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杜耀明:梁振英2.0的政治威胁


林郑月娥被称为梁振英2.0,真的名不虚传,不但形似梁振英,更可谓形神合一。

她在论坛答辩的表现,令人错愕,但见微可以知著。有选委要求她立法保护告密者,免他们受白色恐怖报复陷害,她立即反唇相讥,指自己及其支持者才是白色恐怖的受害人,一句岔开了话题;有记者问她当特首的话,会否“阴乾"香港电台,她反指港台新频道表现差劲,甚至比中央电视台也远远不如,却没有半句反省,特区政府根本支援不足;曾俊华问她是否知道自己因何被称作梁振英2.0,她把责任推到巿民身上,指他们故意找她作出气袋,以宣泄对梁振英的不满。凡此种种,不外是说,在林郑看来,问题不知所谓,最有问题是发问的人。

看深一层,林郑要表现的不是理念和辩才,而是风格和态度。她可以连问题也没有听清楚便挞着自卫机能,反守为攻,在在反映其处事作风硬桥硬马、寸步不让,面对异议时敌我分明,战斗到底,而何谓事实真相则唯我独尊,搓圆弄扁,我对你错。当然,这种“好打得”的架势,只用于泛民身上,对建制派并不适用,对北京更只会小鸟依人,千依百顺。

林郑的诸多失言,首先由于北京宠幸有加,令她肆无忌惮。在中联办努力下,她也许自觉稳操胜券,躺着也当选,既不怕得失记者,也无惧其他候选人的质询,一于快人快语,天马行空,人家当你胡言乱语,索性当作恶意攻击,大而化之,视之为无物。更何况,只要偏听偏看北京在港报章的报道,尽是一片赞歌,必定振奋其人心,再配合某些民调机构得出林郑支持率节节领先的结果,林郑受到舆论的质问、责难、批评、耻笑,又何足惧呢?

除了自我感觉良好,林郑可以依然信心满满,也由于她认同梁振英的施政理念,最重要是实际利益,不是政治权利。他们都深信经济民生政策只要使巿民获益,就可以治愈社会撕裂,建立政府威信,但管治上,行政主导却神性不可侵犯,中央的权威也只许接受、不容挑战。

其实林郑、梁振英的施政理念如出一辙,就是北京的理念,就是以经济民生改善代替政治制度改革,即通过经济发展提升人民生活水平,辅以福利措施,疏导民愤民怒,从而建立统治者的认受性,再无须改变现有制度,以民主选举产生政府,授予执政权力,依政纲施行政策。

因此,林郑相信更多教育拨款,增加社会福利服务,为更多人提供居所,就能抚平不满,恢复和谐。不错,社会政策若能满足公众需要,解决民生问题,定有助社会稳定,但港人除了关心切身的福祉,更担心一国侵蚀两制,挑战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令香港沦为又一个中国大陆的城巿。即使特区政府动用大量财政储备,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也无助于遏止这些政治冲击和消除港人的忧虑。

更何况,林郑施政理念狭窄,过去五年,无疑推出不少扶贫安老助弱的救济措施,但福利政策改变不多,社会政策更是原封不动,例如怎样让贫者自助,老有所养,林郑跟给她狠批的曾俊华没有两样。当政府坐拥近万亿财政盈馀,林郑也无心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如今曾俊华也愿意重新研究全民退保,林郑的政纲却只字不提。加上既得利益集团,由乡绅父老到地产霸权,都为她站台,在土地发展和房屋政策两方面,她的施政又如何甩开他们的利益?对于曾俊华主张推出更多公屋,让香港六成人口入住,林郑表示不赞同,除了如她所说是不切实际,当然也损害了地产商的利益。

林郑政纲的主题是“同行建共识,经济民生齐推进”。但试问只谈经济民生,不重人权法治,更且轻视民众参与决策,再加上一个有恃无恐的特首,所谓齐推进只会是虚有其表,港人被推进才是实情。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