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李平:特首任命权 公器私用的极致



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昨日出席港区人大会议时,以高标准论诠释今次香港特首选举中备受质疑的不信任论。虽然与会者引述,张德江强调特首是中港联系的纽带,但如果比较特首与司长在出入境、罪案及贪腐调查等职权的差异,不难看到,正因为特首沦为中港权贵的纽带、代言人,信任问题才前所未有地被大作文章,甚至可说,所谓特首任命权已沦为权贵集团利益之争,是公器私用的极致。

政坛八卦难以说服公众

从林郑月娥120首度散布中央不任命论开始,今届特首选举的最大疑问之一就是中央为甚么不信任曾俊华。林郑月娥当时宣称,自己参选是为免中央不任命胜选人、防止出现宪政危机。她后来强调,她只是作一般评论,绝非针对任何人。但北京不信任曾俊华、即使他当选也不会获任命之说,已成为影响选委提名、投票的因素。

曾俊华以自己担任港府主要官员近20年为由,反驳没理由不被中央信任。但中港权贵提出诸多理由,包括面试不合格论、hea做财爷论,甚至以曾俊华曾旅居美国、担任末代港督彭定康秘书为由,质疑曾俊华参选有外国势力介入。这些政坛八卦虽然流传甚广,但显然难以说服公众,也未影响曾俊华的民意支持度。

对张德江最新的高标准论,多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表示,特首作为中央及香港两地的纽带,角色比其它司局级官员更重要,要求及标准高是可以理解。林郑月娥也响应,特首要同时向特区及中央政府负责,有责任履行及执行《基本法》内容,有别于司局长,是显而易见。

发表这些言论的人,是自己懵懂,还是要把市民当儍子?特首职位比司长重要,这还须论述吗?以前不是这样吗?真正起了变化的,不是特首与司长的职权,而是中港权贵集团的利益分配。特首是中港权贵集团的纽带,特首选举是中共权斗在香港的延伸,这在2012年特首选举唐英年与梁振英的泥浆战已表露无遗。梁振英主政近五年,香港礼崩乐坏之外,铜锣湾书店事件、肖建华事件更是中共权贵在港斗法、祸及港人商人的杰作。梁振英未获批准连任是为了平息民怨,竟然还准备荣升全国政协副主席,权贵集团对他的奖赏如此丰厚,想必也是林郑月娥愿做梁振英2.0的缘由吧?

服务权贵超逾政治承诺

中共权贵要与香港权贵结盟,要瓜分香港的政经利益,现时还难为所欲为,毕竟要受制于香港法治,受制于香港的舆论监督、议员监督,因此离不开特首的支持与配合。其中,中共权贵最紧张特首对入境处、警务处、廉政公署的指挥权,不只是这些权力对维护国家安全、国家利益的重要性,更是对权贵安全、利益的影响。在权斗中,谁能掌握对手经香港出入境的纪录、经香港的巨款汇出汇入、经香港与外国政商的往来,谁能动用香港江湖人物,谁就掌握了话语权。如此服务中共权贵集团,不是财政司司长或政务司司长做得到的,也超逾了过往特首的政治承诺。

因此,曾俊华一再向中共表忠心,承诺启动《基本法》23条立法、承诺维护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又怎能赢得中共权贵的欢心?不信任论也好,高标准论也罢,首先针对的不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政治管治问题,而是对中共权贵集团的效忠问题。在这样的所谓信任高标准下,特首的实质任命权,自然可以无视民意,只服膺于中共权斗的赢家,无异于把公器私用推向极致。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