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蔡慎坤:财政支出究竟有多少用于维稳?



又开两会了,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也是一个很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庞大的财政支出究竟有多少用于民生又有多少用于维稳?这在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国家,都应该是透明的清晰的也是可以讨论的。中国现在号称世界二号大国,在许多指标上堪称第一,这样一个大国,也有责任向公民回应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免得舆论说三道四抑或瞎猜妄议。

2016年中囯财政预算报告显示:当年国防预算支出9543.54亿元,公共安全预算支出1668.15亿元。如此鲜明的反差,让外界觉得不可思议。2015年国防预算是9114亿元,公共安全预算是8899亿元。

2016年公共安全经费为何大缩水?根据往年财政部公布的数据,自2011年起,连续3年公共安全预算经费都超过了国防预算。2013年公共安全预算为7690亿元,国防预算为7201亿元;2012年公共安全经费为7018亿元,国防预算6703亿元;2011年公共安全预算是6244亿元,国防预算为6011亿元。

2016年公共安全预算大幅缩水,是不是意味着公共安全开支大幅减少了?当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我们需要打开财政部的数据库,好好审视一下,看看过去的一年,公共安全经费究竟减少了还是增加了?2016年财政预算报告中提及的公共安全支出并非全口径的数据,地方庞大的公共安全支出没有计算在内,因而导致公共安全预算看上去大幅缩水的假相。

我从财政部网站上查到了这样一组数据:2015年国防预算数9115亿元,决算数9088亿元;2015年一般公共安全支出全国预算数8899亿元(其中中央级预算数1541亿),决算数9380亿元(其中中央级1584亿)2016年国防预算数9543亿,2016年一般公共安全支出全国预算数查不到了,只查到中央级预算数1668亿,增幅5.3%。只能估计全国数9887亿元(因为:1668亿=1584*9380/8899,故全国数=9380*9380/8899)

这组数据说明了什么?在我看来,说明维稳经费并未减少,自2009年以来连续7年超过军费,第8年或许依然如此,由此看来,内部的敌人比外部的敌人要多,这样才催生出来一个万亿级财政支出项目,倘若将这笔巨额支出完全用于民生,我相信这个社会会更和谐更稳定,人民也会生活得更幸福更开心。

所谓公共安全预算经费,通常被外界理解为维稳费2012年两会期间,时任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李肇星公开表示中国没有维稳经费。他称公共安全支出内容涵盖广泛,包括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费用,甚至是食品检测开支等。但由于财政预算涉及公共安全的数据相当简单空洞,一直不能消除外界对公共安全预算经费的疑虑。

财政部公开数据显示:公共安全预算开支包含六个范畴,包括武装警察、公安、法院、司法、缉私警察及其他等六个部分,其中以公安涉及的开支最多 。权威部门一再重申,属于公共安全范畴的维护社会稳定,本是一个政权职责所系,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但是,熟悉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中国式维稳有自己的特色:由于发展经济至上,无论是在环境保护还是征地、拆迁等问题上,地方政府本身即为利益相关方,难以超然物外,导致维稳成本越来越高,不稳定局面日趋恶化和复杂。

据此,境外媒体也将公共安全支出视为维稳费,财政部有关人士曾驳斥公共安全支出等同维稳费之说,说中国财政预算中根本就没有维稳费,同时告诉公众,除美国、法国以外,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公共安全支出,都超过了军费开支。

根据财政部发布的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报告,从20082013年,中国公共安全支出分别为4059.76亿元、4744.09亿元、5486.06亿元、6244亿元、7018亿元、7690亿元。财政部曾宣称,中国公共安全支出与财政收入保持着协调发展,并非如外界所编造和渲染的那样,需要应付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局面。

官媒也多次发文强调:捏造所谓中国维稳预算,企图给中国扣上专制警察国家的帽子,是外媒别有用心的潜台词。可实际上,中国警察与人口的比例一直在世界上排在相当靠后的位置。以美国为例,美国警察共有警员92万人,警察与人口比例达到3.25,而中国警察与人口比例只有1.3,远低于美国的警员配备比例。如果以公共安全支出与军费比例而论,中国不及德、英、日、澳、俄等国,以警察占人口比例论,中国远低于美国,在这些数据面前,外媒所谓中国投入巨资维稳的报道真有点居心不良的味道。

