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台湾318三周年 学运领袖谈对政府期许

林飞帆(右)是太阳花学运领袖之一(资料图片)


台湾318学运迎来三周年,当年执政党已经更迭,对于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当年的领袖林飞帆,仍在期盼通过的一天。
2017年3月18日,台湾的318学运正式迎来3周年。当初学运的领袖林飞帆,在这天于脸书上发表千字文,呼吁新执政的民进党政府应该速实现承诺,推动《两岸协议监督条例》通过。
林飞帆在脸书上表示,今年因为学业问题,推掉所有媒体邀访与节目邀约,他也将预计7月从台湾大学毕业,赴国外求学。而BBC中文网记者则在辗转交涉后,访问到林飞帆本人。
林飞帆对BBC中文网表示,会想要在脸书上发表感触,最主要是民进党执政一年下来,对于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还是只闻楼梯响的程度。“也许很多人会说一年还短、不急,但是我希望民进党政府至少要把时间表,如何去实践,向人民交代清楚“。
3年前的这一天,许多反对国民党强行通过”两岸服务贸易协定”的学生,在深夜无预警冲进去台湾的立法院议场占领,自此展开了长达24天的“318学运”。
当时的学运团体不满国民党未依照正式程序,认为整起事件“黑箱作业”。要求对于两岸的敏感协议,要先立法《两岸协议监督条例》,用公开透明的方式对等谈判。
最后在24天的抗争下,立法院长王金平亲自前往慰问佔领议场的学生,并表示在《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草案尚未定案前,不会审议“服贸”。最后学生们同意撤出议场,这起事件也造成国民党最终在2016年大选大幅输给民进党,实现第三次政党轮替。

民进党:已排优先审议

民进党发言人张志豪则回应林飞帆在脸书的声明,指出目前民进党版草桉6个版本中,民进党团版草桉已经"可适度代表政府立场,亦能呼应民众要求两岸互动公开透明的期许"。该法桉也已经列入优先审议法桉。
张志豪也指出,民主进步党期待各方意见能理性沟通讨论,未来能让《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成为一部公开透明、人民参与、国会监督原则,又能务实可行的法桉。
林飞帆则回应这项声明表示,这样论述民进党过去已经重复很多次。在2016年4月时,民进党提出自己版本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时,早就受到不少质疑,认为既不符合民间期待,也跟当初民进党跟民意承诺的内容有落差。
林飞帆直言,无法去判断民进党在执政后态度上为何会有转变,甚至是“有些退缩”。但民进党执政下,必须清楚跟民众说明,要如何信守当初的承诺。当年许多民进党委员也在抗议学潮时,签署了学运组织要求的"先立法、再审查"版本,却没有逐项落实。
而如今,民进党又说会把《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排入优先法案,但之后的法案排审担纲委员又是国民党委员,让他认为这法案恐怕又是“不了了之”,恐怕又要等待下次时程,他认为民进党的说词一直都很“诡辩”。

对中国的谈判筹码?

除了无法理解民进党政府目前的作为外,他也认为有些人士看待,中国大陆目前在对台人事上都开始调整,等中国下半年的“十九大”人事对台政策都确认后,再开始立法也不迟的观念,是"不智的"。
林飞帆的担忧在于,台湾的民意已经完全授权民进党政府,但同时却无法履行当初对人民的承诺。一旦在将来,台湾有关两岸的政策与条例,变相成为与中国大陆当局交换或谈判的筹码,那将是相当危险。
他认为,中国绝不会放弃在西太平洋的战略佈局,压制香港的民主运动、台湾的民主独立运动等,但在如何变化,民主投票机制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压制作用。这也是当初318学运的台湾年轻人"觉醒"的部分,相信政治参与可以改变社会。
林飞帆仍强调《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尽速排审通过的重要,他表示一旦民间版本的协议通过,落实公民参与、资讯公开、人权保障、政府义务与国会监督的五大原则,那与中国大陆的往来才能平顺。甚至他认为,这才能有效分担民进党在两岸间问题的不顺畅。
年的新期许
林飞帆这三年间历经了服兵役、研究所休学再复学,预计在7月毕业后前往国外求学。回顾这三年的变化,他认为这运动让很多冷感的年轻人愿意出来投身政治,把对社会的热情关怀在政治场所实践,这是他认为最值得的。
虽然现在民进党正式执政,他仍然认为民进党有些老一辈的政治家还是轻忽年轻世代对于社会的关怀,常常把各种抗议事件当成零星单一行动。但是他说"民怨是会累积"的,当初的318学运就是累积到最后的大反弹,民进党不应该忽视新世代对政治的关怀。
他也认为国民党,不应该在活在过去的老思维,甚至是用"欺瞒"的方式想要来处理政治事务。他回忆"我们当初一直被当时的国民党指控为是“民进党外围组织”,我们不懂事被煽动等等,实在很无奈,但现在的民进党政府,要是依旧把各项抗议事件当作单一行为,真的很不智"。
三周年过去,当年这起让全台50万人上街头反对国民党强行通过"服务贸易协定"的学运,如今让台湾政治风貌有了新图腾。林飞帆认为,台湾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民进党当初靠着反国民党浪潮上台执政,但也别忘了对人民的承诺,不然年轻世代的反应与热情,会再度检验这个新政府。
文章来源: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