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江天勇妻子向长沙市公安局寄发家信 要求转交丈夫

江天勇入狱前和妻子及女儿合家欢照片。(金变玲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遭羁押已超过一百天,当局至今不准律师或家属会见。日前,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向长沙市公安局负责人寄出一封家书,要求转交丈夫。金变玲表示,江天勇目前各种状况不明,家人非常担心他的人身安危。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数日前,向名义上负责“江天勇案”的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和直属分局负责人发出特快专递,要求将一封家书转交给丈夫江天勇。
金变玲3月8日在美国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说:“我在3月4日给江天勇写了一封信。江天勇失踪一百多天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被具体关押在哪里。所以我想通过长沙市公安局(局长)唐向阳和直属分局的胡振宇发信,望能转交江天勇。我还寄给了长沙市第一干休所招待所,他们的前台如果能收到,也请转交给江天勇”。
江天勇于去年11月21日,与外界失去联系。其后,家人和律师向北京西站及长沙等地派出所查询,但均不获受理。直到长沙警方宣布江天勇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金变玲说:“我现在不知道江天勇被关在哪里,但唐向阳是长沙市公安局局长,他应该知道江天勇(下落),另外胡振宇一直不让律师会见(江天勇),他也应该知道江天勇被关在哪里。第一干休所招待所是原来谢阳被酷刑的地方。有可能江天勇关押在那里。我只是试试”。
不久前,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等媒体报道了江天勇,承认其为迎合“西方媒体口味”,捏造谢阳受酷刑的消息。金变玲在给丈夫的信中说,“我从没想过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你,看到你在电视上面容憔悴,眼神呆滞,曾经老是被我嘲笑的胖胖的娃娃脸也不见了,我可以想象到或者说完全可以确定,你一定遭受了魔掌的摧残;看着魔鬼用谎言的网遮罩你,污辱你,攻击你……可是作为你的妻子,我听懂了这话语背后的担当和对魔鬼的嘲笑,听懂了你对709其他被捕律师的情义。天勇,此时我和你站在一起”。
3月8日是国家妇女节,金变玲感叹道,江天勇被羁押已超过100天,她感到每个连接子夜到黎明的时间都是那么漫长,在被羁押期间,江天勇有否服用降压药,能否有足够的睡眠时间,能否吃饱等等。自去年11月21日江天勇与她失去联系时,金变玲已经严重失眠及抑郁,每天以泪洗面。她说:“看到凤凰卫视发的视频,看到江天勇近况,知道江天勇还活着。他脸消瘦了很多,气色不好,嘴唇鼓起了血泡。我想他在电视上认罪,是在酷刑之下”。
江天勇的父亲江良厚告诉记者,江天勇的母亲因为儿子被抓,身体每况愈下。他说,近日国保没有来过他家:“他们任何人没有过来。但就是我老婆身体不行,她原来就有心脏病,现在她的思想不稳定”。
江良厚说,其妻子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近期症状较为突出。在三八妇女节之际,金变玲说,她倍感思念丈夫:“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我看到其他的妇女和她们的家人在一起,而我却不能和我的丈夫在一起,所以我非常担忧他”。
江天勇曾多次被强迫失踪,并遭殴打及酷刑。金变玲还说,709案发生后,她曾苦劝丈夫尽快离开中国与她们母女团聚,但是他甘愿与709案的律师朋友们同甘共苦,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