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两高报告夸耀聂树斌案平反 避提雷洋、贾敬龙案遭炮轰


民间声援贾敬龙(忻霖提供)

中国全国两会3月12日听取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曹建明所作的工作报告。报告都将国家安全放在首位,并夸耀平反聂树斌案,然而对引发海内外舆论震动的雷洋案、贾敬龙案却只字未提,引发网民炮轰。

两高的报告都将国家安全和维稳列为首要任务。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强调,特别要坚决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也表明,要反分裂、反渗透、反颠覆、反邪教。但报告对去年引发外界极大关注的雷洋案和贾敬龙案,却只字未提。

广州异议人士野渡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两高对于雷洋案、贾敬龙案的沉默并不令人感到诧异:
“对党国来说肯定是必须的,因为已经挑战了他们的维稳体制,不然不足以阻吓普通的民众对体制的反抗,也不能给他们维稳体制里面的基本人员一个交代。贾敬龙那件事,很多律师法学专家呼吁不要处以死刑的事,但大家也都清楚判死刑也是在意料之中,也是对党国的维稳体制必须有个交代,所有挑战这个体制的人都不可能有另外的法外量刑的结果。”

两高的报告再次将雷案、贾案推上风口浪尖。有网民指,当局为了袒护基层维稳力量而不息冒天下之大不韪,支付巨额赔偿消灾,从而不断制造类似的大案、冤案。也有网民指,报告充斥着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明示和暗示,是司法公信力进一步受到严重破坏的例证。

去年11月,一段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的视频流出,他在一场饭局上说他是周强的大学同学,4个副院长都是他同一届的同学。他想努力一下,把贾敬龙判成死刑缓期,毕竟他罪不该死,但没有办法,“因为周强现在在政治上特别小心、谨慎。中共“十八大”开会之前,很多港澳台媒体都在鼓吹说,周强“会进入政治局,但是他后来没有进入,当然这跟令计划有关系了。”

对此,中国人权观察成员马永涛表示,对雷案和贾案的沉默体现了中国当局所谓的特色司法独立,就是不独立:
“雷洋案和贾敬龙案归根结底都是牵涉了政治问题,法律有时候无法解决政治问题的。案发之后,被网络、自媒体推向了一个高度,那么这4000多万毫无疑问由全体纳税人买了单,我想知道他们怎么做帐呢?这毫无疑问肯定是做假,既然做假就必然会牵涉出一些贪腐问题、丑恶的政治嘴脸;对于贾敬龙案,可以说在中国的农村比比皆是。这种强拆、血拆,贾敬龙案发生之后,在网络上自发给贾金龙募捐活动都受到了来自不同方面的不同程度的打压。”

此外,在平反冤假错案方面,两高的报告都把聂树斌案的平反作为邀功的典型案例,也引发网民炮轰。有网民指,聂树斌冤案本是一眼就明了的、真凶认罪必须予以重审的冤案,(案件)体现了当局毫无实据且不加掩饰的造假枉法的丑恶嘴脸。但是这样一个冤案却可以一压十多年,两高竟然拿来邀功,实在“不要脸”。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