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乌坎村民庄松坤家人探监仅5分钟 不准家属用家乡方言交流



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庄松坤、魏永汉等9人,去年被当地法院判刑2至10年零6个月不等。数日前,庄松坤的妻子到监狱探望,被狱警勒令讲普通话,不得使用潮州方言。庄松坤的儿子庄烈宏说,警方如临大敌,听到不会普通话的母亲用家乡话时,就抢走了话筒,中断了仅有5分钟的会面。律师认为,狱方此举属于滥用职权。
现流亡美国的庄烈宏2月28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的母亲获准到监狱探望父亲庄松坤,警方如临大敌:“北京时间2月23日,我母亲首次探望了我在狱中的父亲庄松坤。在此之前,(狱方)要求我妈先去村党总支部开一张证明,然后再到派出所盖章,方可去探监。我妈完成这些程序后,政府人员安排了专人陪同前去,还有我小舅一起三人到韶关武江监狱。我母亲见到了狱中的父亲,在这期间,政府和狱警如临大敌”。
庄烈宏说,当局用玻璃分隔他的父亲和母亲,两人用话筒进行通话,还被狱警禁止使用方言,责令说普通话。交流期间,他母亲在用生硬的普通话与父亲对话时,突然改用方言,被狱警抢走话筒,整个会面时间不足5分钟:
“我母亲被两三个手机对着录像。在这期间,狱警和政府人员并交待必须要用普通话交流,否则不让通电话。我妈由于普通话不好,用了一句家乡话交流。我爸一度遭抢夺电话。在通话期间,除了我妈问我爸身体怎么样,我爸说很好之外,交代我妈,让我在外面(国外)不要搞事,不要害了他,不要害了我们一家人。我相信这些话都是政府交待我爸必须要这样说的。此次探监时间不足五分钟”。
河南律师任全牛认为,法律并无规定被羁押者家属探监,必须使用普通话。狱方此举属滥用权力。他说:
“这个明显是滥用职权。没有这样的规定,就连开庭时,都可以用本民族的语言,还可以用方言。就连我们开庭时,很多公检法的人还用方言。这个(用什么语言)没有明确规定,对公职人员有规定。对嫌疑人,对被告人没有规定必须要用什么话说,他们(狱方)可能考虑到(探视者)用方言,他们可能听不懂,他们说一些什么内容,(狱方)不能监控。对于没有规定的,他们(狱方)自己说一个‘规定’,就终止人家对话,属于典型的侵犯(家属)会见权”。
乌坎村的魏永汉、庄松坤等9位维权村民,去年12月26日,分别被当地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游行、示威、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妨害公务、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等罪,一审判处9人全部罪成,分别判刑2至10年6个月。
今年1月中旬,包括庄烈宏父亲在内的多名被告人,在提出上诉后仍被当局从看守所转到韶关武江监狱羁押。庄烈宏说:“在我父亲庄松坤被送往武江监狱前,我父亲被判刑3年而且剥夺了上诉权利”。
1月26日,两名来自广西的公民杨继双和黄全民到乌坎村拜访当地村民和庄烈宏的家人,进村数分钟就被便衣发现,两人被强行带走,其后庄烈宏家门口被当局安装了多个摄像头。庄烈宏说,如今乌坎村到处是摄像头,如同一座大监狱。数日前,一位村民到庄家探望后,被公安传唤。
乌坎村村民因抗议当地政府和村官未经村民同意擅自出售土地,进行了连续多个月的抗议活动。去年9月13日,陆丰防暴警察冲入乌坎村,镇压维权村民,导致数十人受伤,一百多人被捕。其后,乌坎村受到当局严控,外人一旦进入该村将被扣查。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