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朝阳群众”APP会复苏“平庸的恶”?



近日,“朝阳群众”APP在中国社交媒体爆红。该APP去年就已上线,它允许普通民众随时拿起手机拍下他们自认为的违法违规行为,然后直接举报给警方。尽管它声称是为了社会治安,但是人们担心这款APP可能会进一步挤压中国本就不够宽松的公民自由空间。
据了解,“朝阳群众”APP是由北京市朝阳区警方研发。在APP的欢迎页面上,有“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一切服务群众”的字样。首页有要案、寻人、招领、嫌犯、车辆5个栏目,右下角有醒目的“举报”标识,用户可在注册后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等方式进行举报,每个要案条目下均设有“举报奖金”。有了它,民众就可以充当警方的“移动摄像头”。
中共党媒给予这款APP很高评价,认为是一次利用新媒体发动群众力量的尝试。其实,早在2015年4月,中国政府就下发了名为《关于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的文件,要求“组织动员群众关心、支持和参与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这款APP可以看做是对这一文件要求的落实。
之所以取名为“朝阳群众”,是因为在过去几年里,“朝阳群众”因多次举报违法犯罪线索频频出现在警方的案情通报中,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无论是娱乐明星吸毒、民间意见领袖嫖娼,还是普通百姓违章、违建都逃不过他们的“火眼金睛”。这些终日游荡在社区的白发老人,警惕地注视每一张陌生的面孔,稍微有些异常,他们就会举报给警方,只为获得些许物质奖励,甚至只是一个锦旗或奖状。因此,“朝阳群众”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戏称为世界第五大情报组织,与美国CIA、英国军情六处、苏联克格勃、以色列摩萨德相提并论。
当时,“朝阳群众”的出现受到了很大争议,批评人士认为这一群体其实算不上什么新生事物,经历过毛时代的人们一眼就能看出,他们不过是毛时代“小脚侦缉队”的变形。在那时,“小脚侦缉队”先是领着警察镇压隐藏在社区的反革命,后又领着红卫兵打倒住在隔壁的“牛鬼蛇神”,与“朝阳群众”这一后辈组织相比,其威力和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告密者历来都是政府眼中的“积极分子”,普通百姓躲着走的“瘟神”。思想家汉娜•阿伦特曾以“平庸的恶”来指控这些为坏体制服务的普通人,但是在中国没任何人指控“小脚侦缉队”,导致他们没什么罪恶感和道德压力,在新时代顺利进化成了“朝阳群众”。
人们认为互联网具有“去中心化”的后现代特质,能够瓦解威权政治体系的社会基础,比如Twitter和Facebook在阿拉伯之春中的作用。但中国社会却是例外,互联网被用作完善统治技术的工具。比如,借助于移动互联网技术,“朝阳群众”就完成了与时俱进的进化,成为“朝阳群众”APP,政府轻易实现了任何人可以监控任何人,任何人可以举报任何人。
所以,尽管“朝阳群众”APP被设定为发现社会不安定因素的便民工具,但还是有人担心它的实际功能会远远超过这种界定。人们现在害怕的是,中国官方会把它当做治安先进经验推广。那样要不了多久,“上海群众”APP、“深圳群众”APP、“新疆群众”就会在中国遍地开花。虽然目前它的举报项目还是限制在社会治安层面,但如果有一天政府在宗教管理、意识形态管控方面有需要,警方很有可能会增加此类举报项目。那样的话,中国公民本来就不够宽松的自由空间又将再次遭到挤压。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