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木然:建設「雙一流」要靠什麼


三月七日下午,在十二屆全國政協五次會議教育界別聯組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雙一流」高校的遴選工作依靠第三方進行競爭優選、專家評選、政府比選、動態篩選,不是再走一遍「985」、「211」的老路,拿著「985」、「211」的船票上不了「雙一流」的船。

「雙一流」是一流大學、一流學科的簡稱。看來「985」、「211」的風光不在。

曾幾何時,「985」、「211」的真是無限風光。大學生要找到好工作,得上「985」,上不了「985」,最次也得上「211」,否則就找不到工作。大學生在找工作的時候,招聘單位一看不是「985」、「211」大學畢業的,就不招。搞得非「985」、「211」的大學生如同沒有娘的孩子,誰都不管,誰都不要。不但不管,不但不要,還要鼓勵他們自主創業。可創業的資源在哪?沒有。

其實,「985」、「211」的一些專業還真上不了「雙一流」,尤其是一級學科。有的學科後繼乏人,甚至是人去樓空。更為重要的是,「985」、「211」破壞了各大學的動態平衡,競爭發展。「985」、「211」對教育資源的壟斷,已經讓其它有發展潛力的大學失去了生存空間和競爭空間,嚴重違背了公平正義。

那麼,建設「雙一流」靠什麼?

要靠一流的公平競爭制度。現在大學的競爭,只是惡性的競爭,而不是良性的競爭。只注重挖人才,搶人才,而不注意培養人才。在挖人才的情況下,人才總量沒變,只是人才在不同學校流轉。資源沒有得到有效利用,被重點大學壟斷,重點大學被資源撐死,非重點大學因為沒有資源被餓死。學術資源被壟斷。學術資源只在重點大學停滯,一般大學的學術資源嚴重缺失。大學的馬太效應呈現,越好越壟斷,越壞越被踢出門外。壟斷破壞競爭,大學壟斷破壞大學發展。要建設「雙一流」,必須打破被「985」、「211」嚴重壟斷的制度,實現各大學之間的公平競爭。公平競爭的核心是保障學術自由、創新自由。打破壟斷是為學術自由、創新自由創造良好的制度條件。

要靠一流的人才流動機制。現在人才流動是單向流動,是向上流動,而不是向下流動,不是橫向流動,能上不能下。能到沿海不能到內地,能到南方不能到東北和西北。能上「985」、「211」,就是不能上一般大學。導致「985」、「211」人才浪費,東北和西北人才短缺,一般大學人才短缺。建立合理的人才流動,讓不同地方、不同大學、不同地區建立統一的流動標準,統一的人才保障和社會保障制度,使人才在流動的過程中不致於財富分配不均,使人才流動過程中不致於讓兩極分化現像明顯。

要靠一流的資源配去配置制度。在「985」、「211」存在的狀況下,幾乎所有的經濟資源、文化資源、社會資源,甚至政治資源都被人為地分配到這樣的重點大學當中去。一般大學各種資源因為人為的歧視和壟斷,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和基本的配置。一流資源配置不能靠權力,而應靠具有競爭性的市場制度。權力配置會導致大學資源流向的嚴重不公。通過市場競爭制度,使資源達到優化配置。當人們看到重點大學在炫耀經濟財富、文化財富、社會財富、政治財富的時候,看到重點大學老師飛來飛去開會的時候,那些非重點大學、一般大學在為老師出去開會能不能報銷而分神發愁。資源的分配不公平就一目了然。

要靠一流的教學團隊。一個大學的好壞,主要靠教師一流的教學水平。優秀教師應該主要集中在課堂上。優秀教師的所有課都應該是優質課,而不是做秀的優質課。做秀的優質課就是劣質課,那些所謂的講課大獎,只是劣質課的證明。優質課不但是給大學生提供知識,而是讓學生能夠獨立思考,培育良好的價值觀,讓學生獨立地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教育是啟發,而不是引導。教育是提升智慧,而不是增加知識文盲。教育是提升學生思想的尊嚴而不是通過灌輸成為思想的奴隸。

要靠一流的科研團隊。一流的科研是大學成為一流的標誌。一流的科研應該符合國際公認的標準,具有中國特色的標準不能成為標準,否則會成為學閥或者學霸維護既得利益的工具。只有一流的學術團隊才能有一流的教學團隊。沒有一流的科研,就沒有一流的教學。那些所謂在課堂上的脫口秀式授課,雖然在暫時受到學生的歡迎,但在長期呈現效果遞減狀態。只有一流的科研,才能培育學生的一流的思維,才不會讓學生在信息爆炸狀態中迷失自己。

要靠一流的教育家。教育家不是政治家,正如政治家不能成為教育家一樣。教育家不能成為經濟學家,把學生當成賺錢工具。教育家不能成為社會學家,讓學生變成社會的機會主義者。教育家就是教育家。眼中和心裡都必須具有教育的胸懷。真正的教育家應該具有長遠規劃、長遠目標,要把學生培養成具有開放心靈、人文關懷、人格尊嚴的健康的人。只有教育家才能辦好大學,辦成世界一流的大學。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