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高新:顶替李克强的总理人选又被换成了王歧山


随着所谓“习李矛盾”和因此而起的“不排除李克强提前下岗” 议题的热炒,海外媒体中的好事者已经为李克强的总理职务安排了好几个替身。大概是去年初的事情,众多海外华文媒体大都转载了《韩正准备当总理 李克强接替张德江》一文,大意是韩正已定入京,先出任中央深改办主任,直接听命于习近平,并熟悉国务院工作,如过渡顺利,最后将在明年十九大接李克强的班,出任总理。而上海市委书记一职,则由现辽宁省委书记李希接任。现任上海市长杨雄也要“转岗”,大热接班人选是习近平任浙江书记时的大秘、现浙江省长李强顶上。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上则新闻的内容只有上海市长换人被兑现,接班人确实是习近平的旧部,但是应勇而不是李强。

今年初,关于李克强“难以继任“的说法又有了新的支撑,一则《汪洋成取代李克强首选 》的港台新闻又引起海外各家中文媒体的关注。

再接下来,就是海外媒体给中共今年“两会“的献礼,一篇题目为《王岐山有望打破“七上八下”留任,为习近平铺路》的纽约时报文章把顶替李克强总理职务的人选又换成了王歧山。

署名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储百亮 的这篇幅文章中说,2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对其领导人的权力保持着一种约束,如果领导人在新的任期开始时已满68岁,就会要求他们退休。

现在,已经是中国几十年来权力最大的领导人国家主席习近平,为了继续留用一个强大的盟友,也许正在想办法改变这些规则,这样做也创造了一个先例,为其延长自己掌权时间时可能用得上。

该文引用“与高级官员关系密切的人士“的话说:习近平现年63岁,他已改变了许多政治规范。据说,他不想被前任们建立的这个非正式规定所约束。习近平是否能成功地改变在党的最高领导层、政治局常委会留任的年龄上限,反映着他在巩固自己对党的新领导层的控制上能走多远。

习近平目前的目标似乎是要为留下王岐山开道,王岐山一直在领导着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运动,这让他成为了中国最为强大和最令人畏惧的官员之一。如果这个非正式的年龄上限依然有效的话,现年68岁的王岐山今年可能会被迫离任。

该文中又引述“一名认识几位领导人、现已经退休的中国官员“的话说:王岐山留任的可能性很大,但并非一定如此,因为所谈之事涉及最上层的政治商议,该人要求匿名。他说,习近平曾说过,年龄的规定不是绝对的,这被官员们理解为,习近平希望他们考虑让王岐山再担任一个任期。

让王岐山留任也将创造一个可效仿的先例。已经有消息称,习近平可能推迟对自己继任者的选择,引发了人们对他想延长自己把持权力的时间的猜测。

那名认识几位党领导人的前官员说,习近平曾在非公开场合表示过,年龄的规定“不是绝对的”。

他的说法得到了一名美国前官员的证实,这个美国人与中国高层有广泛的接触,他要求不具名,以保护那些与他有联系的人。他说,两位与高层领导人见过面的人告诉他,习近平曾淡化“七上八下”的规定。

纽约时报这篇幅文章的如上内容无论被作者注明是何出处,但对关心中国时政的中文读者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内容,关于习近平谋求连任三届甚至更长,以及王歧山因为反腐败有功所以可能被习近平在十九大上慰留的议论在海外中文媒体上出现的时间已经不止一年。而纽约时报如上文章的新鲜内容是几位有真名实姓的西方的汉学家对所谓“打破七上八上规定“的看法。

“继任的规定都是不成文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商讨,”在伦敦国王学院研究中国问题的教授凯利•布朗(Kerry Brown)说。“习近平需要做的,就是打出‘特殊的时刻需要特殊的解决办法’这张牌。” “王岐山务实且头脑清晰,”投资研究公司TS Lombard的中国研究部主任特雷•麦卡维尔(Trey McArver)说。“但是,认为他是一个自由的自由市场主义者是个错误。他只不过是一名中国意义上的改革者。他要寻求提高国家控制之下的系统的效率。”

接下来,纽约时报这篇文章的作者又引用了“北京的一些人“的说法,他们认为,由于中国经济发展减速和负债累累的问题,加上特朗普总统威胁要遏制中国的出口,习近平可能有理由让王岐山担任总理。

为了进一步印证王歧山顶替李克强总理职务所言不虚,纽约时报文章中又引用了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专门从事中国政治研究的教授托尼•塞奇的分析说:“在我看来很明显,习近平对王岐山的信任度,比对李克强的要高,而且我们知道,李克强不是习近平的选择,“让王岐山替换李克强,可能为在下一届党代会之后重启停滞了的改革提供一个机会。”

笔者在《习近平治下的“领导集体”:心腹,听差和摆设》一文中已经分析过,也许汪洋也应该算成习近平的亲信,但就算习近平对汪洋已经是政治上的一百个放心,也只能会让汪洋如愿进入十九届政治局常委,在此前提他无论是让他接人大还是接政协都有可能,接纪委的可能性不能说一点没有,但接总理的可能性肯定是半点没有---除非是李克强健康真出了问题以至无法连任第二届。

笔者如此分析的大前提是,事实上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习近平和李克强之间的矛盾已经严重到“有习无李”的地步 ,更何况他习近平连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大权都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上之后,李克强扮演的不过是一个“执行长”的角色,所以只要他李克强在公开场合一样喊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口号,他习近平犯不着在十九大上逼退李克强。如果习近平果真已经动了连任三届甚至更多的念头,就更要顾忌现有班子的内部稳定。

一个很简单的推理就是习近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巩固政权自然也包括了巩固他个人的权位,而在李克强压根对他没有半点政治威胁,在政府工作报告里居然把确立习核心的地位列为去年的国家头等大事的前提下,让他李克强依惯例连任一届“执行长”有利无弊,何乐不为?

至于王歧山十九大上留任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当然有,不过如果以过去的江泽民为例的话,恰恰说明习近平并不需要先安排党内一个人打破年龄界限“为自己铺路”。当年的“七上八下”本来就是建立在“总书记例外”的前提之下。

再者,即使王歧山被习近平在十九大上慰留,连任中纪委书记当然是一种可能,如果连任政治局常委但又不连任中纪委书记的可能性出现,安排出任副总书记的可能性都比接替总理职务的可能性大。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