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秦伟平:中国65万亿饮鸩止渴背后的逻辑推演



北京两会正在召开,无论是东北三省六神无主的政府官员,还是江浙地区陷入迷茫的中小企业主,还有全国各地的退休老人,他们都在盼望着北京能传来好消息。虽然中国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经济增长6.7%,GDP创下历史新高达到74.4万亿,但无论是各级政府还是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并不好过,当两会前夕媒体曝出2017各级政府固定资产投资高达45万亿的时候,人们的心情异常复杂,有惊喜也有恐惧。中国国家发改委发言人李朴民3月1日表示,2017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将会达到65万亿,更是让公众有点目瞪口呆。人大会上中国政府总理李克强宣布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为6.5%,中国经济增长下滑是官方都不得不承认的现实,笔者在去年向公众描绘出中国危机路线图,预言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将是债务危机。

中国债务危机到底有多严重?2016年中国债务规模已经突破200万亿,债务与GDP的比例高达279%,比2015年上升了21个百分点,据摩根斯丹利经济学家陈艾亚测算,相当于去年新增加了4.5万亿美元债务,因为数据来源的不同,陈艾亚关于中国债务的数据与我略有不同,但相当接近,中国经济畸形发展,近年来,越来越依赖由政府强力主导的固定资产投资,全球投资者都在关注中国经济运行的巨大风险和不确定性,中国债务危机会不会在2017爆发?会不会继而引爆金融危机?65万亿是饮鸩止渴还是画饼充饥?

普通公众对于政府大规模投资刺激经济的印象应该源自于2008年,当时美国发生次贷危机,中国陷入恐慌,担心引发大规模失业和经济下滑,于是强力推动4万亿刺激经济,数据报表的确漂亮了,中国社会也较好的维持了基本社会稳定,但是一轮又一轮的通货膨胀让老百姓惊叹人民币飞速贬值,房地产市场的多轮暴涨让大家失去理智,不光吞噬了公众辛苦数年创造的财富,还让公众背上了沉重的房贷债务,中国私人家庭的债务占整个中国债务的比例约为20%,如果未来发生房价暴跌的状况,断供将成为购房者最无奈的选择,进而会提升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和经营风险。然而,这种风险对于中国金融机构来说,远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的最大客户是各级政府和国有企业,中国债务危机最大的爆发点在各级政府和国有企业身上,包括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也包括央企和各地方国企。官方对于这些负债数字讳莫如深,笔者测算他们的负债总额可能超过150万亿,是2016年GDP的两倍。

中国经济外表光鲜亮丽,实则千疮百孔。2016年固定资产投资高达60.65万亿,超过GDP的八成,虽然数据包括政府投资和民间及外资投资,但我们知道,绝大多数投资都是由政府主导,政府官员喜欢投资刺激,容易出政绩,还有油水捞,但由政府主导的投资边际效应最差,当前中国名义GDP每增长1块钱就需要近6块钱的新债务。事实上,很多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去年连贷款的利息都付不起了,借新钱还旧债利息,恶性循环。借款本金何年何月能够还上?还是从借款之日开始就从来没有想过还款?因为信息的不透明和不对称,中国公众对此一无所知。经济增长三套马车,出口熄火,消费乏力,唯有投资。笔者相信中国政府知道长期投资依赖症的危险后果,只是左右为难,走一步看一步,或许寄希望于外部市场好转回暖之时出口挑大梁,先挺过非常时期再说,饮鸩止渴实属无奈,又或者说,65万亿不过是先打个强心剂,给全国老百姓画个饼,不至于让举国对前途失去信心而崩溃,特别是今年十九大敏感时刻。

笔者在2009年曾写过一篇文章《通货膨胀下,谁的眼泪在飞?》,当年4万亿让中国老百姓深受其害,曾记否,豆你玩,蒜你狠?八戒二师兄的身价飙涨,如今因为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各种人工激素的滥用,老百姓对食品价格上涨的感受可能不像房价上涨那样敏感,但目前这种吃饱穿暖其实是付出了包括环境污染和透支身体健康在内的隐形代价,2016,中国经济大幅度下滑,政府本应该引导刺破泡沫,降低经济增长率,与民休养生息,奈何中国政府的执政合法性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政府和老百姓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面包契约,一旦经济停滞,一些列危机将会提前引爆,可能出现政府无法掌控的局面,所以,中国政府目前采取的策略是机会主义,有侥幸心理,当然也有抽投资鸦片上瘾的因素,欲罢不能。如今,65万亿来袭,笔者仿佛已经看到中国老百姓欲哭无泪哀鸿遍野的悲惨景象。

2016年笔者出版了文集《中国危机路线图》,其中预测了中国未来三五年的经济社会走势,首先是债务危机引爆,继而金融危机,紧接着经济危机,接下来是可能长达两年的经济萧条,之后爆发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最终无论如何终结都难免爆发中国难民危机。作为一个有良知的经济学者,笔者的预警引起了很多普通公众的重视,但中国政府根本视而不见,不当一回事。如果从去年开始中国政府大规模降税和缩减政府支出,甚至裁员与纳税人共渡时艰,让老百姓对政府和经济社会前景重新树立信心,哪怕暂时经济下滑,但整个国家的凝聚力会提升,痛定思痛,有望东山再起。但这条路对于执政者和各级官员来说,无异于断背自救,需要大幅度触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即使他们想到却是很难做到,而继续用反腐来威慑控制官僚体系,用民族主义来操控普通老百姓,用天量投资来收买人心民心。看起来,这种手法已经炉火纯青,似乎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如果发展经济和管理一个国家只需要靠投资这个万能法宝也就太简单了,目前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279%,如果不是高度集权的国家,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早已经爆发。笔者姑且相信中国经济制定者知道继续大规模投资刺激的风险,但现在的问题是,钱从哪里来?外资不会做这个冤大头,从外汇储备一路下跌很明显看出外资在加速逃离中国,中国社会民间资本虽然有几十万亿,但如今的经济形势和法律环境,投资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吸引社会资本投资基本上也是没戏,毫无疑问,65万亿将会是中国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领衔出演的独角戏。

笔者认为,资金来源不外乎三个途径。第一,向外国政府和企业借款,这一点很难,首先中国向外“大撒币”历史悠久,外国借中国钱很少,真心朋友不多,更何况现在大家日子也都不太好过,还有最要命的是,外债需要用外汇真金白银去还款的,无空可钻。第二,增加税费收入,2016年中国政府的税费收入占GDP比重38.%总额约28万亿,但基本上每年花的精光还会增加赤字预算,所以,笔者提醒中国的富豪及中产阶层,政府如今缺钱了,你们是最有可能是输血的群体,不出意外的话,遗产税,房产税等等迟早会征收,只要人和资产在中国,无处可逃。第三,开动印钞机,这是最有可能的选择,因为印钞放水比新增税种遇到的阻力小很多,2016年底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高达155万亿,连续多年远超GDP增速,远有国民政府金圆券之失败案例,近有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前车之鉴,人民币对外贬值实属真实价值回归,对内贬值会严重到何种程度,让我们拭目以待,唯一没有悬念的是,人民币财富灰飞烟灭的恶果需要十三亿中国人一起来买单。

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笔者再一次提醒公众,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保护好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该抗争的时候一定要抗争,为国家转型和社会进步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是旅美经济学者,《平论》脱口秀主持人,本文2017年3月6日写于美国首都华盛顿】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