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锺剑华:发展公投平台 推动公众参与



五年前,在1,200名选委选出下任特首前夕,有22万手中无票的香港市民参与由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主办的3.23民间全民投票。事前,亲政府传媒机器一再咆哮,参与者也清楚知道没有宪政实效的民间选特首活动绝不能影响选委的投票意向,但市民仍然反应积极。就算网络一度受严重攻击而不能有效运作,市民仍然到实体票站排队投票。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肯放弃表态机会的意志,是任何负责任的政府都不能轻率否定的。

向北京和钦点选举表态

五年过去,特首选举又快进入投票阶段,这一次由公民联合行动发起的「2017特首选举民间全民投票」,再一次启动港大的全民电子投票平台。电子投票程序已开始,在选委会投票前才会结束。就算这次选举仍然受到操控,而且钦点的味道比过往更强,北京当局的干预也越加明显,不少市民仍然希望透过民间投票明确表达自己意向。

与五年前比较,这一次民间投票能够产生的作用理应比上次更大。而且,经历了现届政府施政之后,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要有真正为香港市民福祉工作的特首,去年11月的选委会选举反应踊跃,原因正在于此。就算是小圈子,市民仍然希望能够突破过去的规限,所以才会最终选出超过300名民主派的选委。就算这300人最终造不了王,仍然可以清晰地向北京当局展示香港人的想法,也是向被钦点特首选举表明态度。

更重要的是,今次的民间公投将会比上次产生更加显著政治效果,占选委会四分一席位的民主派选委初步有共识,会集中投票予民望最高的候选人,而民间公投的结果将会是评估民望高低的最主要参考。所以,种种因素加起来,有理由相信今次的民间公投会比上一次反应更踊跃。

有人认为,如果要探测民意支持,何不做大型的民意调查。民意调查无疑也是探测民意的主要工具,但所有政治选举最终发挥的作用,都是要视乎人民是否愿意身体力行走出来投下手中的一票。因此,在特首选举这件事上,以民间公投来展示有参与欲望的选民如何选择,其意义比大型而科学的民意调查更大。

以电子平台作为民间公投的意义,也不只限于特首选举。随着信息科技普及,以电子平台来进行民调,搜集研究数据,提供公众参与的渠道,是不能逆转的趋势。就算香港的法例及《基本法》没有全民公投这个概念,但仍然需要发展有系统的方法,透过信息科技,推动公众参与及为政府的施政提供参考资料。现时的民间公投平台,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如果能够放开政治成见,便没有理由要与科技发展的潮流开倒车。推动信息科技的应用,不正是政府创科政策的目标吗?

是次民间投票也设立了几个实体票站,让部份未熟悉电子投票平台的市民有表态机会。无论从科学技术的发展及应用,或从民意表达及推动人民参与的角度来考虑,这一次全民投票选特首活动都有其积极意义。由民间开拓更多公民参与及表达的渠道,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消弭因为无从透过体制渠道表达而形成的戾气。因此,五年前还可以进行的活动,今天竟然受到限制,甚至最终不得不取消,确实令人倍感忧虑。香港社会各方面的空间,是否正在与发展的需要背道而驰?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