局安全稳定,与残余江派妥协而同意韩正在十九大入常担任有名无权的常务副总理),即便能够屈服李克强胡春华等团派(比如继续锻炼胡而不直接给其王储地位,继续弱化李的经济实权),即便能压制邓朴方等太子党(前民政部长李立国被轻判降级,显示习王不敢真正彻底与邓朴方等太子党红二代决裂),即便能真正做到上下一心统合中央地方各个自私自利的官员集团,但是习近平先生及其智囊也无法提出别的成效显着的经济政策,因此也无法改善因为无的放矢蜻蜓点水、收效甚微的供给侧结构性经济改革  致的大多数底层平民产生的怨气戾气(近期各种恶性杀人案件就是明证),就笔者观察,不像新闻联播所宣传那样,其实目前大陆大多数底层民众并没有因为习王强力反腐而对其尊崇感恩反而怨声载道,只不过中共进一步控制媒体包括互联网使其无法明显表现出来而已。
习近平经济学注重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进一步说,这些人中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大多数底层农民半开化半麻木、懦弱蒙昧,而大多数底层市民极其自私自利、市侩短视(笔者有专着《日本人强者意识与中国人弱者意识》将这些劣根性简要归纳为弱者意),即便再多100个高智晟之类的民运人权斗士也无法触动这些人,只有经济崩盘活不下去才能使他们真正触动并行动,民国时期这些人也一样,因为被腐败的国民党及日本人逼得活不下去才起身反抗大量加入支持中共。
进一步说,假如中国经济真的断崖下滑,即便体制内的党政军等各领域党员也会离心离德,比如笔者在2016年底的《只需再外逃一万亿美元就能击溃中共》一文中所说,一旦因一两年内人民币汇率崩盘而导致中国出现远超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恶性通货膨胀,那产生的冲击必然是全面性的,底层平民生活惨不忍睹不说,大多数体制内中低层党员军人也必定难以幸免,而现在的中共党员军官虽然一个个口头表态忠诚争先恐後,但本质绝不是中共早期那些为了中共可以牺牲自身性命等最高利益的基石党员军官,随着改革开放特别是90年代以来中共陷入全面性腐败,绝大多数党员只是为了官位金钱等物质利益而为中共效力或者加入中共,一旦其难以升官捞钱甚至连自己及其家人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都出现困难时,必定会一级一级地向中共上级表达不满,其中有些人或者背叛中共投靠美日等自保,或者利用权力毫无底线地压榨欺压本已艰困的平民或企业,导致平民生活、企业经营进一步恶化,到时习近平先生再是强势也无可奈何无力回天,习近平先生也必会饱尝当年蒋介石不断被国民党军人党员众叛亲离的苦果滋味。
中国最怕经济溃乱
当然笔者文中击溃一词的指的是溃乱、溃散,而不是崩溃垮台,这种溃乱、溃散既包括中共内部军队公安武警等政法强力等各有关人员,也包括底层大多数平民,笔者在153月在明镜发表的《只有外力才能促进中共内变崩溃》一文早已指出,内部严重的经济金融危机只能严重打击削弱中共的强权统治,来自日本美国等外部的外力(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敲打才会真正瓦解中共的统治,就像满清政权瓦解的真正关键因素是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等外力一样。但是现在中共政权与当年满清政权有一个关键不同,就是拥有具有毁灭性威力的核武器,如果中共没有核武器,日本很可能早就当急先锋与中共在东海爆发局部冲突,但是在核威慑之下,日本包括美国等极力忍耐而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只要中共其中一颗核弹在其境内爆炸,其政府就将面临国民的巨大压力,所以一直以来只能等待中共包括中国因经济危机而大规模溃乱,才会再施加其外力作用,因此本人也强调中国经济危机才是中共政权的七寸。
虽然笔者批判习近平经济学,不过笔者不同意某些学者所说的习只热衷搞文革式政治权斗集权而不顾及民生经济,只不过其各类智囊受制於自身思想思维局限无法真正找到关键病根,自然也就无法对症下药解决问题,下面便详细分析一下为何供给侧结构性经济改革是无的放矢蜻蜓点水。
从新常态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习近平经济学一直没有找到中国经济难以转型升级的真正关键原因
总所周知,习近平先生在十八大正式上台,不过由於中共自邓小平时代以来确立的集体领导制度,或者说九龙治水七龙治水,江泽民时代以来最高经济领导权基本由总理掌控,所以其并没有立刻提出自己的一套经济哲学经济政策,虽然201311月在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早已总括性地提出了习李新一届政府关於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的改革措施,但是深入分析其中的内容,非常模糊空洞,其中的许多内容和之前胡温江朱时代等大同小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看一下往年三中全会的文件内容),难以区分习李之间不同的特色,在此不再深入详细分析。
过随着时间推移经济局势不断变化,习李两者之间的不同也逐渐明显,如果说以强指数、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为李克强经济学的典型内容,那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说是习近平经济学的典型内容


来源:明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