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青石:在6740想念李和平律师



6740是梅里雪山主峰卡瓦博格的海拔高度,也是雪山对面一间客栈的名字,这个客栈叫守望6740,守望神山的意思。


世道混沌,让人偶尔心生寄情山水之意。三月中旬,我和李金星律师、刘志强律师、李爱军律师从大理自驾去西藏拉萨。这间小客栈是滇藏线上梅里雪山最佳观景点之一,神山对面,澜沧江畔的高山之腰。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间独具藏文化特色的小客栈。第一次是在2012年10月。那次我在这里知道了在那不久之前,我的朋友李和平律师和梁小军律师也曾到过这里,也曾到过这间客栈。我当时在微信上聊起,说在这间客栈闲坐看雪山,李和平律师还告诉我,说客栈的书架上有一本圣经,让我有空可以读一读。


五年过去了,梅里雪山时常会出现在我的记忆里,这记忆里也总有这间客栈,和李和平律师、梁小军律师也曾坐在这里看过梅里雪山。


2015年7月9日,这个将记入中国转型历史的日子,李和平律师被强迫失踪了,直到今天,除了知道他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关押在天津之外,家人委托的律师和家人始终无法得到他的任何一点实质信息,更是没有见到过他,他像是被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自从李和平律师被抓走之后,我时常会想念他,去逛北京长安街的三味书屋的时候,我会想念他,那里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路过北京三元桥的时候,我会想念他,哪里是他办公室所在;看到某些介绍中国维权律师这些年来的经历的文章或记录片时,我会想念他,因为他几乎与中国维权律师的崛起(以及被打压)同步而行;无数的时候,我都会想念李和平律师。现在在这里,梅里雪山对面的守望6740客栈,李和平律师曾经在这里看雪山、读圣经的地方,我更加深深的想念他。


就像这客栈守望着这雪山,李和平律师也守望着中国的法治进步和人权保障,十多年如一日。早在2004年,亚洲周刊曾评选出了中国维权运动十四位风云人物,这十四位风云人物,到如今除了一位莫姓律师之外,全部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摧残,四散飘零。而李和平律师,一直坚持到了他被带走的那一天,2015年7月9日。这十多年来,无论面对多少艰难险阻,李和平律师推动法治进步人权保障的理念和行动始终如一,始终孜孜不倦,颠沛必如是,造次必如是。


在我心中,李和平律师不构成任何意义上的犯罪,如果追求中国法治进步、推动中国人权保障是犯罪,那么我与李和平律师同罪。


如今,李和平律师深陷“诏狱”(所谓诏狱即与违法犯罪没有任何关系的披着法律名义的政治迫害),而我等如今暂时苟活着,就像看着一个被“敌人”打伤了的战友被困在炮火中挣扎,深感耻辱。


梅里雪山巍峨耸立,圣洁神美,千万年来一直在这里。我想,人类也应该有一些基本的价值如自由平等博爱法治民主人权等如这雪山一般亘古不变,才使得人类之所以为万物之灵长,才使得世界未来可有更加美好的可能。


平凡中孕育着伟大,人类也应该有一些特别优秀的灵秀精英以其赤子情怀、圣洁心灵,如这雪山般让人崇敬仰望。在我心中,李和平律师就是这样一个大写的人。


想念李和平律师,期待着李和平律师的自由之日。


2017年3月15日,于云南德钦飞来寺守望6740客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