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卢峰:特首告议员政治影响极坏



距离落任下台只有三个多月的梁振英再次就UGL丑闻采取法律行动,今次「中招」的是立法会会计界议员梁继昌先生。梁振英的行动更从发出律师信升级到正式提出民事诉讼,指梁继昌先生的言论构成诽谤。究竟梁振英的诉讼有没有充足事实及法律理据只能由法院透过公开聆讯裁决,我们不能也不该妄加评断。但在政治上这样的行动却是重大错误,不但将进一步加剧社会矛盾分化,毒化社会气氛,更将令继任的特首面对更困难的处境,实在是百害而无一利。

有施压令批评者收声之嫌

首先,在任特首控告批评者诽谤立下极坏先例,有施压令批评者收声之嫌,对政治问责及言论空间绝无好处。不管是香港或海外政治领袖被批评、攻击甚至不合理攻击早是家常便饭,也可说是民主、开放政治的一部份。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后仍被人开口闭口批为「小丑」,前总统奥巴马则被人质疑并非在美国出生无资格当总统。可他们只是出言反驳澄清,却从无动用法律程序打击异见或批评声音。即使在香港,前特首董建华任内受的批评不会比梁振英少,受嘲讽的严厉不会比梁振英轻微,董先生却从没有因此而采取甚么法律行动。梁振英却选择以高压手法破坏优良的惯例,以个人得失凌驾维持言论空间开放的公众利益,这怎能不是错误?

此外,立法会调查UGL丑闻的专责委员会刚刚开始调查,梁继昌先生是委员会的成员,他关注及评论事件不是甚么奇怪的事。梁振英选择在这个时刻就梁继昌先生的一些发言提出法律行动,观感上难免让人感到是在向梁继昌、专责委员会以至公众施压,令大家减少就事件发言或作出评论。试想想连正在按公职及公共利益进行聆讯的议员也因言论被告上法庭,其它人难免感受到巨大压力,减少甚至不肯再评论事件,形成令人噤声的寒蝉效应。

梁振英的法律行动也会对行政立法关系带来坏影响。自他上台以来,行政立法关系走进不断变坏的恶性循环,他的刚愎及对不同意见议员的蔑视令政府跟议会的关系濒于破裂,政策、工程项目难以透过互谅互让达成共识,议会运作不断出现拉布与强行通过的不良状况。现在,梁振英特别针对泛民主派议员的言论提出诉讼,客观上令人感到他再次把政治斗争升级,甚至来个全面开战以达打击泛民主派及不同意见议员。对原已充满不信任的行政、立法关系而言,对原已绷紧的建制与非建制派关系来说,梁振英的做法肯定令情况进一步恶化。

损京营造的缓和政治氛围

另一方面,北京自去年夏天开始吹暖风搞缓和,摆出跟不同政见议员及政团可以沟通的姿态,希望藉此改善整体政治气氛,减少撕裂与分化。正是在这样的考虑下,北京才劝退梁振英这个令社会撕裂的关键人物,由其它建制派人士参选。偏偏梁振英却在行将落任的时刻向泛民主派议员出重招,罕有的提出法律诉讼,这势将损害北京过去大半年努力营造的缓和政治氛围,未来再搞大和解也将事倍功半。

同样值得忧虑的是,有关诉讼将对下任特首工作造成不利影响。现时三位特首候选人都表明要修补香港社会的裂痕,重建互信与包容,即使被视为梁振英2.0版的前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政纲以至姿态上也摆出愿意与各方包括非建制派沟通和解。梁振英的行动肯定打乱他们的部署,把他们放在尴尬处境,令他们要取信于非建制派及市民变得更困难。更由于法律行动势将损害行政立法关系,削弱互信,不管七月一日由谁接任特首,他或她都要面对一个跟政府相当对立的立法机关。都要面对一群对政府缺乏信心的议员。这不是大大增加新任特首的管治困难吗?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