如果说中国警察与人口比例约为1.3,那么中国警察规模应该只有一百多万,一百多万警察每年竟然要花掉数千亿元是不是太过夸张?实际上,中国人口基数庞大,警察人数当然也就更多,警察的种类更是五花八门,参与公共安全的人数更是超乎想像。

一般意义上的警察,包括了特警、巡警、交警、刑警、户警、经警、狱警、法警、外事警察、公共信息网络安全警察、禁毒警察、科技警察、国安警察、空中警察、航运警察、缉私警察、林业警察等等,还有一支可与正规军队媲美的武装警察部队,包括机动部队和特战部队,其装备和规模与军队不相上下。

还有一支与警察人数相差无几的治安联防队员、协警、网监员、网评员甚至类似于朝阳群众这样的编外组织等等,几项相加,人们就知道,吃公共安全这碗饭的人数应该在千万以上,比官媒公开的人数至少多了十倍以上。如果按照这个数字来做预算,中囯公共安全预算经费超过囯防预算经费是理所当然的。

遗憾的是公共安全预算经费越来越多,中国社会并没有那么稳定,究其原因,还是体制问题。各级公安、检察院、法院都受党委和政法委来统管,既缺乏监督和制约机制,又缺乏足够的独立性和中立性,使得原本简单的社会矛盾越搅越复杂,特别是司法不公导致的冤假错案越积越多,又得不到正常的解决途径,常常为了对付一个上访者或一个维权者,要投入数十人甚至上百人来恐吓监视,这种劳民伤财的手段让那些挥霍维稳经费的人乐此不疲,因而维稳成本自然越来越高。

其实公共安全支出数目巨大,所谓维稳支出还是窄口径的,并不能完全涵盖直接或间接用于维护社会稳定的经费。比如公共安全所涉及的部门支出并不仅仅只有公安部门和国安部门,也不仅限于武警,还包括610、外交、教育、科学技术、社会保障和就业、住房保障支出等,各级政法委、国家和地方信访部门亦承担了大量维稳重任,但其预算均列入一般公共服务大类之下,并无明细账目。

地方公共安全经费可能列入公检法司等部门的预算,也可能列入了政法委、宣传部、信访局等党政部门的项下,还有可能隐藏在一些民生工程形象工程之中。因为不同地区有不同的操作方式,可谓五花八门,让外界很难搞清楚公共安全究竟花了多少钱!

虽然外界无法准确掌握维稳经费的真实数据,但从一些小细节中可以看到,缺乏独立权威的仲裁机制,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不闹不解决的中国式维稳方式,已经走到尽头。群体事件的此起彼伏,更加耗费了巨大的社会资源和财政资源,在居高不下的行政成本之外,许多地方的维稳支出每年以两位数在增长,维稳经费甚至超过政府的民生支出,对于经济并不富裕的地区,天价维稳成本不免令其捉襟见肘。

近年来,各大城市的安防体系建设投入和监控摄像头数量都在逐年增加。监控安防高科技产品风行中国,海内外生产销售厂商均把目光投向中国,当高科技产品被官方视为维稳的利器时,各地政府都会不计成本疯狂采购。

公共安全巨额经费的背后,却是疯狂的腐败,每一个安防监控项目,被各路蛀虫吞噬的资金不是一个小目标!你或许想象不到,价值千元的监控摄像头会被卖到上十万元!这就是中国特色维稳的本质,叫喊不稳的真实目的不过是为了攫取挥霍更多的经费,因而中国陷入了一个怪圈,越喊不稳越有钱,越有钱越不希望稳定,一大批吃维稳饭的人,不断地制造敌人寻找敌人,甚至把许多维权者上访者批评者以及弱势群体视为不稳定因素,特别是恶意制造冤假错案,进行大规模野蛮强拆,让这个社会充满了仇恨和动荡。

按理说,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制度已充分具备了维稳的功能。即现代媒体制度保证了媒体信息发布的公信力、现代司法制度保证了司法最高和最后仲裁的地位、人代会制度则保证了民意的规范表达和民意对权力的有序监督等等。只要这些机构部门和各级组织,充分保证这些渠道的正常、民主、公正、公平、公开和科学运行,那么,中国的社会问题都不难分散纳入到各自的体制路径,皆能以最小的成本得到正常化的解决,不至于发展到以高额的财政预算支出来维稳,让整个社会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

【 作者博客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